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图书馆的文化追求与梦想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8-17 10:09:18

一座城市图书馆的文化追求与梦想——长沙图书馆以总分馆服务体系构建城市文化新空间


(长沙图书馆全貌。本文图片均由长沙图书馆提供)

“如果有天堂,那里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博尔赫斯这样形容图书馆。

在长沙市风景最美的地方——湘江与浏水交汇之处,长沙图书馆新馆如今已不仅是长沙市文化地标之一,更以开馆至今累计接待读者660余万人次,开展各类阅读活动3980场,打造阅读推广活动品牌35个的耀眼成绩,成为了市民的“知识天堂”。

不过,市民喜欢的长沙图书馆却不止这一处。近年来,长沙图书馆以总分馆为城市阅读服务体系架构,沉入城市各个空间角落,渗透到市民生活深处,为城市的未来发展文化赋能。

一、突出地域均衡性,构建全覆盖的阅读设施体系

“30秒借书10秒钟还书”,构建家门口“10分钟阅读圈”


(长沙市图书馆正门)

2010年,长沙市启动实施图书馆总分馆建设,市政府办公厅下发了《长沙市图书馆总分馆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了“政府主导、多级投入、集中管理、统一服务”的总分馆体系运行模式和分馆建设的人财物投入等重大事项。经过8年的探索和实践,全市逐步形成以市图书馆为总中心馆、区县(市)图书馆为总馆、辐射城乡的图书馆总分馆网络体系。

在市图书馆借书,在分馆还书抑或是在分馆借书,来市图书馆还书,如今都不是新鲜事。一般长沙图书馆分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大的空间内既可以阅读、借书,使用总馆的数字资源,还能办证,享受总馆的阅读活动等多项服务于一体。

“原来总要妈妈从图书馆借书来读,现在放学就能来这里看书了。”在博才西湖小学读五年级的蔡梦溪每天要在长沙图书馆龙王港分馆待上两个小时看书。

(社科借阅室)

位于长沙市岳麓区麓山名园小区内的长沙图书馆龙王港分馆,有藏书4000多册。平时来看书的孩子很多,除了读书、借书,图书馆还会针对孩子们开展圈圈故事会和手工艺品制作等阅读活动。

此外,长沙图书馆的分馆还开设了自助图书馆和地铁图书馆。

位于长沙市烈士公园南门的自助图书馆开启了“逛公园,一站式阅读体验”的新模式。在长沙地铁一号线的马厂站,也有许多市民在借书或者还书。按照计划,今后,长沙每新开通一条地铁线路都将布局3个地铁自助图书馆。

(儿童借阅室)

“30秒借书,10秒钟还书”的自助图书馆让出行的市民享受到了便捷的图书借阅服务。

在分馆暂时无法覆盖到的区域,长沙市、区县(市)图书馆还在机关、学校、企业、军营、广场及乡村设立了流动图书服务点,满载3000多册图书的流动图书车忙碌地穿梭在城乡,定线定时定点将图书送到百姓身边供他们借阅。

以前,区县(市)、乡镇街道、村社区各建各的图书馆,各级图书馆独立分散,泾渭分明,形同孤岛。有了“总分馆制”,便能形成“1个总中心馆+9个总馆+多个分馆+若干自助图书馆+流动图书点”的布局,总分馆之间图书实现通借通还,数字资源实现“一卡通”共建共享,优质文化资源就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利用。

截至今年6月,长沙全市总分馆达106家、流动服务点88个,其中街区、地铁、公园自助阅览室(设施)20家,联动农家书屋提质分馆10家,初步构建了覆盖城乡、结构合理、发展均衡、惠及全民的公共图书馆服务网络,基本满足了群众的阅读需求。

二、突出运维实效性,打造大流通的阅读服务格局

以产业的思维,像运营项目一样打造总分馆

(长沙图书馆枫华府第分馆)

“公共图书馆虽然属于公共文化事业,但真正要群众满意,我们要给总分馆体系的运营注入产业思维,要像产业运营项目一样向社会推广图书馆。”长沙图书馆馆长王自洋说。

总分馆制的推行,“效能”永远是关键词,而要实现“效能”最大化,就离不开用户需求这个标尺。

比如以往采购新书,从制订购书计划、采选、分类、编目、上架等环节,到读者手中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还不确定是否是读者想读的。

