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新”在哪里

[来源:解放军报] 2022-11-30 16:11:06

引言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增加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比重。当今世界,战争形态加速向智能化演变,大量先进科技在军事领域广泛应用,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已成为大国战略竞争的制高点和制胜未来的关键力量。发展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已成为世界军事强国的优先选项。认清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到底“新”在哪里,对于理清思路、科学抓建、提升质效具有重要价值。

空间领域出现新拓展

空间领域是作战力量环境依托和影响范围的属性体现。随着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和国家利益的发展,当前军事斗争空间已经超出传统的领陆、领海和领空,不断向深海、太空、电磁等领域拓展,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也随之应运而生。

作用领域进入社会认知。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作用领域已由传统的物理域扩展进入社会域、认知域。智能化时代,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颠覆性技术加速扩展作战力量的影响领域。生物交叉、类脑科学和人机接口等技术的快速应用,促使智能化网络体系与人类社会活动深度渗透、高度融合。“智能深度伪造”“编制信息茧房”等新情况、新手段大量浮出水面,社会域、认知域的斗争已逐渐演变为力量博弈的新领域和新“风口”。

活动空间更加立体多元。在先进技术推动下,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已经突破陆、海、空、天等传统空间,活动范围更加立体多元。深海、太空、地下、极地等都已成为新域新质作战力量角逐比拼的新领地,并成长为撬动作战空间的“新版块”。2018年,美国国防部发布《国防太空战略》,在美国成立独立太空军和太空司令部的背景下,其太空力量已经演变成为集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等于一体的太空综合能力代名词。

战场维度强调高阶多维。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往往通过高阶层的多维布势实现效能聚合,与常规力量的战场部署表现出极大不同。随着网络、电磁等战场维度的延展,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矩阵分布已经突破传统的三维限制,扩展到高立体、全维度、大联合的高阶空间。2019年底,美军推出“全域作战”概念,将太空、网络、电磁和导弹防御等能力整合,声称要与竞争对手在所有可能的冲突维度展开竞争。

制胜机理突显新变化

制胜机理蕴含着抢占制权、夺取胜利的机制和原理。当前,智能化高端战争的制胜机理正在发生深刻改变,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恰恰正是顺应战争形态演变、契合智能化高端战争制胜机理的“刀锋”。

力量对抗聚焦降维制智。对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来说,数据驱动是力量的动力源,破击网链是作用的着力处,降维制智是对抗的聚焦点。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基于先进算法和智能模型对抗,有效驱动智能化作战体系云、端、库等关键节点,形成基于数据资源的智能优势。同时,注重打击敌方数据链体系和移动通信网等薄弱环节,切断敌跨域行动,阻隔其能量释放。

作用路径倾向复合迭代。常规作战力量一般通过软杀伤和硬摧毁的叠加累积达成预期效果,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则将作用效果的复合迭代作为高效释能的有效路径。作用过程中,其不仅强调发挥高超声速、远程精确、激光电磁和高功率微波等新力量、新手段的作用,而且注重综合算法控制、网点毁瘫、电磁对抗、心理攻防和舆论造势等多域效果,以实现作战效果的跨域释放、多域共振和迭代增效。

博弈方式注重灰色超限。传统作战力量常常追求毁伤破坏的直接作用,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更加注重灰色超限的战场博弈。实质是基于智能手段和智能工具,在更多领域、更宽维度和更广范围,通过非军事破坏、非常规作战和非物理摧毁等作用方式,有效降域制智。据悉,美军已研发出震网、火焰、舒特等2000多种计算机病毒武器,并在叙利亚、伊朗等战场成功使用。目前,美军正力求借助“国家网络靶场”等项目,持续巩固其优势地位。

科学技术涌现新突变

科学技术一直以来都是军事发展中最活跃、最具革命性的因素。进入新世纪,先导性、前沿性、颠覆性技术呈现“井喷式”增长,并成为推动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发展的重要变量。

突变源于新兴科技。先进科技对作战力量的产生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驱动作用,支撑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核心技术已由传统范畴加速向新兴领域转变。当今世界,智能技术取得新进展,无人系统技术进入爆发期,空间对抗技术蓬勃兴起,网络作战技术向纵深推进,新概念武器技术备受关注,融合技术催生颠覆性创新。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作为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关键,必须紧紧扭住新兴科技这把“胜利之钥”。

