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瞬间丨贺绿汀与《游击队歌》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1-05-16 07:23:39

△《游击队歌》原曲稿

中国共产党百年瞬间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34岁的贺绿汀随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队出发,一路演出,一路走上抗战前线。在八路军总部驻地山西临汾,贺绿汀亲眼见识了游击战的威力,于是在老乡家的土炕上,就着一盏微弱的油灯,连夜创作了《游击队歌》。

《游击队歌》1940年电影《青年中国》中的版本: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仇敌,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青年贺绿汀

贺绿汀说,不到八路军部队,《游击队歌》是写不出来的。当时作战条件异常艰苦,子弹稀缺,战场上八路军逐渐形成了“三不打”原则:即瞄不准不打,鬼子离远了不打,看不清目标不打。《游击队歌》中的第一句“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生动地描绘出在装备落后、物资匮乏的现实条件下,八路军战士绝处逢生练就出的神奇“本领”。

贺绿汀女儿 贺元元:他在演出当中躲日本强盗的轰炸,躲防空洞,听到日本人的机枪哒哒哒……

△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队合影

防空洞外战场上的拼杀声,在贺绿汀的脑海中逐渐演变成了军鼓的鼓点,纷飞的战火化作了他笔下跃动的音符。在新成立的八路军炮兵团,贺绿汀惊讶地得知,从陕西出发时还没有炮兵部队的八路军,竟靠着一路缴获日军的枪炮成立了自己的炮兵团。

原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主任彭雪枫之子 彭小枫:这些野战炮我们八路军是没有的,都是缴获日本人的,你像他其中的一些歌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都是受了这样的一些启发。

△贺绿汀随上海文化界救亡演剧队到达河南

《游击队歌》: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1938年,在八路军高级干部晚会上,贺绿汀指挥演剧队第一次表演了《游击队歌》。演出条件简陋,找不到伴奏的乐器,戏剧家欧阳山尊干脆用口哨来伴奏。

欧阳山尊:说没伴奏,我那个时候吹口哨吹得很好,贺老说,你吹得好啊,你那个大音都有啊,他说,你就用这伴奏。当时我们一些高级指挥员贺龙、刘伯承他们都去了。

△八路军驻晋办事处主任彭雪枫正在干部会上作动员报告,他的演讲曾给贺绿汀带来《游击队歌》的创作灵感。

伴着口哨的《游击队歌》唱出了游击队员的心声,也唱进了每个八路军将士的心窝。朱德司令把歌词工工整整地抄在日记本里,有部队特意派人赶几十里路来找贺绿汀抄谱子,更有队伍唱着《游击队歌》走上战场。《游击队歌》很快在华北各敌后根据地传唱开来,并迅速流传到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点燃了全国军民捍卫国土、痛击日寇的决心。

△74岁的贺绿汀在弹奏钢琴

《游击队歌》: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责编:万枝典]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