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飞杭州航线诞生不足40天停飞

  上观新闻   2024-04-02 11:16:21

长三角公路、高铁逐渐织密成网,区域内短途航线如何发挥价值?

开通仅不到40天,3月31日起,中国东方航空推出的上海浦东机场往返杭州萧山机场的航班正式停飞。

东方航空浙江分公司回应,经营效果未达到预期,执行夏秋航班计划之后,往返杭州与上海之间的航班就不再开行。

航班2月22日才正式上线。自诞生以来,这条短途航线便引发诸多争议。一是价格,沪杭之间飞机经济舱票价为170元,加上机建燃油费,共260元,高铁二等座价格仅为73元。时间上也不合算,沪杭两地间高铁最快仅需46分钟,而飞机计划飞行时间为1小时零5分钟。人们质疑,有人坐飞机往返上海、杭州吗?

沪杭航线如今正式迎来“短命”结局。沪宁、沪甬、沪温、沪肥等短途航线仍在运行。长三角公路、高铁逐渐织密成网,区域内短途航线如何发挥价值?

谁坐飞机

这趟沪杭间往返的短途航班,到底有多“短”?记者亲身体验。

飞机开始滑行后,乘务员穿梭在机舱内提醒,特意叮嘱儿童和老人,“因为飞行时间较短,起飞后空中洗手间全程关闭,有需要的旅客现在可以使用。”

记者留心记录了时间——3月29日0时2分,晚点22分钟后,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杭州萧山机场的MU5439起飞,大约0时11分,播报声音传来,飞机已经开始准备下降——上升时间不到10分钟,上升高度不到3000米,全程看得到地面,安全带警示灯全程没有熄灭。

0时38分,飞机降落杭州萧山机场,机上时间36分钟,飞行距离176公里。

第二天一早6时16分,MU5440从杭州萧山机场返回上海浦东机场,6时56分降落。机上时间40分钟,飞行距离176公里。因为时间太短,客舱服务几乎没有,上机后发放了矿泉水和点心餐盒。

29日早上,杭州萧山飞上海浦东的飞行情况。

翻看飞行记录,上海到杭州航线一共运营了37个班次,没有取消记录。3月31日起,这趟往返航班不再执飞。

上海与杭州之间的距离不到200公里。乘坐高铁1小时可达,公路交通路上时间刚过2小时。谁还会选择乘飞机往返沪杭两地?

需求一部分来自居住在机场周边的本地人。因为工作需要,萧山人李畅每半个月在沪杭间往返三次,他家住萧山机场附近,工作地点距离浦东机场不远,选择两大机场间的直飞航班最为便捷。

也有特定需求。“要求飞8次,我还差1次。”上海人黄海诺是经常乘坐飞机出差的商务白领,为了完成航空公司的金卡挑战赛,他在相对空闲的时间选择这班短路线、低票价的航班,专门飞一趟,以完成金卡挑战。

更多旅客出于中转需求选择乘坐这条航线。相较于直飞航线,中转航线的优势在于价格低廉或时间合适。

牡丹江人魏巍和父母一起到杭州旅游,特地选择需要浦东机场中转的特价航班,“直飞航班票价1000多元,中转航班两段行程加起来一共696元。”魏巍说,虽然算上停留等候时间,中转需要5个多小时,直飞只需3个小时,但她仍认为十分值得。

萧显在杭州工作,她和3位同学一起到韩国济州岛旅游,飞回杭州时选择在浦东机场中转,“有直飞,但时间不合适。”她们选择了最晚的一趟航班,不耽误当天在济州岛的旅游行程。往返机票一共1000多元。

上海人尤力克29日一早要到成都,和客户约好了办事情,他选择头天晚上坐飞机先到杭州,在机场酒店住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再从杭州飞成都,“不用起太早。”尤力克说,算账也划算,中转杭州的机票600多元,再加上一晚住宿400元,总开销刚超过1000元,而上海到成都的直飞机票价格在1600元左右。

29日早上候机时,记者遇到好几位乘客,从萧山机场飞到浦东机场后,再中转至新加坡。吴优在新加坡留学一年,最近正值新加坡的小长假,他打算飞去看看朋友,故地重游,“直飞将近4000元,并且落地时间在凌晨两三点,还得在机场多待一个晚上。”而按照中转的方案,机票价格只要2000多元,大约下午3时便可落地新加坡,自然是更优选择。