突变呈现集群效应。先进科技的突破往往对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发展具有决定性影响。智能化时代,科技体系的复杂程度更高、系统性更强,核心和关键技术的作用发挥更加强调集群效应和整体涌现。当前,世界军事科技呈现出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发展态势,各专业方向通过多点突破、多方渗透和深度融合等方式加速推进,支撑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关键技术也正在经历由单项比拼向集群推动转换。

突变青睐融合交叉。先进科技对于推动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发展,具有改变交战规则、打破常规路径的颠覆性效果。如今,前沿技术的发展正由常规学科延伸向前沿交叉转移,大交叉、大融合、大突破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世界军事强国纷纷在人工智能、生物交叉、先进计算、高超声速等方向加大投入,并将融合交叉作为前沿技术创新的有效途径,争相抢占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发展的战略制高点。

武器装备呈现新模态

武器装备一直以来都是作战力量发挥效用的有效载体。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武器装备具有技术新、功能新、模态新等特点,可有效发挥新域新质作战能力,创设优势窗口,毁瘫对方体系,形成震慑效应。

平台装备侧重智能无人。当前,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平台装备已经突破有人为主的常规操控模式,加速向智能化无人化形态转变。近年来,基于智能化无人化技术的快速应用,全谱系无人平台、智能装备和无人蜂群迎来爆发性增长。美军“全球鹰”“捕食者”等无人机已大量投入实战,F-35与无人版F-16通过“忠诚僚机”计划不断强化有人无人协同。美军规划未来无人机将占到其空军飞机装备量的90%。

武器系统突出异构多能。多种类型的数据链、标准和波形的整合,为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武器系统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技术集成工具。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武器系统改变了个体运行、静态组合的固定状态,更加强调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异构铰链和数据转换,以快速构建跨领域、穿维度的广域分布式武器系统。2017年,美军提出“马赛克战”概念,设想借助动态分布技术将以往集中静态的武器系统变得异构且多能。

装备体系更加弹性开放。新域新质作战力量的装备体系改变了要素串联、单元并联的结构化模式,变得更加弹性开放。借助“去中心化”设计,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将装备体系节点的关键功能分散至各单元模块,可有效避免一旦某类或某些重点装备遭到打击,整体陷入瘫痪的被动局面。近几年,美军积极推进“缝合”全新电子系统集成技术的试验验证,就是要加速研发新型信息融合和互操作技术。

力量编组显现新样态

力量编组是作战力量编配的形式体现,直接影响着作战力量的作用发挥和效能释放。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具有力量平台新生性、涉及领域广泛性、作战机理创新性和技术发展突变性等特征,力量编组与传统力量相比有着明显不同。

要素融合强调动态重构。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实现了作战要素的动态重构和跨域融合,推动了作战要素由静态搭配向动态重构的转变。基于智能化网络信息体系的支撑,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可充分发挥智能技术的衍生效能,基于自主化、智能化的战场实时指挥控制,构建一种体系要素的融合式迭代更新机制。通过异构的功能要素和单元模块,实现体系要素的迭代更新、体系结构的重组优化和体系能力的演进提升。

单元架构借助跨域组网。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实现了单元架构由域内组合向多域聚合跃升。利用先进的信息网络技术,基于相互协作的功能节点,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可构建具有良好韧性的分布式“杀伤网”,以实现作战单元和基本模块的广域配置、跨域组网和多域聚合。在美陆军“融合计划2020”演习中,“火焰风暴”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系统能够在20秒钟内实现前沿“灰鹰”无人机的目标输入,并与滑翔制导炸弹、直升机、地面火炮等攻击武器连接起来。

编组构成讲求人机混合。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实现了编组构成由有人为主向人机混合转变。大量无人平台和无人作战集群的应用,使得新域新质作战力量能够依托智能化作战体系,形成异构多样的开放式混合编组。各类无人系统平台基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自主建链组网,生成多套组合方案。指挥员借助辅助决策工具,可快速选定最优的人机混合编组,以实现智能决策、出奇制胜。(刘海江)

责编:姜河

来源:解放军报

[编辑:姜河]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