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家乡美食推荐官》征文㉗‖鱼腥草里的母爱

[来源:大湘菜报] 2022-06-13 15:17:04

那年,我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旅游,品尝过当地有名的刘晓庆米豆腐之味后,折耳根之味就扎根在心底让我永生难忘。米豆腐是用米磨碎加水熬煮后加碱凝固做成的清凉Q弹米香小吃。这里重点讲的并非米豆腐,而是调味料——山椒油拌鱼腥草,当地人叫“折耳根”,味道鲜美,嚼起来脆脆的。喜欢的食客喜欢得不得了,不喜欢的食客完全吃不惯,我属于后者。整个纸盒盛放着色泽红亮、香辣可口的米豆腐,但因折耳根味道太呛,也或许是里面的山椒油,和木姜子油一样太过浓香,仿佛夏天路过樟树闻到的樟科味道,我只能捂着鼻子吃了一半,有点反胃。

后来,母亲回家后偶然在超市见到鱼腥草根,就买了一盒回家。虽然我吃着不习惯,但她说夏天吃清热解毒,所以留了一小半种在自家花盆里,居然两盆分根成十盆。每年的春夏秋三季绿意盎然,一星期可以吃两顿,一些亲友来我家吃饭,常常会点名要吃没有污染完全有机的鱼腥草。

鱼腥草可以凉拌,加盐、酱油、米醋、椒面等调味品服食。鱼腥草还可以炖肉,煮粥,煮面,炖猪肚,还可以泡茶,加蜂蜜饮服,清热解毒,豁痰止咳,功效甚多。

母亲喜欢种菜种花,为此她请人挑了十几担泥土,把家中两个池子填得平平整整。她没有种菜的经验,渐渐地,整个菜畦呈现萎靡的状态。她也没有种过花,因此花畦也就逐渐荒芜了。鱼腥草种子,原先是我留了一小半落在泥土中,起初我们并不在意,等到种菜菜荒,种花花死时,鱼腥草已经发展壮大。花开荼靡,花形甚小,花色洁白,远远望去,有点像茉莉花,只是散发出一种怪怪的气味,远不如茉莉清香怡人。

我有点后悔,因为气味太刺鼻。我恨不得全部拔掉,只是因为懒,没有付诸行动,任它自生自灭。待到鱼腥草长得最茂盛时,母亲就把鱼腥草割下来,洗干净晒干了,说是以后派得上用场。

母亲动情地回忆:她生我时,产后腹泻,几近虚脱。因为要哺乳,不敢随便用药。当时奶奶就端来一碗草药汤,说是用鱼腥草熬的,让她趁热喝下,再蒙头睡一觉,保管有效。母亲将信将疑,百般不情愿地捏着鼻子喝下。果然,腹泻不大厉害了,再喝三次,腹泻彻底止住。

于是,当我再见到鱼腥草时,心里竟然泛起感动。时常给它浇点水,它似乎知晓我的情意,愈发卖力地生长着。最后,两个池子都成了鱼腥草的天下。

今年夏天,阳台楼板渗水厉害,母亲决定将两个池子填平,铺上一层厚厚的水泥。池子变成了水泥台子,台子上还放着洗衣机。鱼腥草被连根拔得精光。面对这一变化,我心里有些失落。可是我也明白,比起那几株鱼腥草,治理楼板漏水是迫在眉睫的大事。

某天深夜,我在阳台纳凉。不经意间,看见洗衣槽底似乎隐藏一抹绿色,凑前去细看,竟然是一株鱼腥草。根被挤压在水泥块与池壁之间,枝条则蜷缩在洗衣机底下,挣扎着长出两三片嫩叶。我欣喜若狂,使出全身力气,把洗衣机挪到一边,好让它舒展开来。真是太难为它了,整整一年,在这个几乎没有光、水、泥土也极少的恶劣环境中,居然还能发芽生根,甚至抽条长叶,这是多么坚强的生命啊!怀着欣喜与敬佩的心情,我给它浇了一大勺的清水,让它酣畅淋漓地吮吸甘露。

近来,鱼腥草疯狂生长,枝条由蜷缩变挺直,叶子由浅黄变深绿,假以时日,它终于开出了一朵白色的花。鱼腥草,多么美丽的名字,它代表着夏日的深情,听起来有点哀伤的,像一面哀伤的湖泊,却附带着母爱的包容。

文/王珉,厦门广电记者。


【征集】

今年,湖南将举办首届全省旅游发展大会,谱写文旅产业发展新篇。由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推出的“最美家乡推荐官”(https://newxhn.voc.com.cn/portal/tougao/index#/?id=56)活动已经正式启动。同时,聚焦美食,晒春光,晒家乡,新湖南·湘菜频道正式启动“最美家乡美食推荐官”征文活动。家乡好食材、好菜品、土特产、美食掌故、民间大厨……家乡美食记忆,欢迎来稿,一经筛选即可推送。来稿文章须为原创作品,有真情实感,主题鲜明,条理明晰。体裁不限,散文、随笔、特写均可,800—2000字左右,配图片更佳。来稿请发送至邮箱1808547726@qq.com,请在“邮件主题”处注明“最美家乡美食推荐官征文”,作者须留个人简介等相关信息。湖南日报、三湘都市报、新湖南客户端湘菜频道等媒体平台将从来稿中择优刊登,获奖作品将获得相应的荣誉证书或奖品。

责编:达庆玙

来源:大湘菜报

[编辑:达庆玙]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