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魂不入利名场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9-24 12:10:58

梦魂不入利名场

文/潘颂华

明朝嘉靖26年,丁未初冬,阳光清朗,微风和煦,一座宽阔、坚实、簇新的浮桥,横跨于浏阳河上,将大西门与南市街紧密连接。商贾方客,熙来攘往,颇具一番繁荣景象。那天,邑民们不约而同地驻足桥头,依依送别主持修建这座浮桥的县丞张大人。

张天赋带着对浏阳厚土的眷恋,带着对浏阳百姓的垂情,带着对浏阳事业的歉忱,踟蹰惜别,望归于故里广东梅州兴宁县。

张天赋(1489—1555年),字汝德,号叶冈,别号爱梅道人。嘉靖23年,56岁的张天赋来到浏阳任县丞。三年任期内,他勤政爱民,抑恶扬善,兴利除害,清正廉明,颇有政绩,为浏阳百姓所敬佩。然而,年近花甲,体弱多病,他不得不乞归故里。

张天赋取道江西,漫溯赣江,数日间,便泊舟会昌。站立船头,罗浮在望,指日便可抵达梅州,回归兴宁。

张天赋回想,在外为官三年,虽鲜有风绩,亦少有憾事。此次赋归,身无长物,唯有一身清廉,两箱书策。一路风清月朗,满是惬意。吟情所致,便挥毫写下《丁未归舟会昌写怀》:

会昌城外山苍苍,会昌城下水汪汪。天风送我东归航,潇然图书何物长。收拾清风做一囊,收拾明月做一箱。风月满载归叶冈,白云堆里闲徜徉。……渴饮月窟为神浆,倦来高枕卧北窗。梦魂不入利名场,怡然亦敢夸羲皇。“梦魂不入利名场!”好一副堂堂正正、高大凛然的清官形象。诗人的坦荡心胸,高洁情怀洋溢于字里行间。

稚年张天赋天资聪敏,勤勉好学,早年考取秀才。后拜太司成(国子监的儒学训导)湛甘泉为师,精研文史,深究宋明理学,信奉程朱,尊崇伦理道德。

张天赋学富才高,近似庾信“绮年而播华誉,龆岁而有俊名”。然而,世事难免乖诞,张天赋多次乡试,屡北科场。对此,他毫不失意消沉,且锐意进取,毫不懈怠。他《自慰》道:“禹门风浪小,鱼跃未腾霄。转海脩鳞甲,翻身即巨鳌。”其自信、自励、自强的豪情,令人钦佩。难怪豪放不羁的江南才子祝枝山对他极为赞赏,称赞他“渊博、淳厚、谦虚、清白,像东汉时的黄宪;英明、俊秀、开朗、精细,像三国时的杨修”。曾两次邀请他编修《兴宁县志》。朝廷派往广东的督学也被张天赋的过人才学所惊叹,当即聘任这位方志学专家参修《广东通志》,并邀请他至南京参与编修《武宗实录》,讲学于崇正书院。

嘉靖11年,张天赋44岁,拔贡入京。会试、廷试,一举成功,荣归家乡。然而,一晃就是十二年,直至56岁时,他才得到皇上恩典,出任浏阳县丞。张天赋自觉花甲将近,不宜外出为官,后经亲朋劝说,才排除忧虑,千里迢迢赶赴浏阳。

张天赋一旦肩负重任,就念想着如何不负所托,造福一方。将入浏阳,他得知湘赣边境的石马山村,偶有惰民为非,草寇作歹,便决意通过晓喻、教化、惩戒以正民风。他在《过石马》诗中写道:“未到浏阳理民社,先闻浏阳有石马。”“我今奉命来石马,人马俱听吾叮咛。”他谆谆教诲百姓:“礼义生富足,公卿出白屋。田地宜勤耕,诗书宜广读。毋玩法,毋欺公。毋奸盗,毋奸雄。安常守分无烦恼,鼓腹尧天日月中。”在任期间,他勤政为民、兴利除弊、风清气正、深得人心。

