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经|最牛“造假王”:虚增119亿利润,120亿存款不翼而飞,连夫妻关系都造假

[来源:黑猫财经社] 2021-08-28 23:02:46

1968年,18岁的钟玉进入北京曙光电机厂,拿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铁饭碗

20年的时间,钟玉从一个车工做起,人生像开了挂一样,当过兵,立过功,上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

1988年,研究生学成归来之后,钟玉就被提拔成为北京曙光电机厂的厂长。这是一个正局级单位,外人看来,钟玉仕途一片光明。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钟玉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辞职创业,去干当时不遭人待见的个体户。

读研究生的时候,钟玉重新审视自己干了20年的工厂:有着20亿资产5000名工人的曙光电机厂,人均产值只有2000元;200多人的研究所,却一直无所作为。

当他升任工厂一把手的时候,钟玉悲哀地发现,国营企业的弊病,让他根本无法大施拳脚。

钟玉想在体制外,实现自己做一家民族企业的梦想。就这样,他与柳传志、任志非这些企业家一道,成为了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批下海的干部。

只是钟玉不会想到,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传说,会在他身上上演;多年之后,钟玉居然会虚增119亿利润,进而将自己送进监狱。

一、

1988年,钟玉带领着5名创业者,成立了康得公司,成为北京中关村第一批进驻的企业。

钟玉敏锐地发现,一些老年人和残疾人,急需一种安全的出行工具,电动车是一个新的商机。

经过半年多的研发,1989年5月,康得的电动车上市,热销200多台。

然而当年年底,中国的经济从过热急剧转冷,私营经济遭受冲击,康得的电动车也卖不动了。

1990年春节,康得公司30多名员工,一人带只鸡,一人带只鸭,还有人带点酒,凑在一起,搞了个聚餐年会。

当时,大家的心情比较沉重,喝了点酒,有人就带头哭了起来。

钟玉看到有同事为公司落泪,非常感动,拎起一瓶酒,深情地说:“我要对大家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成功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当中,康得永远不会倒闭,康得大厦总有一天会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耸立的!”

说完,他就对着瓶子,把瓶酒给喝了。

第二年,康得调整了方向,对电动车进行改装,变成了环卫车和牵引车。随着中国基础建设腾飞,康得的电动车很快热销,钟玉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8年,康得大厦建成,用了10年的时间,钟玉就兑现了最困难时期建康得大厦的承诺。

正是这一年,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下,钟玉发现了预涂膜产业,觉得未来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他找到了全球最大的预涂膜生产商美国GBC公司,说服他们在中国投资,共同开发中国市场。

但在康得集团投入1500万元之后,美国GBC公司转头在韩国建厂,单方面撕毁合同,钟玉欲哭无泪。

那个时候,钟玉有一次站在楼上往楼下看,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有一些企业家会跳楼了。

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果跳下去,就什么责任不用担,什么也不用扛了。

但钟玉熬了过来,他成立了康得新公司,聘请徐曙作为新公司的总经理,发誓要用自己的双手,去组装中国的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

历时两年,中国的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于2002年10月16日,在北京昌平工业园区正式投产,这个消息让GBC总裁颇为震惊。

从此,康得新与GBC同台竞技,成了世界舞台上的竞争对手。

得益于中国经济腾飞,康得新有坚固的大本营,再加上其质优价廉的产品,在国外也获得了大批的市场份额。

2009年,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GBC公司,不得不重组预涂膜业务,被印度COSMO公司收购。

曾经坑害钟玉的GBC销声匿迹,钟玉出了口恶气;那一年,59岁的钟玉与康得新总经理徐曙,悄悄地来到澳大利亚,秘密地把婚给结了。

这事钟玉没有在国内做公证,也没有对外声张,毕竟二婚也不是风光的事,康得新成了夫妻店。

2010年,康得新成为了全球最先进的预涂膜厂商;那一年7月16日,康得新登陆A股,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


钟玉和徐曙敲钟

然而,钟玉和徐曙的夫妻关系,并没有依照证券法规,在招股说明书上披露出来。

从上市伊始,钟玉埋下了造假的雷,当时他不会想到的是,他将在造假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从资本市场募集了5.7亿之后,钟玉的格局瞬间打开了,他有了更大的野心,于是他开始了一次豪赌!

