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诗丨陈惠芳:衡阳行脚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12-05 15:31:02

陈惠芳

南岳七十二峰

每一条山脉,都是绿皮火车,

也是高速列车。

每一条山脉,都是站台,都是停靠,

都是上与下,都是顺与逆,都是快与慢。


南岳七十二峰,七十二个站点。

从回雁峰到岳麓山,从首峰到尾峰,

在地图上,

我的目光用了3秒,

我的手指用了30秒。

高铁,时光的压缩机。

从长沙南站到衡山西站,

仅仅30分钟。


衡山山脉听见,

雪峰山脉、武陵山脉的心跳。

我听见,衡山山脉的律动。

繁星闪耀群山。

文脉连绵,山脉连绵,血脉连绵,香火连绵。


石鼓书院

我不是来敲鼓的。石头很硬。

我不是来打更的。没有木梆。


盛唐之后的那位李宽,

是不是藏在石缝里,长成了眯眯眼?

那些线装书,读着读着,

字体也掉了,批注也掉了,

成了石头,成了树木,

还原成空灵。


禹碑亭的蝌蚪文,我念出了一片蛙声。

朱陵后洞是不是真的与南岳朱陵洞相通?

石壁上的一只枯眼,还在眺望蒸湘。

一个书童与七贤擦肩而过。

那个书童好像是我。


石鼓山站在水里,站了亿万年。

最凶猛的洪水,也只能打湿腰身。


合江亭

茫茫大地,躺倒了很多液态树枝。

湘水、蒸水握手之后,耒水也把手伸了出来。


包容,被包容。

欢快与苦楚,交融。

登高者,被天空鸟瞰。

炽热的目光飞溅,惊叹号稀释成省略号。

几个渔民,划动在蒸湘的掌纹之中。

小船与倒影,构成静美的十字架。


珠晖塔像一口铆钉,钉在远方。

左右开弓之后,

我的左手与右手慢慢靠拢,

将三两阳光拍击成了水声。


回雁峰

南岳七十二峰,回雁为首,岳麓为足。

我旋转着岳麓山的一片枫叶,

停落在回雁峰上。


秋深了,更深了。

冬天的影子,在河那边,在山那边,

晃动。

北雁南来,越冬春归。

大雁寻觅着人间的温暖。


平沙落雁。高峰落人。

从空中来,从地面来,留下韵脚。

不足百米的回雁峰,

却成了领头雁。


来燕塔

湘江,耒水,蒸水。三江。

来雁,珠晖,接龙。三塔。

三生万物,便有了这么多山水,

这么多人与燕。


那边有回雁峰,这边有来雁塔。

天高云淡,暂不见雁南飞,但众人蜂拥而至。

塔有七级,七级浮屠。

节节高,节节低,

自塔腹鱼贯上下。


极目远眺。似有雁阵,呈人字。

人在天上走。飘飞,却有结实的灵魂。


湘西草堂

湘江之西,有三间茅屋,

只是普通的农舍。

因船山先生,成了天下闻名的“豪宅”。


从金戈铁马到悲愤诗韵,

横刀立马的一介书生,

羸弱的背脊被磨练成了坚硬的回音壁。


时空错乱。

每一次踏访湘西草堂,

我只相信这一把刚劲的紫藤是真的。

纠缠了几百年,纠结了几百年,

至今不肯松手。

(入选《衡阳:青春雁行如诗》,湖南文艺出版社2022年10月出版)

责编:廖慧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编辑:廖慧文]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