“密云山顶生,我在云中行。”丙午季冬,张天赋翻越高峻的蕉溪岭,策驴入长沙,除夕与寅长路、龙峰寓长沙共酌,赋诗一首:

今夕是何夕,爆竹声相望。一年今夕尽,明日转韶光。……誓心家国事,协力共担当。梗化锄强暴,归心戢善良。作人先教化,思下首农桑。拟副明时望,休夸汉世良。清风遗爱远,千古落浏阳。全诗读罢,不能不被其家国情怀、担当精神、遗爱风范所感动。为国分忧、为民造福,张天赋不仅自己勇于担当,而且积极倡导同仁合衷共济、协力担当。他不贪图一时之政绩,而是通过锄强暴、扬善良、先教化、首农桑等一系列敦本务实的举措,膏泽浏阳,且遗仁爱于后世,惠及千古。

张天赋以为,兴旺之计,莫过于崇文重教,兴学育人。到浏阳不久,他特地察看了南台书院,见其陈旧,便带头资助重修书院,并敦嘱书院为浏阳培养好人才。此外,他还主持并捐俸修建浏阳河浮桥,畅通南北,繁荣城乡。浮桥一直沿用至民国时期。

张天赋忧国忧民,上思不负皇恩,报效国家;下思关爱黎民,造福百姓,此中甘苦,也可从他的诗中窥豹一斑,如《丙午夏都宪檄催边饷浏仓素储一旦发之》:

边报频催馈饷兵,披衣冲晓发南盈。白云远补青山缺,黄鸟初蜚绿树声。许国素心怜蠖屈,唱筹五夜杂鸡鸣。孤臣万里疮痍境,拭目何时见太平。

这是一幅心急火燎地开仓纳粮的真切场景:都察院的催饷檄文频烦而至,为了在一天之内缴齐边饷,天未破晓,张县丞便披衣赶往南乡粮仓。以身许国的朴素心地,让他甘愿屈身效力。五更鸡鸣,还在唱筹,唯恐有半点差错。耿耿之心,皎澈可鉴。更可敬佩者,他遥想万里边陲,狼烟疮痍,心地难安,只乞愿边尘不惊,家国太平。其忧国忧民之心令人感佩。

张县丞救济灾民,又何尝不是拳拳在念。他到乡间救济野菜充饥的百姓,有时整天忙碌,粒米未进。他在《放赈日西未食》中写道:“应酬镇日无休歇,不独民饥我亦饥。”他的心与百姓之心,是何等贴近。唯有这饥肠辘辘的亲身体验,才会怜恤百姓,为民操劳。

张天赋首重农桑,他赞美早出晚归、勤耕细作的农家。他乞愿风调雨顺,惠泽于民,又“常恐”天悖人愿,风雨乖戾,导致田地歉收。其《浏阳太和铺次苏寨村壁间韵》就是他“忧乐常怀百姓心”的真实写照:

田家春起早,鸡唱启柴扉。扫石临流饭,携锄带月归。晚风岚气寂,秋雨稻花肥。常恐天?作,飘飘结实微。

张天赋在浏阳为官三年,不过是他漫长人生旅途的短暂停留。然而,他对浏阳的山水人情,却有着一种质朴的情愫。在他的四卷《叶冈诗集》中,就不乏眷顾浏阳、赞美浏阳的诗篇。

他翻越蕉溪岭,渴饮蕉溪甘洌的井泉,深有感触,作诗《题蕉溪井因复过蕉溪而作》大为赞赏:

