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团出海”背后,这些地方有多拼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22-12-09 18:12:36

随着疫情形势的变化和防控政策的持续优化,不少地方正在将重心转移到“拼经济”上来。

近日,多个地方政府行动起来,纷纷启动“组团出海”招商引资行动。12月9日凌晨,江苏省苏州市提供包机服务,组织招商团队赴欧洲开展招商工作。

据悉,这是2020年疫情以来,中国地方政府层面首次组织的赴法国、德国经贸合作包机服务。

在此之前,11月17日,苏州已组织首批赴日经贸包机,百名招商人员及外贸企业负责人在日本开展招商引资工作,争取到超过10亿元的订单。

与此同时,浙江和四川两省近日也启动跨国招商引资行动。这是疫情发生以来,上述两省出动的首批省级层面组织的出境招商引资商务团。

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3年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大力提振市场信心,突出做好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工作,推动经济运行整体好转,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

12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被称为“新十条”,在风险区域划分、核酸检测、隔离方式等十个方面做了进一步优化。

分析认为,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不少地方已经开始将重心转移到推动经济运行整体好转,“拼经济”正在成为多地的一致行动。

广州自贸区港口的集装箱。图虫创意

多地“组团出海”

连日来,江苏、浙江、广东、四川等地已经紧急行动起来。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各地至少已成功组织20个经贸团出海。

11月17日~23日,江苏省苏州市商务局组织开展了赴日包机服务工作,百名招商人员及外贸企业负责人赴日开展招商引资活动,成为2020年疫情以来中国地方政府层面组织的首次大型经贸团组包机服务。

据了解,苏州下辖各区市的“招商小分队”,共拜访62家企业和有关机构,举办3场交流推介会,达成投资意向项目32个,意向投资额18.6亿美元;外贸企业积极拓市场抢订单,共拜访日本客户200余家,争取订单金额超10亿元。

12月9日~18日,苏州市商务局组织开展的赴法国、德国包机服务再次启程。当地媒体报道,此次包机是自2020年疫情以来中国首个赴法国、德国经贸团组包机。

据介绍,这次包机服务,由苏州市商务局主要负责人带队,总人数超200人,其中,苏州下属的张家港、昆山、常熟、太仓等县级市和区还派出30个“招商小分队”,人数超100人。同时,还有外贸企业高管约100人赴欧洲,维护客户和争取订单。

不仅苏州,江苏省会南京,此前也打造“国际商务班机”通道,商务、财政、公安出入境等部门一起发力,为本地企业出海提供一站式服务。

相关政策显示,南京市外贸企业赴境外进行参展、洽谈等商务活动,产生的交通费用和入境隔离费用,按照不超过 50% 的比例给予补贴,出入境机票最高可补8000元。

与江苏同为外贸大省的浙江,近日也正式启动“千团万企拓市场抢订单行动”。

12月4日,一支由浙江省商务厅等省级部门相关负责人组成的队伍,开始为期6天的欧洲行。这次欧洲行是浙江省“千团万企拓市场抢订单行动”的首站,该行动由省商务厅牵头、政府带头联动企业赴境外参展、开展商务洽谈,联动企业赴境外参展、开展商务洽谈,助力企业拓展海外市场。

在当地政府看来,此举将进一步释放开拓市场的积极信号,鼓舞外经贸企业发展信心,增强发展预期。据称,浙江后续还将通过包机、拼机、航班等模式,组织超1万家企业赴境外参加经贸活动。

事实上,早在7月份,浙江嘉兴市商务局就开始谋划包机出境,抢订单、抢客商。尽管经过各种宣传和鼓动,先后有80多人报名,但很快就有近一半的企业打了“退堂鼓”,原因是企业担心受防疫政策影响,出去了回不来。

