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有29种科技期刊进入国际前10%意味着什么

[来源:光明日报] 2021-05-17 07:32:42

29种科技期刊进入国际前10%意味着什么

近日,记者从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了解到,自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以来,目前已有29种科技期刊学科排名进入国际前10%、12种进入前5%、8种期刊进入学科排名前5,还有24种高起点新刊成功创刊,覆盖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能源材料、生物医药等多个前沿热点领域。我国现有科技期刊5000多种,总量居世界第三位,但是科技期刊发展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是公认的事实。那么,当这些科技期刊取得一定进步,进入世界前列后,对我国科技创新和发展的影响和益处是什么?多位专家对此进行了解读。

掌握学术创新的发言权

由中国科学院主管,进入全球百强,连续十年蝉联生命科学领域亚洲第一的《细胞研究》曾在2020年通过“绿色通道”和“快速通道”发表了浙江大学医学院张岩课题组与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刘剑锋课题团队联合开展的研究,这项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报道了“人源全长异源二聚体GABAB受体的精细三维空间结构”,为今后靶向GABAB受体的药物研发奠定了基础。

2-3周后,3篇类似研究成果即在英国的《自然》发表。也就是说,如果《细胞研究》没有抢先发布我国学者的研究成果,那么这个领域的首发权就会被别国抢占,我国学者的科研成果在国际上的重要程度及学术话语权也将受到影响。

在《国家科学评论》执行主编、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学术主任蒲慕明院士看来,中国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目的“不单纯是要建个平台,更重要的是要掌握学术创新的发言权。”以英国的《自然》和美国的《科学》为例,它们最新的研究成果都以新闻报道的形式向全世界公布。“这就体现了发言权问题。”蒲慕明说,“我国是大国、强国,我们也需要有这样的平台。但首先得有这样的期刊,我们才能有发言权,这是建设世界一流期刊的重要意义之一。”

当前,我国一批优秀期刊跻身世界一流阵营——《园艺研究》登顶学科榜首,《国家科学评论》《光:科学与应用》《镁合金学报》《畜牧与生物技术》位居学科前三,《细胞研究》影响因子超过20。这意味着,中国人的研究正在通过这些期刊为国际所知晓,中国科学家在相关领域也获得了更多的话语权。

集全球智慧为我所用

科技期刊的重要作用还体现在自主设置议题,引领国际学术研究方向,从而为解决具有我国特色的关键问题服务。“高水平的科技期刊作为一个交流平台,它能对科学未来的发展发挥很好的引导、指路作用,能形成科技发展的潮流。”科技部原副部长、《光:科学与应用》主编曹健林说。

由于发展阶段和国情的需要,我国也有很多具有自身特色的科研问题。例如,当前我国急需解决的“卡脖子”问题,可以通过我国具有影响力的科技期刊来汇聚全球智慧。中国工程院院刊《工程》就发挥了作用——针对关键技术“卡脖子”问题及全球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工程》组织了“稀土永磁材料”“碳中和前沿研究”“清洁电力”等专题。目前,《工程》的国际作者比例达60%以上,正在汇集全世界相关领域的创新智慧。

来自中国科协的数据显示,2020年,由美国科技信息研究所推出的“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ESI)”顶尖论文全球排名前100的顶尖机构中,有78家机构在“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中的领军期刊发文共计1965篇,较2019年增加549篇,增幅39%。这些期刊广邀国际一流学者进入主编、编委和审稿人团队,组织多种形式的学术活动,密切与国内外学者的联系交流。

“科技期刊是科技共同体不可或缺的学术交流平台,是高端人才的聚集地和青年人才的培养基地,是科技自立自强的重要支撑。”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怀进鹏认为,“在把我国建成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的征程中,科技期刊承载着重要使命。”

呵护原始创新,探索支持创新的发表模式

浙江工业大学李瑛教授团队曾在2019年开发出了超稳低汞催化剂,解决了传统技术稳定性极差、寿命短、汞流失和环境污染的问题。但由于这项工作创新性强,突破了学术界和工业界的传统认知,大多数领域内人士对其研究结果将信将疑,这项研究成果难以得到承认和推广。

对于破解这个困境,由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和中国化学会共同主办的《催化学报》发挥了关键作用。其主编李灿院士阅读来稿后再三强调:“这种富有原创性的工作,一定要保证时效性,一定要发在中国人自己创办的期刊上。”最终李瑛团队的成果迅速在《催化学报》发表,随后即被国际催化权威科学家在其综述中重点引用。目前,该成果已经实现了工业化生产,其产品被国内多家企业使用。

“我们不能一味地模拟西方的科学,而要思考我们的科学发展走什么路径。”蒲慕明说,“创新的方向不一样,解决的问题不一样,发展的模式也不一样,可能就要走独特的发展道路。”在他看来,中国不仅仅是要对标《自然》《科学》,最关键的是做有中国自己目标、有独特性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

这些科技期刊“要呵护中国的原始创新,要探索支持创新的发表模式。”据蒲慕明介绍,目前,《国家科学评论》还在探索一个新的模式,论文投来后如果评审专家意见不一致,可以写一个评论,把论文“好的地方或者有缺陷的地方写出来,放在文章后面,让文章能够发表。”蒲慕明说:“我们想尝试用这个模式,让中国学者创新性的工作能够展现出来。”

当前,我国顶尖科学家创办新刊的热情持续高涨。据了解,2020年高起点新刊项目申请数量较2019年增幅40%,创历史新高。已入选的60种新刊涉及人工智能、先进材料、能源化学、数据科学等新兴前沿领域,已有24种正式获得创刊批复,4种被国际知名数据库收录。这也意味着,我国具有原创性的科研成果将拥有更多优质的展示和交流平台。

[责编:邓玉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