蕉溪高半天,上有飞来泉。源不出天上,乃在山之颠。龙深诚叵测,觱沸清且涟。达人因而井,汲引通衢边。往来除烦燥,心体复自然。舒徐遵王路,荡荡无党偏。愿加井甃功,井井期蝉联。王明并受福,井道功浑全。全诗洋溢着对蕉溪井赞誉之情。《诗经·大雅》有云:“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唯有山之高,井之深,泉水才会沸腾般地往外涌出。唯有达人,才会因势而建井于通衢旁边,让清澈甘洌的井泉,为路人除烦止渴、释劳解困。井甃为善之功,可谓大矣。但愿井井蝉联,绵延不断。并期盼圣明天子,泽被甘霖,降福祉于万民。这样,井道之功,就更为圆融完美了。

张天赋的诗,朴实无华,气韵畅朗,简淡中藏深意,澄穆中有跌宕。读后不经意便被诗人的仁爱之心、淳善之德所感动。

张天赋对浏阳的佳山秀水,赞赏有加。单说源于大围山东麓的小溪河,就像一条玉带,串联起百里画廊。一处处村庄、田园、绿洲,山环水绕、灵溪澄碧、芳林展翠,美不胜收。张天赋一路观看,赞不绝口。行至小溪河上游的陈家坊时,更是惊叹不已。须臾间,一首精湛的《入陈家坊》便脱口而出:

东乡浏阳胜,最胜陈家坊。乔木风霜古,灵源世泽长。一洲仙献掌,百堵锦成行。牧笛兼渔笛,山光接水光。衣冠夸出色,桂籍世联芳。在张天赋眼中,陈家坊之“胜”,为浏阳之最。在当时,或许并不为过。陈家坊,湘赣边陲之要冲,石板铺就的通衢,远接湘赣,近连平浏。灵源自围山东来,遗泽久远;乔木经风霜历练,苍劲古穆。百堵屋宇,集锦于绿洲之上。碧溪三面萦绕,西北高山耸峙,群峰苍秀。仙姑崖突兀其中,瑞霭蒸腾,神奇莫测。无怪乎张大人惊呼:此正是仙人献掌之风水宝地也。渔舟、货船停泊于碧波之上,商贾、俚民熙攘于溪桥之滨。山光、水光、牧笛、渔笛……声光色影,交辉成一幅美丽画卷。陈家坊人,生活其中,耕读为本,人才辈出,代有及第者载入桂籍,享誉后世。

张天赋忙于政务,少有时日去观光浏阳的山水景观,不然,还会有不少的自然风光,让他惊羡而纵情高吟。他在离开浏阳的前日,特意赶往金刚,拜谒了佛教圣地石霜寺,并留下一首《游浏阳石霜寺》:

双手排云上石霜,三年无补卧浏阳。青山云锁乾坤别,红树风摇日月长。俗吏率真忘潦倒,老天知我恕疏狂。马蹄明日长安路,万里罗浮客子忙。从金刚镇上石霜寺,沿途清流鸣涧、山林苍翠、古木荫蔚。张天赋拨云溯溪、拾级而上,眼前的“青山云锁”“红树风摇”让他思绪万千。马上就要告别这淳美的浏阳,眷恋歉疚之情,油然而生,百感交集。三年为政,唯觉一瞬,自愧对浏阳无所补益,无所帮助。然而,却又自我宽慰:即使为官凡庸无奇,但为人敦厚率真。尽管体弱多病,却毫无颓丧与消沉。偶尔豪放不羁,亦能得到天公的谅解和慰藉……明日就要启程回故乡了,向着家乡的罗浮山,将奔忙于万里归途啊!其眷眷之心,拳拳之忱,怎不令人为之感叹!

回乡后,张天赋仍多有善举。66岁时,他将家中栽种的18棵松树,移植于神光山,且题诗晓喻游人:“叶冈冈上树成丛,分种神光十八公。分付游人无剪伐,绿阴满路引清风。”他还以松柏之心激励子孙:“种柏山斋不等闲,贞资劲节可人看。遥知应有参天日,分付儿曹守岁寒。”

张天赋的一生,一直践行着“纲常九鼎重,富贵一毛轻”的自律格言,且遗爱于后世。

[责编:封豪]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