转折点出现在11月底至12月初,随着防控措施的优化,浙江省商务厅等省级部门将此前规划已久的境外商务团付诸实践,组织外贸企业日本行、欧洲行。

12月4日,浙江嘉兴日本东京亚洲纺织成衣展(AFF)参展团也乘包机出发赶赴日本东京,包机团里共有参展企业50家近百人。紧接着,宁波“百团千企万人”拓市场促招引行动首发团,也于12月6日飞赴阿联酋。

外贸第一大省广东,也悄然抢先“出海抢单”。10月底,广州市商务局就组织40多家外贸企业以包机的方式,赴马来西亚、新加坡开展经商贸易活动,助力外贸企业抢订单、拓市场。11月份至今,在防疫优化放松之后,深圳、佛山等地加入了奔赴海外抢订单的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除江苏、浙江、广东这样的沿海外贸大省之外,地处西部地区的四川省也积极行动。12月5日,四川食品、医药、汽车、家具、农产品等行业31家外贸企业40人乘坐商务包机飞赴法国、德国、意大利,开展为期9天的经贸促进活动。

这是疫情发生以来,四川首次组织商务包机活动。据称,为促成活动顺利成行,当地政府仅用了15个工作日为企业申办护照,节约了一半时间。

除前述省份之外,福建、海南等地政府相关部门也都陆陆续续推出了带队出国的行动。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此次“组团出海”一个共同特点是:均由政府部门牵头,企业为主体“组团出海”进行招商引资活动。

赛迪顾问城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广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各省市的商务部门主动对接企业需求,与企业建立有效的联络机制,第一时间响应企业的需求,第一时间解决企业的困难,体现了地方政府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

“把时间和机会抢回来”

积极招商引资、维护客户、争取订单,“把失去的时间和机会抢回来”,是各地包机“组团出海”的共同目标。

2020年至今,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国际环境的影响,各地外贸企业与国外客户的交流洽谈持续受阻。订单减少,业务萎缩所导致的生存危机和发展困难,让外贸企业走出国门、争抢订单的意愿越发强烈。这是多地政府“组团出海”的重要背景。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地方政府努力为企业拓展海外市场提供支持,一方面释放强力支持、拉动出口贸易、支持出口企业海外发展的信号;另一方面也释放了地方政府“拼经济”的决心。

盘和林认为,政府层面主动出击,可以增强外经贸企业的发展信心。他说,对于外经贸企业来说,这是实实在在的政府支持行动,既能够为企业发展创造条件,也能为企业找到更多的出口订单,消化库存。

在刘广钦看来,“组团出海”体现了企业“走出去”的迫切需求。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从企业层面看,商务交流受阻带来的外贸订单的持续流失,对企业的经营产生了巨大压力,迫使企业主动“走出去”;从政府层面看,外向型经济在这些省份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外贸受阻对稳增长、稳就业带来一定的挑战。

“域内外贸企业经营困难,带来经济增长、就业压力;国外招商引资活动受限,外资项目储备不足,”刘广钦说,“这是上述省份反应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

每年的四季度是外贸传统“旺季”,是外贸企业年末冲刺抢抓订单的良机。但受前述原因的影响,不少企业产品订货量减少,生产活动放缓,外需不足成为突出挑战。

中国采购经理指数显示,11月生产指数为47.8%,比上月下降1.8个百分点,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下;新订单指数为46.4%,比上月下降1.7个百分点,其中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6.7%,比上月下降0.9个百分点,制造业生产和国内外市场需求均有所回落。

中国海关总署12月7日发布数据显示,11月出口降幅同比从10月的0.3%扩大至8.7%;进口降幅同比也从10月份的0.7%扩大至10.6%。其中,出口降幅是2020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进口则是2020年5月以来最大降幅。

中国贸促会新闻发言人、中国国际商会秘书长孙晓日前表示,我国外贸企业面临外需走弱、成本上升、风险加大等多重挑战,订单不足的问题尤为突出,进入四季度,外贸进出口进一步承压。

“我们希望通过政府部门带头走出去,向企业释放更积极的信号,让他们更有信心、有意愿主动走出去,在新一年获得更多与国际同行竞争合作的机会。”浙江赴欧拓市场经贸代表团秘书长李琳表示。