2011年起,长沙图书馆连续7年与省市新华书店合作开展“你的book我买单”活动。只要是长沙图书馆的读者,图书符合长沙图书馆的采选原则和馆藏范围,读者即可将图书从书店免费带回家。

2015年起,长沙图书馆还与京东商城合办了“长沙人‘惠’读书”活动,在全国首创了“云馆藏”公共阅读服务。活动期间,读者只需在微信平台选购图书后,通过长沙图书馆平台实时向京东下单,便可快速送达读者手中。

“线下采购具有直观性和确定性,减少了流通环节和流通时间,提高了读者参与度和图书利用率。”王自洋说。

实现总分馆“效能”最大化,还要充分整合分馆资源、管理、推动分馆服务,要通过集中培训、跟班培训、网络直播、线上咨询等方式及时为分馆培训馆员,如此一来,分馆才能建得起、转得动、用得好。

(雷锋图书馆公益课堂)

“总分馆制对分散资源进行了整合,通过统一采购、统一编目、统一配送、统一管理与服务等方式提升效能达到对有限图书资源的利用最大化,实现群众借还书最大限度的便利化。”长沙图书馆副馆长张军说。

场馆设施、资源的数字化、智能化,是长沙图书馆提升服务效能的又一着力点。长沙图书馆拥有国内首创的“智能书架终端”系统,利用RFID射频技术,把每本图书与所在书架绑定,精确告诉总分馆读者图书所在位置,读者只需在书架处就可以直接借还图书。同时,馆内各阅览室均设有电子阅读终端,读者可获取国内文化资讯,观看国家图书馆精品公开课。除此之外,还在多个分馆设置电子图书借阅机,扫一扫即可轻松带走百万本电子图书。在文献资源上,通过总分馆读者“一卡通”实现服务体系内纸质资源和数字资源共建共享、通借通还。

截至今年8月,长沙图书馆微信公众号关注人数142773人,微博粉丝人数96688人,在全国公共图书馆新媒体平台排名中名列前茅。今年第四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上,长沙名列“十大数字阅读城市”第5位。

(长沙人文馆)

“我们强调的不只是图书和硬件资源下沉,服务资源也要跟着图书一起下沉。”长沙图书馆副馆长张军介绍。2017年,长沙图书馆总馆向分馆配送图书9万册次,总分馆到馆读者709.92万人次,外借图书498.87万册次。同时,长沙图书馆所有读书活动和社会教育项目也一并随着总分馆下沉,总馆各个团队负责研发阅读推广活动产品,然后培训专业志愿者到分馆实施,2017年总分馆开展阅读推广活动3400多场。

为保证所有分馆运维实效,长沙图书馆建立了严格的分馆建设与管理流程,除按照人口数量、人口分布、环境和交通条件等因素,因地制宜确定分馆的数量、规模、结构和分布,所有分馆还必须通过3个月以上的流动服务效果监测才能正式建馆,并对所有分馆进行运维考核,通过后台实时大数据监测、前端第三方社会评估的方式,实行限期整改和末位退出机制。

三、突出主体多元性,创新社会化的城市阅读机制

统筹资源引导社会资源共同参与,广泛培育志愿者队伍


(长沙图书馆简名分馆)

面对人口分布的不均衡和文化需求的差异化,单纯依靠政府按单一模式建设公共图书馆,不仅财政资金压力大,也常常“吃力不讨好”。

长沙图书馆鼓励社会力量以资金、场地等资源参与总分馆建设,打造了20余个品牌馆,“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参与”模式,共建共享图书馆,赢得了读者点赞。

简名书苑位于长沙市望城区,原来是个别致的咖啡馆,后来经营者将原来的咖啡馆改成了一个图书馆,并成为了长沙图书馆分馆。

落地玻璃窗,暖意的灯光,直达天花板的一面墙大书架,轻柔舒缓的背景音乐,别具一格的装修,书香中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成了当地一个不折不扣网红图书馆。

负责人龚亚介绍,针对简名书苑的受众特点,长沙图书馆主要向其提供文化、艺术、旅游、摄影、人文类的书籍,总数达1万多册。

除了这样的民营图书馆,还有与商业机构合作的图书馆。

(长沙图书馆泉塘分馆)

