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超能力

2021-01-09 17:33:57

父亲的超能力

文/欧阳方子

我的父亲是千千万万普通人当中的一个。他是一个肠胃不太好、整日加班、说不出甜言蜜语却偶尔喜欢写点儿矫情文字的中年男人。不过,他还拥有一身特别的“超人”制服,并且自从穿上之后便再未脱下。从此,他的肩头多了一份沉甸甸的对千千万万普通人的责任。他和他的兄弟姐妹拥有一个威风的称呼——“人民警察”。这称呼和制服时常让人忘了,其实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是我奶奶的心头肉,我母亲的依恋,我的大山。这身制服赋予他的“超能力”从来不是刀枪不入或飞天遁地的功夫,而是勇敢、坚毅和朴素的信念感。

英雄的超能力

小时候,父亲是我的英雄。他有着十足的威严,眼睛一瞪我就认怂,乖乖学习;他拥有宽厚的肩膀,一撂手就能让我在他肩头安稳坐下,登高望远;他的工作能令罪犯闻风丧胆,彷佛是小说里得到武功秘籍的大侠,是正义的化身。年幼的我最熟悉的书法作品是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最早学会的是“打击犯罪分子”这类词句,总觉得自己是英雄的家属——军功章虽然没有我的一半,但多少应该也能有一角,因此倍感自豪。

偶像的超能力

长大后,父亲是我的偶像。他有坚强的的意志力、解决一切问题的智慧和善良悲悯的心——所有课本里所赞颂的精神。在毕业留言薄里“你的偶像”一栏,同学们都写了自己崇拜的明星、名人,而我永远都只写“我的爸爸”。我是父亲最忠实的粉丝,总觉得他是我难以企及的榜样,默默地告诉自己要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

普通人的超能力

如今的我已过而立之年,暮然回首,父亲身上的“主角光环”不知何时已悄然褪去。我想起他在日记本里称妻子女儿为月亮星辰,说自己亏欠家人,可是却依然常常因为工作不着家;想起他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每个周末开长途夜车赶回家,只为多陪高三待考的女儿和病弱的母亲一会儿;想起他每天清晨顶着黑眼圈给我泡牛奶,担心鸡蛋太烫所以用卷纸包了一层又一层,“不要省钱”、“注意安全”、“要坚强”叮嘱了一遍又一遍;想起我唯一一次见他流泪是因为家人的误解,他一边开车一边闷声流泪,却从未埋怨;想起他送我离家远行时的局促与不舍,听到我说因为疫情不能回家却又在视频里笑着说“没关系,我们理解”。

作为普通人的他,没有金刚不坏之身,坚如磐石之魄。他顶着一个英勇无畏的称号和公认光荣的使命,可是他的生活从不缺乏普通人的纠结和困难。然而,我的普通父亲依然拥有一身“超能力”。这份“超能力”在我看来是责任感与爱,是每一个小家之所以幸福的原因,是每一个社会之所以和谐的原因,也使得每一个普通人得以不普通。

[责编:徐典波]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