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副刊·艺风丨荷韵翩翩虫草鸣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4-05-17 11:39:29

  


  八大山人《荷石水鸟图轴》 127×46cm 纸本水墨 清 故宫博物院藏

  文丨王婧

  日高蝉鸣春远去,万物繁茂始立夏。立夏时节,夏意稍浅,春色犹存。时光暂时走过了热闹与喧嚣,以一种沉稳的姿态,开始沉淀与成长。阳光温柔,微风不燥,当立夏遇上第14个“中国旅游日”,一起捕捉自然中的曼妙与美好,赏画卷里的绿肥红瘦、云卷云舒。

  立夏时节,蝼蝈在温润草丛中,得意自鸣。古往今来,蜻蜓、蚱蜢、蝈蝈、豆娘、螳螂、蟋蟀、螽斯等草虫时常进入画师的笔下。梅尧臣在《观居宁画草虫》诗中说:“今看画羽虫,形意两俱足。行者势若去,飞者翻如逐。拒者如举臂,鸣者如动腹。跃者动其股,顾者注其目。”也就是说,画师要先理解草虫的飞、鸣、食、宿、跳、跃的各种动态规律,才能下笔毕肖,有形有神。

  五代西蜀时期的著名花鸟画家黄筌的唯一传世作品《写生珍禽图》中,用细密的线条和浓丽的色彩描绘了大自然中的众多生灵,其中就有昆虫12只。这些昆虫有大有小,小的虽仅似豆粒,却刻画得十分精细,须爪毕现,双翅呈透明状,鲜活如生。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宋代《草虫花蝶图卷》,出自一位神秘的画师艳艳女史,描绘了美好的花间景象,花草之间蝴蝶、蜜蜂、蜻蜓之类的小昆虫振翅翩飞,与花草进行着亲密互动。“评画以禽鸟为下,而蜂蝶蝉虫又次之”,虽然自唐代以来,工笔写生昆虫的画者一直不乏其人,但草虫一直不是文人画的主题。直至齐白石的出现,才又一次颠覆了绘画史中工笔草虫的地位。《葡萄天牛图》《长叶蝗虫图》《莲蓬蜻蜓图》《树枝秋蝉图》《贝叶螳螂图》中,工笔草虫细密有致,看似无声,却仿佛可听见虫鸣。

  万物旺盛生长的立夏,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中国画作品中出现荷花之形象,可远溯至东晋。顾恺之所绘《洛神赋图》中,洛神就手持着莲瓣状羽扇,身旁围绕着荷花。自五代、北宋以来画荷名家层出不穷,作品各具风采,黄筌、徐熙、赵昌、腾昌裕等都有不少荷画作品。元代画家王冕画荷的故事经久流传。清代的石涛、八大山人、恽南田,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张大千、刘海粟、黄永玉等画家笔下的荷花异彩纷呈。

  石涛画荷,多画荷塘野景,花繁叶茂,坪草错杂,水光拍天,多了一份自然的野趣。八大山人的简笔大写意墨荷,以放任恣纵见长,浑朴酣畅,明朗秀健。故宫博物院藏八大山人绘《荷石水鸟图轴》中,一荷叶向下折,荷叶下面有一只鸟在孤石上休息。荷茎圆转苍劲,线条有浓有淡,富有干湿变化。潘天寿作于1958年的《露气》,继承了吴昌硕写意花鸟画大气磅礴的风格,落墨凝练泼辣,从高处、远处、大处和最新奇处立意,几片水墨淋漓的荷叶,恣意放纵,浓淡有致,莲茎用笔老辣遒劲,错落有致,穿插于荷叶间。半掩于荷叶之后的莲花,一收一放,着色古艳清雅。张大千一生画荷无数,晚年以泼墨、泼彩的半抽象手法来画荷花,豪放大气,融合东西。他创作的《泼彩朱荷屏风》,全画运笔雄劲,笔墨淋漓,以气势取胜,花叶参差密聚上下,中幅腾出一道空间,一根枝干自中央横亘斜伸而出,与右端挺立的荷叶一横一直,相互呼应。湘籍画家黄永玉被称为“荷痴”,他画的荷花浓墨重彩,色彩绚烂,独树一帜,神韵盎然。


责编:廖慧文

一审:周月桂

二审:曹辉

三审:杨又华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