湘江副刊·悦读|贴在时代的胸膛上歌唱 ——读杨卫星歌词集《涟水放歌》

    2024-05-17 11:02:44

白马井

近日整理旧书,看到杨卫星的歌词集《涟水放歌》,随手翻了翻,竟被其吸引住了,一口气读完,收获还真不少。

我在《涟水放歌》中听到了时代的足音,百姓的心声。

文学是属于时代的。白居易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卫星的创作应是遵循这一原则的。《涟水放歌》中每一首歌词,都有深深的时代烙印。如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欢呼党的十一大胜利召开》《董存瑞式的英雄》;八十年代的《只因实行了责任制》《看谁富得快》;九十年代的《到西部去》;新世纪初的《海魂——献给海军卫士王伟》《中华魂——献给抗战胜利七十周年》……这些作品都闪烁着时代的光芒,温暖而光明。

文学是属于人民的。《涟水放歌》描写的是乡村的景,抒发的是百姓的情,采撷的是乡亲们的语言——平易朴素,不雕凿,无粉饰,语言特别口语化,但言近旨远,词浅意深。读他的作品,总能闻到一股泥土的清香,这是我特别喜欢又特别熟悉的味道:

“哥问阿妹可答应,妹指蛛网笑盈盈。蜘蛛牵丝在心里,妹恋阿哥不做声。”

“小小菜园一堵墙,苦瓜丝瓜种两厢。郎吃苦瓜苦想妹,妹吃丝瓜思想郎。”

“月亮出来放毫光,对直照进妹睏房,妹妹床上样样有,多个枕头少个郎。”

最能体现卫星歌词创作风格的是他那些浪漫情歌。卫星的情歌,俗中有雅,情趣理交融,满满的画面感,满满的故事感,氤氲着人间烟火气。

如《月夜情丝》:

“月亮弯弯像银梭,哥妹月下编竹箩。青丝竹篾手中舞,知心话儿悄悄说。哎,哥一圈来妹一圈,圈圈绕在心窝窝。

月亮打斜星儿多,哥妹月下编竹箩。越编越织人越拢,羞得星星云里躲。哎,妹妹织箩哥锁边,锁住了阿妹情几多。”    

如《走进春天》:

“走向你的小店,走进了多情的春天。甜甜的话语,微微的笑靥,蝴蝶结系着彩色的心愿。喔,走进小店,走进春天,走进你那双乌亮的大眼。

走出你的小店,走不出你的视线。甜甜的回忆,无声的诺言,蝴蝶结留下永恒的思念。喔,思念小店,思念春天,思念那张圆圆的笑脸。”

我猜想卫星的这些情歌背后也是有故事的,大抵是“触事兴咏,尤所钟情”吧。他是否也有“哥妹月下编竹箩”的经历,是否也遇见过系蝴蝶结的小店姑娘,我不敢妄说。但我可以肯定,这些歌词是来源于生活的,他的情歌是有“情根”的,深植于生活的沃土。

责编:黄煌

一审:周月桂

二审:曹辉

三审:杨又华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