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半块月饼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9-10 12:48:18

魏新敏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桔绿时。”转眼间,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即将来临,闻着街头巷尾的月饼飘香,我的思绪又回到了萦绕在我脑际挥之不去的半块月饼。

我的童年是在素有“湘北门户”之称的药菇大山里度过的。那时我家的九口人,上有日薄西山的爷爷奶奶,下有嗷嗷待哺的我们兄妹五人。父亲是一名农村教师,母亲在家务农,日子过得紧巴巴。到中秋八月十五,能吃上半块月饼已经是高级美食享受了,但三十年前的那个中秋节,我过得很开心,至今难忘。刚吃完夜饭,一轮皓月已挂在天际,母亲笑着对我们兄妹说,等下发月饼给你们吃,要听话。不一会,母亲用她那粗糙的双手从大柜里的瓷坛里拿出一个又一个散装的月饼,一层层展开四方形的包装纸,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我数了数,总共8个月饼。只见方纸的中央印着红红的印戳,好像有字的,月饼圆圆的,外面一层脆皮,里面包着青红丝、花生仁、石冰糖等馅儿,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随着母亲的一系列动作,我心跳加快,口角流水,我眼睛紧盯着母亲手中的月饼。母亲将八个月饼切成十六块,我家九人与伯伯家五人各分一块,只有双目失明的伯伯和耳朵不灵的奶奶多得一块。母亲舍不得吃她该得的那半边月饼,借故将它悄悄地塞到我的手里。后来听妹妹讲,父亲也把他那份给妹妹了。我拿着刚分发到手的半块月饼舍不得吃,反反复复看,认认真真闻,口水不停地咽。时而使劲儿端详月饼里红丝绿丝,推测有无冰糖。然后先吃皮,再吃馅,细嚼慢咽,细细品味。迄今思之,别有风味,别有情调。酥酥的皮,甜甜的馅,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幸福挂在脸上。那晚,我异常激动,躺在床上时而回味可口的月饼,时而偷偷地想,边吃边偷偷地想,要是天天过中秋节该有多好哇!

往事如烟,一晃过去了三十多年。昔日中秋节,虽然只能吃到半块月饼,但吃起来酥软可口,美味香甜。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那半块月饼,给了我童年的欢乐和温暖,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馨与和谐。

如今丰衣足食,月饼多的是,想吃什么样的都有。精美的包装上有的印着“花好月圆”,有的印着“四季平安”,抑或印着“好梦成真”,圆圆的月饼,寄语团团圆圆。中秋节我总要吃一个的,但无论是细细品尝,还是慢慢咀嚼,再也吃不出儿时的那种香甜,儿时的那种期盼。鲜浓的美味,总有让人吃厌的时候,而朴素的食物,永远吃不腻。就如朴素的人,和谐的大家庭,永远令人们怀念,时常让人铭记。

岁月如梭。怀念昔日的那半块月饼,也是怀念那一段艰苦而又甜美的岁月。

[责编:马如兰]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