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天祥怎样写湖南元宵灯节

[来源:湖南陈先枢] 2021-02-24 19:08:17

文天祥(1236—1283),号文山,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宝祐四年(1256年)状元及第,历官刑郎官、江西提刑等,官至右丞相,封信国公。咸淳九年(1273年),文天祥被起用为湖南提点刑狱使。咸淳十年(1274年),文天祥调任江西提刑使兼知赣州。正月二十五日从衡州起程。在离开衡州前的正月十五日上元节,他在衡州知州的陪同下,观灯宴饮,写下了《衡州上元张灯记》,为湖南留下一幅珍贵的民俗画卷。该记详细记录了衡阳城元宵节“士女倾城”“观者如堵”“骈肩累足”“咫尺音吐不相辨”的热闹场面和“百戏之舞,击鼓吹笛,斓斑而前”的张灯盛况。

20世纪30年代长沙元宵节一景

长沙灯笼街旧影

民初集镇元宵节舞龙灯场景

《衡州上元张灯记》全文如下:

衡州上元张灯记

文天祥

文天祥画像岁正月十五,衡州张灯火合乐,宴宪若仓于庭。州之士女,倾城来观,或累数舍竭蹶而至。凡公府供张所在,听其往来,一无所禁。盖习俗然也。

咸淳十年,吏部宋侯主是州,予适陈臬事,常平以王事诣长沙,会改除,于是侯与予为客主礼。是晚,予以城南竞城东,夹道观者如堵;入州,从者殆不得行。既就席,左右楹及阶,阶及,骈肩累足,戢戢如鱼头,其声如风雨潮汐,咫尺音吐不相辨。侑者集,三面之人趋而前,执事几不可由折。

酒五行,升车诣东厅。厅之后稍偏为燕坐,俎豆设焉。主人既肃宾。车不得御,乃步入燕坐之次。至,儿童妇女,杂袭而争先;男子冠以上,往往引去。及献酬,州民为百戏之舞,击鼓吹笛,斓斑而前,或蒙面偮焉,极其俚野以为乐。游者益自外至,不可复次序。

妇女有老而秃者,有赢无齿者,有伛偻而相携者,冠者,鬓者,有盛涂泽者,有无饰者,有携儿者,有负在手者,有任在肩者,或哺乳者,有睡者,有睡且苏者,有啼者,有啼不止者,有为儿弁髦者,有为总角者,有解后叙契阔者,有自相笑语者,有甲笑乙者,有倾堂笑者,有无所睹随人笑者,跛者,倚者,走者,趋者,相牵者,相扶擎者,以力相拒触者,有醉者,有倦者,咳者,唾者,嚏者,欠伸者,汗且扇者,有正簪珥者,有整冠者,有理裳结袜者,有履阈者,有倚屏者,有攀槛者,有执烛跋惟恐堕者,有酒半去者,有方来者,有至席彻者。

儿童有各随其亲且长者,有无所随而自至者,立者,半坐于地者,有半坐杌下者,有环客主者,有坐复立者,有立复坐者。视妇女之数,多寡相当。盖自数月之孩,以至七八十之老,靡不有焉。其望于燕坐之门外,趑趄而不及近者,又不知其几千计也。

当是时,舞者如傩之奔,妇之呼不知其亵也。观者如立通都大衢,与俳优上下,不知其肆也。予与侯颓然其间,如为家人之长,坐于堂,而骄儿呆女充斥其间,不知其福也。

予起而举酒祝侯曰:“以平易近民,而民近之。岂弟父母,侯之谓矣。”侯酬且执爵前曰:“惟使者使民不冤,无湮郁其和,我是以大有民。”予避且谢,则复诸侯曰:“使时和岁丰,日星明穊,举海内得以安其生而乐其时,衡与赐焉,维天子之功,臣等何力之有!”侯拱而立。

侯蜀人也,因与予言:益州承平时,元夕宴游,其风流所亲见。盖出于祖宗德泽,天地涵育之久,而今不可复得矣。予湣然私念之开庆、景定间,衡以中州不得免于难,今城郭室庐公私文物,犹草创绵郤云尔。然以几世几年所为郡,而十数年间卒然修复,得其大体,非国家忠厚积累,于民力爱养有素,岂望如今所成立哉?

蜀自秦以来,更千余年无大兵革,至于本朝,侈繁巨丽,遂甲于天下。不幸荡析,若鬼神之忌盈者。

今衡之民,务本而勤力,岁时一观游之外,衣食其耕桑,俭而不泰,风气淳厚,犹南方建德之国,其将进而未已者乎!予为亲怀归,得郡且行,候选表于朝有日矣。惟一时民物之概,得于目击,相与嗟叹阔绝,而欣喜不厌于心者,不当无所纪。且惧夫可爱可愕之状,俯仰蹉跌,忽不可以复追也,燕之明日,亟奋笔记之,以庶几观风之意,且使后来者于侯政有考焉。侯名遇,今居延平。

[责编:万枝典]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