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家书 生态篇章|我想跟你说点什么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21-06-28 18:00:42

作者:长沙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环境监测系李雨奇

敬爱的父亲:

提笔之际想题的第一句话仍然是别来无恙。

想必大概也是无恙的吧,在那暗无天日的冰冷土地之下。

好久没有写过书信,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说起,因为想说的话太多了现在的人不写书信,就如同你我之间从来不肯好好设身处地的沟通一般,除了心照不宣的默契之外,剩下的都是你的长吁短叹和我的沉默是金。

算来已有两年多六个月没有见你,在这近千个日子里,我有些近乎偏执的去模仿你,替你去做那些你没做完的事情,以至于到后来的很多时候,我都把你的行事风格与为人处世当作我自己的准绳这下也算明白了那句话,我终究变成了你。

2019年春节,在此之前我购置了许多年货,计划好了要拜访尊长亲戚,我想着的是一如既往,但真的到做起来时才知道,从那年开始便一切都不一样了。那一年的年夜饭是一个人吃的。

2019年9月2020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因为一场疫情,高考延了期,开学延了期,就连你每四年会关注的奥运会都延了期。没有延期的,大概是我这一年多的成长和转变,这一年多我行游了许多地方,广西、湖北、上海、河北、新疆,是你常说的“行万里路”。最值得一提的是我去了你曾承诺过带我去的北海,也应证了歌里唱的,寻觅北海北,故人已成碑。

人分两面,或冷或热,人也不止两面,酸辣苦甜,2020年冬天我去到你老战友何伯家,他对我视如己出你是知晓的,那天夜里我替你喝了你欠了他两年的酒,你可能没留意,他儿子现在跟他同肩高了。他的妻子因为常年持家辛劳,已经落下了病根,何伯看上去也沧桑了许多。不过他大女儿已成婚,新郎官家里条件很好,婚礼办的不大可是来了很多人,场面一度坐不下,却留了一个空位置,那是给你留的。

因为疫情,2020年春节我和全国各地很多年轻人一样,一个人吃的年夜饭。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你那两个亲生兄弟,我那两个叔叔,今年清明都忙,没来你坟前说些个挂记的话,小叔的儿子也在外打拼,我替他们向你道歉,时态所致,望你体谅。来的只有我和三弟,近年来时兴鲜花祭拜,不兴焚香燃纸,你是林业部门的老骨干,一次次出入林场打火的你不会不了解火灾隐患,望你理解。

算来我已有四个月没着家,家里也积了尘,我顾忌的是每每目光扫过你那书桌案前,脑里都是那俯首昏黄台灯下疲惫沧桑的背影。更不愿意去翻那相册,那相册却像刻画在骨子里了一样。

来长沙已有二十一个月,一年多前我选择了环保这个专业,不必说也是受了你的影响。你把你的大半生都奉献给了林业部门,就好像爷爷一样,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植树造林事业你也常说,种树就好像育人:先立根本,究其干修其枝,然后枝繁叶茂。罗霄山脉那三千公顷人造林,就好似你的躯干,枝繁叶茂,但我明白,你最用心栽培得那棵树,是我。投身环保事业不争一日但争朝朝夕夕,现今也参透了你先立根本的道理如果你在,会不会认可我现在的选择

近一周来长沙的天气骤变,让我有些难以适应,身体还好,没少受雨淋却也没染上什么感冒病毒,只是那些似乎怎么做也做不完的工作充斥了我的生活大概我这人是要无所适从的,你总说有事情在手里做才好,才不至于飘忽不定找不到落脚之处,但漂浮和下坠的感觉是一样的,都是窒息,太拥挤同样找不到落脚之处,拿捏的都是一个分寸。

以前,人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会捎一封书信,现在,我想跟你说点什么的时候会烧一封书信。

树欲静而风不止,可风也有归途,倒也不再压抑得令自己喘不过气,时过境迁了,就也应该向前看。

勿念,一切安好。

长子雨奇    

庚子年四月廿三


 

[责编:陈丽丹]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