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民国文人如何写“长沙之吃”

[作者:陈先枢] [来源:湖南陈先枢] 2021-03-04 21:16:26

△ 本文原载《民国文人笔下的长沙》辑录整理 陈先枢 杨里昂 彭国梁(图片由编者插配)

长沙之吃

亦骈

吃,在长沙人的心眼里,似乎是一种消遣,其实,不只是长沙人,上海人,苏州人,北平人,南京人,也全如此的。假定四五个人坐在一块,闲得不耐烦,吃,便在这时候“应运而生”,我们吃馆子去。

讲到吃,吃在长沙,我们可以分作几个阶段来写。

先统计长沙所有的酒楼,大一点儿的,你瞧:育婴街,便是望峰对峙的有潇湘和怡园;青石桥,青石街,有徐长兴,有玉楼东,有奇珍阁;走马楼有曲园,又一村的国术俱乐部内有民众食堂的川菜馆,国货陈列馆内,再附设有三和酒家。

△ 1949《长沙日报》玉楼东广告

吃下江菜,有金谷春;吃广东菜有南国酒家,次一点儿的,有健乐园,有远东;西餐,有万利春;喝咖啡,有新亚,青春,易宏发。

△ 1920年万利春番菜馆广告

此外,吃面,老牌有清溪阁,后起之秀有甘长顺;吃粉,有爱雅亭,爱雅亭的对道,再有个新开的馄饨店。就整个的长沙说,吃在长沙,总算是有相当的发展。

△ 1934年《长沙市指南》爱雅亭广告

潇湘的老板,是宋善斋,据说是四大金刚之一,潇湘是从商馀俱乐部内蜕化而来的。

△ 1949年《长沙日报》潇湘酒店广告

奇珍阁,据说是新闻界一捧成名,徐长兴至于今日,可落伍了,不能够迎头赶上,也不能够与潇湘等并驾齐驱,可是,讲到吃鸭子,却仍是不能忘记他。

△ 1945年《长沙日报》奇珍阁复业广告

在徐长兴的那一边,另外有一个叫福兴园的,据说,也是以卖烤鸭相号召,他是从徐长兴分着出来,而想夺取徐长兴的主顾的一个组合,不用说,价钱比徐长兴未得便宜,于是有人说,他终于赶不上徐长兴。

吃鸭子,据说有“一鸭五吃”的说法,包薄饼是天经地义,此外,便是以“鸭油”去蒸蛋,鸭肠子炒酱椒,鸭肉烧白菜,鸭架子煮豆腐汤,像这一种吃法,可以说剥削无馀。

△ 1907年《长沙日报》徐长兴广告

川菜馆,是附属于民众俱乐部内,四个大字,表明了他是民众食堂,但是,在半年之前,有人说,哪里是民众食堂,简直是食民众堂。

南国,是吃广东菜的所在,有人说,真正的广东菜,南国还没有,正如同票友的京戏——湖南京戏,而可以名之曰湖南广东菜。

△ 1934年《长沙市指南》南国酒家广告

讲到曲园,这到是一个挺老牌的酒馆子,朋友,别小看了他,他有他的长处,许多人结婚做寿,一定要借重他的地方,而在他那里举行,正就任凭一个大到什么程度的场合,他都可以应付有余。

△ 1934年《长沙市指南》爱雅亭广告

金谷春,是吃下江菜的所在,从前,长沙还没有女招待的时候,金谷春有几位女小开,便替他们做了开路先锋,有女(女人也)万事足,不用说,自然宾至如归,现在我们还可以不时看见一个烙头发,点口红的女人,那便是最后工作的“五姐”“骆老五”。

如果是有船从上海来,从汉口来的那一天,你到金谷春,朋友准定可以吃上一些“生菜”“生墨鱼”呀!“生蟶干”呀!“黄鱼”呀!这,是金谷春的一家货,值得他自豪,也值得在此介绍。