二、

钟玉深知预涂膜市场规模有限,天花板对康得新来说,已经触手可及。于是,光学膜进入了钟玉的法眼。

2011年10月,利用资本市场募集而来的资金,钟玉将江苏张家港作为宝地,投重金打造了光学膜示范基地。

彼时,中国的光学膜行业一片空白,所有的技术,都来自于日本和韩国。钟玉想要进入这个行业,并非易事。

2012年,康得新的老本行预涂膜产能、技术和品种,全面超越对手COSMO公司,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霸主。

这让钟玉信心倍增,更加坚定了他继续豪赌光学膜的决心。

2013年11月,钟玉再次加码,追加了45亿元投资,继续在张家港建设了2亿平米的光学膜产业集群。

这一体量,几乎占据全球光学膜一半的产能,康得新一举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光学膜产业集群。

三星、京东方、TCL和LG等显示屏生产商,都成为了康得新的客户,给康得新每年贡献几十亿的营业额

在光学膜上大获成功,让钟玉备受荣誉,一度被称为材料界的任正非。

钟玉走上了高光时刻,此时的他开始膨胀,深信没有自己干不成的事。

2015年,钟玉认为3D显示技术会出现爆炸性的增长,这将又会是一个带领康得新腾飞的新风口。

2016年,康得新通过定增,募集了47亿资金,其中23亿用于发展裸眼3D。

钟玉通过与飞利浦合作,收购从飞利浦分拆下来的一家公司,通过收购来获得技术。

但是,裸眼3D的产品,并没有出现井喷的需求。

大笔的投入,并没有带来回报,给康得新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也正是从2015年开始,康得新为了能够持续在资本市场获得融资,不得不想方设法推高股价。

于是,康得新开始了虚增利润等财务造假,通过发布亮眼的财报,一步一步推升股价。

2017年,康得新和钟玉都到了高光时刻,康得新股价创出新高,市值一度近1000亿元,成为了一只白马股;钟玉的个人财富,也随着康得新股价水涨船高,一度达到以160亿元的个人财富,荣登胡润百富榜。

钟玉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中日益膨胀,极度自信的他,早已形成了路径依赖。裸眼3D的失利没有引起他的反思,反而变本加厉,继续豪赌下一个材料:碳纤维材料。

碳纤维材料同样被美日韩技术封锁,如果广泛应用于飞机、汽车制造,可以造就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钟玉一如既往采用大手笔,投资3个亿在德国慕尼黑建立研发中心,投资50亿在廊坊建厂,并计划在山东荣成投资500亿建设康得碳谷。

此时,钟玉不再满足于做材料,他带领康得集团,开始借着产业的名义,进行了圈地运动,进入房地产行业。

2017年11月,康得集团宣布要在江苏苏州,建立“两园一城”。其中包括先进高分子材料园,碳纤维航空复合材料园以及康得新未来城,总投资达到1800亿元。

此时,康得新的营业额只有117亿,通过业绩造假,还只有区区25亿净利润,却要玩如此大的手笔。

实际上,此时康得新早已千疮百孔,亏损累累。

从2015年1月到2018年12月,康得新总共虚增了119亿元利润。

造假为了搞全套,钟玉煞费苦心,一方面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的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还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来虚增成本。

这些虚构收入和成本的公司,全部都是钟玉控制的康得集团的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的钱,进行造假,一边占用,一边回款,一边悄悄流向国外。

这种造假方式,看起来很真实,蒙骗了不少专业人士。

为了让利润看起来真实,钟玉通过大股东资金归集的方式,让康得新在北京银行的账户上,看起来有120亿的资金,躺在账户上。

然而,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三、

2019年初,康得新一笔15亿元的短期融资到期,却还不上了。让人惊讶的是,康得新财务报表上,明明还有120亿的资金在银行。

经过层层调查,人们才惊讶地发现,康得新在北京银行账户的实际资金余额为0,120亿元不过是利润造假的副产品,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

120亿元不翼而飞,钟玉的造假手段实在太高明,可以被称为最牛的“造假王”。

至此,康得新业绩造假案水落石出,股价单边下跌,并最终被强制退市。13万股民被坑,欲哭无泪。

2019年5月12日,69岁的北京富豪钟玉被张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失去人身自由。

7月5日,钟玉被证监会处以90万元罚款,以及证券市场终身禁止进入的处罚。

至此,最牛“造假王”落下帷幕,曾经的局级干部,不甘困于体制,却落得个阶下囚的结局。

这一切,都是钟玉咎由自取,这也是造假必然付出的代价!

[责编:宁静]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