29日早上,MU5440旅客正在登机。

算经济账

“这条沪杭线平均客座率40%。”资深民航媒体人秦岭说。旅客人数过少可能是航班取消的主要原因。

短途航线很难盈利。飞机飞1小时消耗4吨油,价格在3万元左右,还要加上起降费用、跨省费用、人力费用等。沪杭航线的执飞机型为空客A320,可容纳150名乘客。按照寻常的定价逻辑,机票价格应该在1000元左右。运行不到40天,这条航线机票始终卖170元,大约是打1折后的价格,显然远远无法覆盖成本。

“这趟航班属于票价敏感型的。”秦岭说,“若票价上调,更不会有人乘坐。”现在的价格对比高铁已处在劣势——机票170元,机建燃油费加上后260元,飞行时间1小时;高铁二等座票价73元,最快仅需46分钟。出于方便性的考虑,在现在的票价下,仍有人在两种出行方式中对比考虑,但若票价涨到1000元左右,二者差距太大,飞机毫无胜算。

但是算经济账也不能算小账。东航开通沪杭两地航班,目的在于争取更多杭州的国际航班旅客。提供浦东机场直接中转的选择,国际航班旅客无需取拿行李,实现全程两手空空上飞机,便捷性能提高不少。按照每张国际航班机票1万元计算,沪杭之间每飞一趟便有望带来百万元左右的额外营收。

开通沪杭线原本是一种“顺便”的做法。去年11月起,东航新开杭州至奥克兰直飞、杭州-悉尼-奥克兰两条往返航线,采用空客A330机型执飞。洲际航线在执行时,通常采用宽体客机运营,囿于人员资质和基础设施等限制,此类飞机的维修和保养只能在浦东基地完成,也就是说,从杭州出发的国际航班,都要从上海调拨宽体机。对于飞机寿命来说,不仅飞行小时和使用年限有要求,起降次数也有限制。为了避免运力浪费和无端消耗,航空公司也就将该航班短途往返的这段机票公开对外销售。业内对这样的短途航班有个形象的称呼:摆渡航班。

“航空公司的想法比较务实,先用窄体机测算客流,若数量稳定,再上宽体机完成摆渡。”秦岭解释。不过从实验结果看,“东航应该是对目前的效果不满意。”

29日早上,萧山机场飞浦东机场的航班上提供点心。

沪杭之间的“摆渡航班”,既能方便国际旅客出行,又能提升航空公司的飞机使用效率,为什么没人坐?

资深飞友拉总认为,这和我国旅客的消费习惯有关。“宁可直接买从上海出境的航班,也不太会买杭州经上海再出境的机票。”拉总分析,有三方面原因:从上海出发的航班数量更多,机票价格相对便宜;乘坐摆渡航班,算是两段分开的旅程,一般需要交两份燃油费机建费,机票总价上涨不少;摆渡航班目前没有时刻优势和航线优势,反倒会让旅客在路上耽误时间。

2月22日和3月29日,秦岭分别乘坐了浦东机场飞往萧山机场MU5439的第一班和最后一班,他在社交平台上写了详细体验贴:两次航班延误时间都将近1小时,落地后飞机停泊在超远机位,靠摆渡车穿越机场。“飞行时间30分钟,都在等待中熬到深夜。”秦岭说,“这样一个本想方便大家中转的摆渡航班,被一个又一个细节拖累成受罪航班。”

另外,秦岭认为,如果要接续国际旅程,这趟摆渡航班显得时间尴尬。“比如,到欧洲的航班一般凌晨起飞,从美国回来的航班往往20时到浦东,无论是出发还是回程,要乘坐摆渡航班,等待时间都在4个小时左右。”目前,东航在浦东机场没有足够密集的国际航班网络,航点少、频率低,时刻分布没有形成航班波次,无法有效衔接周边摆渡航班带来的客流。

摆渡航班的设计初衷是服务国际旅客,但总体流程上,又少了点“贴心”。“无解的难题。”秦岭说,要提升航空公司效率,同时让旅客感到方便,难度很大。

“东航已经准备好后招了。”秦岭说,“后续可能推出‘空巴联运’。”将长途巴士班次以虚拟航班形式录入民航订座系统,并在订座系统中实现巴士运输段的销售,同样为国际中转旅客服务。

(关于沪杭航线的更多深度分析,可关注4月3日解放日报长三角周刊)

责编:宁静

一审:宁静

二审:胡泽汇

三审:张德会

来源:上观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