疫情这三年里,一些项目搁置了,虽然投促人员线上从未松懈与日资企业沟通,但进度着实快不起来。赴日本招商的浙江省平湖市招商服务中心主任盛斌说,“这几年和正在洽谈的日资企业都只能线上见面,这次我们主动来日本,对方感受到了诚意,非常重视,总部高层专门赶来新工厂和我们见面。”

不仅外贸受严重影响,新冠肺炎疫情三年来,我国国内消费市场也持续低迷。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的消费增速维持在8%;但到了2020年,大幅下跌到-3.9%;2021年虽有所反弹,但到今年前三季度依然仅为0.7%的增速,上半年甚至只有-0.7%。

12月6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推动经济运行整体好转,强调要坚持真抓实干,激发全社会干事创业活力,让干部敢为、地方敢闯、企业敢干、群众敢首创。

有分析指出,随着防控政策的持续优化,各地开始将重心转移到“拼经济”上来,尤其是在全球产业链重构的大背景下,江苏、浙江、广东、四川等地能适时“组团出海”难能可贵。

地方政府开始“拼经济”

在盘和林看来,前述多个地方政府积极组织“组团出海”的启示在于,地方政府开始“拼经济”了。他说,在如何为企业打开出海商机方面,政府派团对接商贸订单,主动出击寻求商贸合作,的确是打开出海商机的重要手段。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则预测,今年我国经济增速可能落在3.2%左右。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屈宏斌表示,根据近期数据估计全年增长率也在3.1%左右,是40年来除2020年外的最低。

屈宏斌表示,多数海外机构的经济学家预测明年我国GDP增长4%~5%。但他认为,中国仍然有足够的政策空间,只要政策搭配得当,无须大水漫灌就完全有可能在2023年促进经济重回6%~7%的合理增长区间。

“考虑到低基数效应,明年实现经济实质性恢复的合理增长区间应为6%~7%。面临疫情反复,全球需求收缩以及预期转弱等多重压力,这个适宜的增长区间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到达的。”屈宏斌发文称。

彭博经济研究认为,随着俄乌战争引发的能源冲击继续回荡,世界经济正面临着30年里最糟糕的年份之一,明年全球经济惨淡,欧美将先后衰退,但相比之下,中国可能取得超过5%的增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失衡十分严重,症结主要在于需求端消费增长缓慢,生产端服务业恢复较差,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这两个拖累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疫情管控措施,当然也有长期未解决的结构性难题在作祟。”他说。

在他看来,未来五年中国的潜在增速可以保持在5%以上。“当然关键因素是市场化改革、制度型开放能否推进,放松管制、公平竞争能否推进,这对中国潜在增速的影响很大。”他认为,明年乃至后年,经济政策应牢牢抓住两个重点:需求端的消费和生产端的服务业。

有分析指出,前述外贸大省、大城纷纷出动,奔赴海外拼抢订单,必然会推动中国对外贸易的复苏。而这些主动出击的省份和城市,也有机会率先实现经济复苏。

12月6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大力提振市场信心,突出做好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工作,推动经济运行整体好转,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

盘和林认为,未来地方政府要主动转型,从管理型政府转向服务型政府,利用地方政府可以动用的资源,积极拉动本地区域经济。他说,“无论是国内大循环还是国际贸易,政府都应主动呵护企业,发展经济,以产业、企业发展带动区域经济,从而改善就业、居民收入等。”

在刘广钦看来,无论是否是外贸强省(市),其他省(市)都应当借鉴学习这些省份快速响应政策、高效服务企业、一心发展经济的主动服务、靠前服务态度。

他说,“组团出海”归根结底是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各地因地制宜适度发展外向型经济外,应更加重视投资和消费对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充分利用国家加大“新基建”投资、刺激消费的政策,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建立有效的对企服务机制,大力发展经济。

责编:张嘉诗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张嘉诗]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