在岳麓区金茂梅溪湖小区,开发商金茂集团也与长沙图书馆合作建立了梅溪湖金茂分馆。这个三层300平方米的图书馆,有借阅室,有活动室,藏书8000多册。

时常到这里看书的居民彭向斌说,小区门口就有了这样的图书馆,忙中偷闲来看会儿书,哪怕10分钟,也很开心。

“经营性机构一般营业时间较长,所以能够提供的阅读时间也往往较长。”张军介绍,一般会选择经营规模适中、经营质态较好、环境典雅舒适、客流量较大的社会服务机构,纳入全市总分馆体系。

此外,长沙图书馆还与小蜜蜂志愿者协会合作建成了小蜜蜂分馆,与创梦者培训学校合作建成了年外借达到5万册次的少儿主题分馆,与宁乡经开区合作建成面积达到1000多平方米的蓝月谷分馆,与新中新儿童发展中心合作建成了以“活动带动阅读”模式推广儿童教育、亲子阅读的左岸分馆。

这些都是长沙图书馆“城市阅读社会化”工作的初步探索,民办公助,鼓励和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建设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也包含阅读服务的社会化。

(元宵节举办“我们的节日猜灯谜到图书馆”活动)

长沙图书馆还以总分馆为阵地,成立了长沙全民阅读志愿者联合会。

据统计,目前在长沙图书馆注册的2869个志愿者中,大学生个人志愿者有1033人,志愿者团队28个。图书馆与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等高校密切合作,形成专业阅读推广志愿者队伍。

长沙学院机电系学生王贵云,是长沙图书馆的志愿者。他报名参加了长沙图书馆E课堂,担任计算机专业的志愿者老师,每周末只要有时间就会去学校附近各分馆为当地居民开办计算机学习班。

在长沙图书馆开办的圈圈故事会和E课堂这类以总分馆为阵地的阅读推广项目中,大学生志愿者群体已成为中坚力量,弥补了总分馆专业人员的不足,创新并改善了公共图书馆的服务。

例如,“助盲爱心专车”志愿服务为视障等残疾人群开启了“悦读”视界,体现了阅读的公益性和平等性。

四、突出功能延展性,营造“图书馆+”的城市文化生态

图书馆成为城市的“第三文化空间”

(新三角创客空间)

“我们不只是提供图书借阅服务,还希望打造城市公共文化空间,让图书馆成为阅读空间、交流空间、梦想空间,也是城市中最贴近生活、最彰显自我的‘第三文化空间’。” 在王自洋看来,阅读推广活动很符合市未来图书馆的定义:“知识多向传播,你是读者也是讲述者,共享知识,甚至创新知识。”

无论总馆与分馆,长沙图书馆作为城市文化服务和社会教育者的定位始终如一。总分馆免费开办的“E课堂”、橘洲讲坛、圈圈故事会每年举办330多场,参与市民2万多人次,阳光周末公益课、“阅读与我”演讲大赛、优秀少儿绘本展、少儿经典诵读等活动,直接参与人次20余万。围绕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总分馆持续10年举办“我们的节日·猜灯谜到图书馆”活动,文津图书奖文献展每年在分馆巡展,每周通过微信向总分馆读者推荐优秀读物。每到假期或周末,分馆的孩子们都可以参与经典诵读、红色电影欣赏、故事驿站、绘本之旅等活动。2016年开始实施的“青苗计划”,根据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心智发育特征和兴趣爱好,实施阅读引导与阅读陪伴,培养孩子们的阅读兴趣,将图书馆服务推向专业化、精细化。

此外,“阅天下·邂逅图书馆之美”活动创新阅读推广模式,将阅读、旅行有机结合,通过活动引导读者进一步了解图书馆、利用图书馆。活动通过免费发放“游学护照”和“游学笔记本”,参与线上拍照分享和线下盖章打卡的方式,让更多分馆成为孩子们游学的胜地,让“游学护照”和书香陪伴孩子的人生之旅。目前,此活动由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在全国图书馆界推广,全国已有92家图书馆加入“阅天下”行列。游学者已到达世界各地如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等图书馆打卡,“游学护照”成为了联系人、书、馆、城的“通行证”。

(新三角创客空间)

