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大鱼千篇一律,有灵魂的小鱼人间挚爱

2022-08-04 09:25:53

七月下旬,再次回到故乡湘潭县易俗河镇踏龙村。

这是个山青水秀、民风淳朴的村落,人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田园生活。我到时,接天莲叶无穷碧,真是满了我的眼,天异常蓝,真真地蓝到心里去了。这里家家喝的是井水,吃的是自家种的有机蔬菜,若是想吃鱼了,家里男人便拿着鱼网或钓杆就近打捞或垂钓,不一会便会有收获,真是来个“鱼吃跳”呢。要是想吃蚌肉、螺蛳肉了,家里水性好的男人便会带着大编织袋下到大塘里潜水探摸,这边男人普遍身手敏捷,不要多少功夫,便能摸出好几编织袋来。乡下的胖丝瓜、粉甜南瓜、香软长豆角、土鸡蛋、喷香外婆菜都让我口舌生香,余味无穷。不过最让我铭刻于心的还是那充满乡土气息的火焙鱼。

临返程吋,童年时的发小送我一包干鱼嫩子,金灿灿香喷喷的,品相极好。周末我用青椒、姜丝、蒜子炒了 ,立时营造出少年时代湘潭的饭桌感觉,连六岁的小外甥都吃得不亦乐乎,小手捏着小鱼用小牙齿一点点撕咬,一口气吃了七八条。

干鱼嫩子又叫火焙鱼,是湖南人最喜欢的食材之一,因当年毛主席非常喜欢吃,这原本很乡野的菜,就变成不同等级的湘菜馆必备菜。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鱼也是如此,一方水土养一方鱼。老家湘潭境内溪河漫流,山塘河流密布,无论是大河小溪,还是鱼塘水库,总是生衍着无穷无尽的肉嫩子鱼,在那清澈若空的浅水里自由自在地游荡。

春三月,正是万物萌动的季节。千千万万的小鱼也从母腹出发,来到了清溪与河流,开始了它们的生命之旅。任何的生命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命运之路上埋伏着数不清的诱惑与威胁。这些小鱼也一样。

每到夏秋时节,是捕捞这种鱼的最好时机。那时家里有个“搭闹子”,前部两根竹条,一根弯成半圆,一根连其两端,就像个拱门的样子,塑料网子绑在竹条上。弯竹顶上纵绑两三米长的竹竿,作为把手。

用时就从杂屋里取出,父亲扛在肩上,我则带个小木桶,一起到塘边“搭”鱼。

用这个纯靠运气,虽是尽量轻轻地按入水下,但总有水花啊,鱼又不傻,不会跑吗?

搭闹子外,还有撩闹子,一米多长不规则的圆筒形,三面围住,正面开口,纯为竹制。

大雨后,将之置于沟里,便能拦到好多小鱼。

不过,各种杂物也都冲在里面,起网倒地上,小鱼被盖住,还得边翻边找。

做火焙鱼的鱼,极有讲究。它必须是江河塘库里野生野长的小小的肉嫩子鱼,这类鱼暂时还没有人工方法来繁殖喂养。小鱼捕上来清洗之后,这小鱼儿不用打鳞也不用剖肚,只要轻轻一挤,将肚肠去掉,接下来就是关键的焙鱼环节了。做火焙鱼是个过细的活儿。火焙鱼制作是需要技巧的,比如火候,什么时候该翻边、油放多少等,否则易碎易烧。将铁锅洗净,用柴火烧热了,细细地涂上一层茶油,再将那鲜活的肉嫩子鱼倒进锅里,匀匀地摊开来,锅热油温,那鱼儿几个翻滚,自然是周身沾上了茶籽油,这样便不会结锅。灶里的暗火正红,鱼锅热气蒸腾,渐渐地水气散去而只闻鱼香扑鼻而来。焙鱼的时候一定要有耐心,用小火,慢火慢焙,做好的鱼才会香。焙的时候,尽量不要动鱼,必要的时候转转锅,等一面完全焙好后再翻到另外一面继续焙至表面金黄。隔一段时光,便捣红捣红灶膛的暗火,轻轻地翻转翻转鱼摊。像是烧窑的大师傅,火候掌握精确,焙出来的火焙鱼,只只完整如初,不粘不烂,不焦不枯,香喷喷,金灿灿,一望便令人垂涎三尺。

火焙鱼的制作成功以后,还需要加工才可以成为一道可口美味的菜肴。正宗的湘潭火焙鱼,加豆鼓辣椒,无论是小炒还是清蒸都香气袭人,直击你的脾胃,唤起你的食欲。火焙鱼的烹饪方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有豆豉辣椒火焙鱼、油焖火焙鱼、油酥火焙鱼等等。湘潭人笃信荤菜,要用茶油滋味才够,紫苏这样解表散寒的食物,是湘潭人喜欢吃的一种蔬菜,很多菜中都能够看到它的影子。清火解毒的苦瓜也是这段时间的良物,用它和紫苏烧火焙鱼,风味一绝,味道非常的好。

我的母亲是制作火焙鱼的高手。家里经常会做一些,不过这些火焙鱼大部分不是用来吃的,而是母亲将这些做好的火焙鱼拿到集市上去卖,卖点钱以补贴家计。只有很小一部分火焙鱼,在逢年过节或者是家里有客人来,我们才可以吃到的。

现在的孩子们听到这样的故事,觉得像天方夜谭。他们根本不相信就在早在四十年前居然还有这样的饥馑日子,小孩子会因为多吃了几条火焙鱼被暴揍一顿。他们出生的时候,社会安定,物质丰富,美味佳肴、衣物玩具唾手可得。家里的长辈都把小孩视如拱璧,不敢打,不敢骂,甚至连重话都不敢说,生怕一不小心就伤害了孩子的自尊心。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孩子们都成了温室的花朵,生活中有点小挫折,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跳楼的、跳河的不一而足。他们体会不到长辈的艰难困苦,心里只有自己小小的世界里的喜怒哀乐。其实,我们做为孩子的长辈,有责任把这些故事讲给孩子听听,让他们知道,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我们甚至可以抽空带着孩子一起离开城市的蜜罐,去体验一下那些艰苦的生活,或者对孩子会有不一样的教益。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但凡读到这篇《逍遥游》,我们对文章里所描述的大鱼都寄予无限神往,我们所能想象到的大鱼是什么样子的呢?“扶摇直上九万里,”它离我们太远,终究飘渺不可见。正所谓“神秘的大鱼千篇一律,有灵魂的小鱼才是人间挚爱。”

火焙鱼,勾起我满满的童年记忆。这是一种相思,也是一种乡情和舌尖上的乡愁。

文 | 楚国良

责编:蒋振

[编辑:蒋振]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