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丨华国锋请我多吃一钵饭

[来源:文史博览] 2020-04-10 16:06:16

我今年已是74岁高龄,当年参与欧阳海大坝(位于湖南桂阳县)工程建设时才20出头,是湖南耒阳县(1986年改为耒阳市)水利局临时抽调的一名普通技术人员,因为特殊的机缘,与华国锋有过三面之缘。

第一次见面,事后才知道名字

1963年6月起,耒阳遭受了百年未遇的大旱,旱期长达275天。耒阳县委、县政府一面积极抗旱救灾,一面组织水利调查组到各公社了解、调查水利状况。因为我曾在湖南省水利电力厅干部学校读过书,也被抽调到调查组工作。

1965年6月,水利调查组经过两年多的调查摸底,在充分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形成了一个方案:在耒阳、桂阳、永兴、常宁四县交界处的桂阳县桥市公社的大滩筑舂陵江拦河大坝,建设集养殖、灌溉、发电于一体的水利工程。

工程牵涉到郴州和衡阳两个地区的多个县市,是一个县无法协调统筹的。耒阳县委将方案上报省水电厅,省水电厅为充分利用能源,拟作四县一市的大型水利工程建设,并上报湖南省委和水电部。

1965年10月,时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的华国锋在北京参加水利建设会议。其间,他把湖南省委拟在舂陵江建大型水利工程的设想向毛泽东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高兴地说:“把枢纽工程建在大山区,上可养鱼,中可发电,下可灌田,符合备战备荒为人民嘛!”

华国锋回到湖南后,把毛泽东的指示向省委做了汇报。经省委研究决定,工程由省里牵头负责,省水利勘察设计院搞设计,驻衡阳的湘勘一队担负勘测任务,省水利建设公司负责主要工程的施工,耒阳、衡南、常宁、桂阳和衡阳市郊区等四县一市一齐上。

1966年2月,省水电厅派出一个综合组,由季兴发总工程师挂帅,率领38名工程专业技术人员来到耒阳,紧锣密鼓地开展勘测设计工作。

1966年4月的一天,我们接到通知,说省委有领导要来看望勘测组工作成员。由于当时耒阳的和平公社(后改为罗渡乡,现并入仁义镇)还没有通上公路,会议在常宁的白沙公社召开。我们一大早就坐船过河来到白沙公社,坐在会议室里面等。

快到中午了,一辆吉普车驶进公社大院,从车上走下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他快步来到会议室,和大家一一握手。

我当时年纪小,又是一名临时抽调人员,腼腆地坐在会议室的最后面,连头也不敢抬。华国锋在总工程师季兴发的带领下来到我面前,季总工程师介绍说,这是耒阳搞测量的小曾。华国锋伸出他厚实的大手掌,同我握手,我感到他的手很有温度和力量。我个子并不矮,但他站在我面前,比我高了一大截。听说我是技术人员后,他拍了拍我的头说:“小伙子,你是受益地区的人,又是工程上的技术力量,要好好干,成为有功之臣。将来受益之后,后代是不会忘记我们这些人的。”

会后,我才知道,这位高个子就是华国锋。并且听说,他正主持韶山灌区的修建,今后可能也是我们这个工程的指挥长。

第二次见面,他请我多吃一钵饭

1966年9月,灌区各级工程指挥部成立。总指挥部驻耒阳县和平公社院内,华国锋任总指挥长,省水电厅副厅长刘洁任常务副指挥长,省水电设计院总工程师季兴发、郴州和衡阳两地区各一名副书记任副指挥长。

灌区工程机构名称,开始取名湖溪桥工程指挥部,又取名野鹿滩工程指挥部,后改为大滩工程指挥部。1967年,人民解放军战士欧阳海为抢救列车,在衡阳境内英勇献身,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追认欧阳海烈士为共产主义战士,并号召全国人民学习欧阳海烈士的共产主义精神。省委認为,欧阳海烈士生在桂阳,参军驻防在耒阳,牺牲在衡阳,兴建灌区工程,受益最大的是耒阳、常宁、衡南、衡阳三县一市,建设任务又是四县一市,受损最大的是桂阳县,桂阳县人民发扬了高度的共产主义精神。因此,后经省委报请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将灌区命名为欧阳海灌区。

1969年冬的一天,我收工回来正在和平公社的食堂吃中饭,华国锋也从办公室出来吃饭。他虽然是省里的大领导,但在生活上没有搞任何特殊。如果说有点特殊的话,就是每次食堂的师傅会给他多打点菜,因为他个子高大,食量比一般人要大。

见我蹲在石礅上吃饭,他笑着朝我走了过来,亲切地对我说:“小伙子,我们上次见过面,你姓什么?”我十分紧张,小声地说:“姓曾。”他接着又问:“小伙子,吃一钵饭够了吗?”我红着脸摇了摇头。他爽朗地说:“我请你再吃一钵。”

听他这么说,食堂师傅又给我拿了一钵饭。这一餐,是我在整个工程建设中吃得最饱的一次。不过,以后吃饭时,只要看到华国锋在,我就会远远躲开。因为我怕他又给我加饭,我深知当时粮食非常有限,他们领导干部也是定量的。

第三次见面,他给我点了赞

1970年8月1日,在欧阳海灌区大坝的右干渠前面举行了一个隆重的通水典礼。

这天一早,会场上挤满了参加工程建设的民工和职工干部代表、工程技术人员,加上附近的群众,人数逾万。会场内外,人山人海,呈现出一片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会场庄严隆重,出席典礼大会的有省、地、县有关部门的领导。欧阳海烈士的父亲欧阳恒文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了大会。


在致词人致词、首长讲话之后,华国锋剪彩,宣布起闸放水。这时,礼炮、鞭炮齐鸣,奔腾的水流顺着宽阔的渠道滚滚向前,会场内外欢声雷动,“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通水典礼后,华国锋接见了工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和灌区建设有功之臣,并与受表彰的同志一一亲切握手。我当时也被评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华国锋同我握手时,给我表扬了一句:“小曾,不错,不错。”

40多年过去,当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一个日理万机的高级领导干部,还能记住我一个普通技术人员的名字,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据耒阳县的主要领导对我讲,后来有次华国锋到耒阳视察工作时,还问起过我的情况,当得知我通过自身的努力成长为一名国家干部后,很是高兴。

遗憾的是,自那次通水典礼之后,再也没有见到他老人家了。但华国锋那种为民务实、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我还时常对后人谈起,激励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恪尽职守,努力工作,奋发有为。

附注:本文口述者曾庆荣,男,1944年生于湖南耒阳市仁义镇十里村,曾参与欧阳海灌区工程的勘测设计和施工的全过程,2004年从耒阳市物价局退休。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