△ 1931年长沙《大公报》苏州马明德堂广告

写到这里,似乎感到以上所写的几家,仅合于“大吃”的条件,现在得掉转笔头,写一点关于“小吃”方面的。

讲到小吃,我们便不能捨开远东,捨开醒园,远东与醒园原来是一家人的,不知怎样,分着成为两家,远东,醒园,其所以有今日的地位的原因,最大的原因,是为着他有虾蟆,有乌龟肉。

从前,长沙卖田鸡的地方,只有一个青年会的会食堂,那时候,是一家货,后来,火后街有一家醒园,异军突起,便将“只此一家”的原则打破了。从前的醒园,是狭隘龌龊,来往的客,是下层社会的居多,抽完了大烟,走来吃一客饭,一碗汤,一个菜,四毛钱,少而至于两毛钱,也就得了。此外,泥行,木行的工人,为着一笔大生意的成交,上樑,都在这里“享乐”。后来,大率是田鸡的号召力强,生意便蒸蒸日上,便将门面修饰,扩大,便有了今日的地位。

远东的老板,是醒园老板的兄弟,那一个又高又胖的人,我们上得楼来,便可以看见他。到远东,最大的目的,是吃田鸡,田鸡有两种吃法,一种是麻辣,另一种是黄焖,普通的价是四毛八,尽是腿的话,那么,便得七毛六,有时候,你如其是一个人,那么,可以关照他,来上一个半份,便只有二毛八了。在其他的地方,健乐园,潇湘,便非七毛二不可,所以,到一个地方,应该吃什么,我们实在不可不知。

乌龟肉,也是远东的“看家本领”,龟羊汤,一份是一元六,据说,这东西,可以滋阴可以补肾。只是,另一部份的人说,吃多了到又冷精,这些,这些,好吃的朋友,却不能不知道。

另外,再告诉你,十七八九的这几天,虾蟆是缺货的,你要是去吃,一定会没有,其原因是有月亮,有月亮,怎样的捉虾蟆呢?捉不到,无疑地是缺货了。

健乐园,也是有龟羊汤的,价目,也是一元六。讲到健乐园,便使人记取我们的谭故院长,健乐园的老板,姓曹,便是四大金刚中的曹厨子,健乐园有祖安鱼翅,有祖安鸡,有祖安豆腐,以祖安作幌子,要是谭三先生泉下有知,也许会微微地在笑了。谭故院长留给人们的,难道就是这些么?

△ 1934年《长沙市指南》讌琼园广告

吃完了田鸡,便得吃牛肉,吃牛肉,是捨李合盛莫属。李合盛在三兴街,走到了三兴街,便可以看到许多牛肉馆子,如李合顺,哈兴恒。只是牌子老,还是福源巷的老王天顺。吃牛肉,也有吃牛肉的时候,朋友,你如其问我,什么是吃牛肉的时候呢?那么,我答复你,现在正就是吃牛肉的时候了。

△ 1948年《长沙日报》李合盛广告

在鱼塘街,箭道巷的交叉的地方,有一家叫半仙乐的,现在,可落伍了。朋友,别轻瞧了他,他也有他过去的历史的。

在若干年之前,长沙时髦着捧女戏子,戏院在箭道巷,叫条子与吃馆子,有连带关系,近水楼台,自然是非半仙乐莫属,因此,半仙乐的生意,便盛极一时,至于今日,戏子既不值钱,半仙乐,也就跟着他一道每况愈下了。

从鱼塘街下去,大率是新街口吧,新开张的,有一家长沙酒家,长沙酒家是同春园改的,同春园吃鱼,在以前,大家都有这样的概念,同春园改为长沙酒家,长沙酒家有什么好,小可便不知道了。

关于小吃方面的,信手写来,便写上这么多,下一期,我将写一点关于早上喝茶,晚上消夜的一切,以完成这一篇长沙之吃。

原载1937年7月8日长沙《力报》

[责编:姚昕玥]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