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天价彩礼”纠纷,让婚姻始于爱、彩礼归于礼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4-06-07 15:51:26

近些年来,因为“高额彩礼”“天价彩礼”引起越来越多人的讨论,在一些离婚财产纠纷案件中,高价彩礼往往会成为双方争执的重点。在江西贵溪,一对年轻人在婚后不久,打起离婚官司,男女双方争议最大的就是高额彩礼该不该返还。

眼前这名小伙叫小张,今年31岁,是江西鹰潭贵溪市本地人,今年2月,他刚结束了一段时间不长的婚姻。时间回到2021年初,小张在亲戚的张罗下,与小他3岁的女生小王相亲认识,两人很快就陷入了热恋。

小张:相亲去了感觉对方比较满意,就开始联系。联系了一个月,就准备把婚事定下来,走结婚流程,先订婚,订完婚就去三亚度蜜月,度完蜜月回来就领了结婚证。

满怀着对婚姻的憧憬,小张和小王认真准备跨入婚姻殿堂。按照当地习俗,双方家庭也在紧锣密鼓敲定结婚的流程,约定彩礼的数额。

小张:习俗就这样那也没办法,跟着习俗来。当时定的彩礼是28.8万元,也不会说偏高,也不会说偏低,大概就那个样子。

高额的彩礼 让男方家庭背上沉重的债务

接近30万元的彩礼,再加上购买黄金首饰、酒席婚宴、各种礼节性的礼金等各项支出。这场婚礼下来,还是给小张家带来不小的经济压力。

小张:彩礼是28.8万元,“三金”接近4万块钱,3.7万元左右,剩下办酒席,还有根据我们这边的风俗,亲戚要“打发”的钱一起是10多万元,大概总金额在45万到50万之间。这笔钱对于普通家庭肯定压力比较大,好多都是亲戚朋友借来的钱,大概在外边举债接近20万元。

婚后不久闹离婚 男方主张退还彩礼

结婚后,小张和小王的甜蜜生活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两人因为买车等生活琐事频繁吵架,矛盾逐渐升级。一年后,两个年轻人开始分居生活,最后发展到起诉离婚的地步。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这个离婚案件是2023年女方向我们法院提起的诉讼。在诉讼的过程中,被告(男方)在答辩意见中主要表达的一点就是希望能够返还彩礼,对于返还彩礼的意愿十分强烈。

彩礼是否需要归还 成为双方离婚争议焦点

这对夫妻从最开始的亲密无间,到后来对簿公堂,这段婚姻终究是难以为继。于是,男方向法庭主张,希望返还一些彩礼。面对男方的主张,女方是什么态度?法院又是如何考量的呢?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在这个案子中,对于离不离婚达成了一致意见,双方都是同意离婚的。而争议更多、集中的,是彩礼是不是应该返还,以及返还数额的问题。当时我们和女方做沟通的时候,对于彩礼返还的问题,女方的意见也是非常明确, 就是认为本案所涉及的男女双方的这种情况是不需要返还彩礼的。

小张:她家不同意,起诉的诉求大概是返还一半左右。28.8万元返还一半,金子全退。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面对僵持不下的男女双方,贵溪法院多方走访调查,决定将彩礼返还作为纠纷妥善化解的突破口,向双方当事人及家庭成员释法说理。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在整个案件的过程中,也算是普法过程不断递进的一个过程。从一些身边的人去说身边的事,然后让同龄段的同事跟她做交流,讲讲身边的人不收彩礼带来的好处,高额彩礼带来的危害性,对家庭、婚后共同生活带来的危害。

周淑琴坦言,在审理小张这起彩礼纠纷案件时,由于当时法律法规对返还彩礼的规定较为欠缺,是否需要返还彩礼,返还比例是多少?法官裁量过程中十分谨慎,法院内部意见也存在分歧。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对于结了婚、领取了结婚证、共同生活过的情形需不需要返还彩礼,我们在司法解释没有出台之前,其实在我们很多法官的讨论过程中是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是认为按照当时法律规定,是不符合返还情形的。但是有一部分法官觉得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一定比例的,我们司法上也要进行回应。

最高法出台规定 约定彩礼返还条件及比例

案件的转机出现在2024年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彩礼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正式施行,规定约定了彩礼的范围,更为重要的是,规定了适用彩礼返还的条件和情形。规定明确,“如果共同生活时间较短且彩礼数额过高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彩礼实际使用及嫁妆情况,综合考虑彩礼数额、共同生活及孕育情况、双方过错等事实,结合当地习俗,确定是否返还以及返还的具体比例”。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整个司法解释内容对于彩礼的认定,对于符合彩礼返还的情形,有了更加详细的解释。也让我们基层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中有了更多的指引和方向。也让我们法官的认同,与普通民众的朴素价值观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契合点。

法院判定女方返还彩礼共计6万余元

在新法规的指导下,法官综合考量了双方只共同生活了1年左右时间、未共同孕育子女、结合当地民俗以及彩礼数额较高给男方家造成一定经济压力等因素,又考虑到婚后不久,女方家庭已向男方返还了8万元彩礼用于装修的实际情况,最终法院判定女方向男方返还彩礼45000元,加上黄金首饰、保险收益、集体土地收益等共计返还6万余元。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婚姻没有长久地走下去,其实对双方来说都是比较遗憾的事情。在我们案子判决了以后,双方当事人都服判了,现在这个案件已经自动履行完毕了。

彩礼“新规” 让彩礼归于“礼”

近些年来,部分地区彩礼数额持续攀升,这种不合理的现象,不仅给感情和婚姻埋下了隐患,也给社会基层治理带来挑战。如何破解“高价彩礼”难题?涉及到彩礼纠纷又该如何处置呢?

贵溪市民:我也听说过彩礼有比较高的现象,我希望彩礼更多地回归于礼节。

贵溪市民:有18.8万元,28.8万元的也有,38万元的也有,越来越高。一个要,一个拿不出来,两个人就搞得叽叽喳喳,吵架。

贵溪市民:现在倡导低价彩礼,我觉得很好,因为可以为我们年轻人减轻很多负担,然后我们打算领证之后去海边玩。

涉彩礼民事纠纷呈多发趋势

近年来,随着部分地区彩礼数额持续走高,涉彩礼问题也时常引发社会热议。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法庭庭长周淑琴介绍,涉及彩礼的民事纠纷近些年来呈多发趋势,这类案件具有一定的复杂性。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彩礼的案件难是因为情、理、法有相互交织的地方,也有相悖的地方在。它既有金钱的给付,又有建立夫妻关系情感的表达基础在里面。而彩礼的给付过程是金钱可以量化的东西,但人的情感是没有办法去量化的。

法官:减少彩礼纠纷关键在于遏制高价彩礼

周淑琴法官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新的规定,法院一般会结合当地生活水平,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是否生育子女、彩礼数额及用途、当事人的过错并结合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以及具体返还的数额。而在周淑琴法官看来,减少彩礼纠纷的关键,还是在于遏制高价彩礼。

贵溪市人民法院泗沥人民法庭庭长 周淑琴:希望更多的年轻男女在面对婚恋的时候,能树立正确的婚恋观,重礼节而轻财物,重心意而轻物质,让礼回归它的本意。

责编:施泉江

一审:施泉江

二审:邓晶琎

三审:蒙志军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