在长沙图书馆还有一个“新三角创客空间”。这里配有1间160平方米的专用工作室,拥有3D打印机、3D扫描仪、数控雕刻机、激光切割机、工业缝纫机、小型五金车床、手持机床等制作、加工所需的设备与工具200余种,供市民免费使用。

创客空间的负责人介绍,这里倡导“阅读——思考——实践——创新”的理念,创客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借助设备和工具将脑海中的奇思妙想动手制作成“高科技”产品,遇到知识瓶颈时,可以借助图书馆的图书资料解决问题。

以“新三角创客空间”为依托,长沙图书馆打造了“创战计”星城创客大赛、东亚手作文化交流节等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活动品牌,吸引了一大批优秀创新创业者参与其中,出现了可穿戴式电子吉他、自动上下楼梯装置、智能购物车机器人、家庭陪伴机器人、智能乒乓运动手环等原生创意作品。

针对读者精神文化需求的日益多元,近两年来,长沙图书馆还邀请了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李辉,“百家讲坛”主讲杨雨,法国知名童书作家、插画家贝内迪克特·古提艾等文化大咖登陆橘洲讲坛。星城科学讲堂依托分馆体系,讲述市民关心的科普问题,让科技走进寻常百姓家。中医萝卜公益学堂以弘扬中医文化,普及健康知识为目的,每月定期宣讲中医养生方法,让中医的价值观及生活方式走进更多总分馆读者的家庭。

(大巴书童会)

深受广大孩子们欢迎的“大巴童书会”将未成年人阅读推广活动、文化展览等带到流动图书车上开往社区、乡村。到目前为止,大巴童书会共举办活动160余场,服务总时数超320个小时,举办图书奖展、连环画展等各类展览共89场。同时,总分馆还联动农家书屋,提质了10家农家书屋为分馆,联合社会公益机构,援建乡村学校图书馆,定期为乡村青少年宫开展送书送课,有力促进全民阅读风尚形成。

为了更好地推动总分馆乃至全市阅读推广活动的开展,长沙图书馆牵头成立了统筹全市各分馆的长沙阅读推广研究中心。中心旨在组织开展全市性的重大阅读推广活动,培养、锻炼一批专业项目团队,打造阅读推广人才培养高地,不断孵化适合总分馆开展的阅读推广活动品牌,为分馆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通过总馆与分馆、服务点的联动服务,总馆的辐射和服务功能得到更加充分的发挥。分馆则满足了附近读者的需求,在社区文化活动中起到中心作用,增强了读者的“粘性”。

岳麓区“爱阅读书会”依托阳明山庄分馆资源定期开展丰富多彩的阅读活动240余次,发展读书骨干600余人,40多个社区前来学习交流。

“自从加入这个读书会后,我的命运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早几年前,居民高女士婚姻亮起红灯、孩子性格叛逆、成绩差跟不上,对生活充满了无助和困惑。2016年,她走进阳明山庄分馆,加入读书会这个大家庭,从书中汲取养分、开阔视野、明晰方向。如今,高女士夫妻关系融洽、家庭和谐幸福,夫妻俩都成了图书馆的忠实读者。

(长沙市图书馆举办TEDxJuzizhou讲座)

为高效、快捷地为读者提供人性化、专业化、智能化的服务与管理,长沙市图书馆正引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交互服务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搭建智慧图书馆门户网站和移动服务平台,将总分馆建筑、设备、馆藏资源、数字资源、活动资源、读者、馆员等各种要素进行关联,已研发了智慧墙、智能机器人、智能书架等设施,实现总分馆读者快速查找纸质图书、电子图书、设备、场地或活动资源,以便为每位读者进行个人阅读画像,主动向其推送图书、活动等信息。

“人才有高下,知物由学”,公共图书馆是公众接受终身教育的理想平台。2018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正式施行,强调了加强基层公共图书馆建设的重要性,将基层总分馆制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体现了国家对基层公共图书馆的高度重视。阅读与法同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关注,新时代的长沙图书馆总分馆将找准新的定位,勇于担当使命,强化社会责任,大力构建高效、平等的公共图书馆服务网络,全方位提升图书馆的公共文化服务效能,发挥阅读引领作用,努力为长沙乡村振兴、文化发展、城市现代化建设提供思想保证、智力支持和文化支撑。(熊远帆)

[责编:唐侃俊]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