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周刊·新域丨构建全方位服务体系 让视障者尽享“书香”

    2023-09-08 10:36:43

魏海燕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盲人歌手萧煌奇的一首《你是我的眼》,道尽了视障人士磕磕绊绊的生活中,因为有外界的帮助,“眼前的黑不是黑”。如何保障残疾人合法权益,满足残疾人的公共服务需求,让他们感受到温暖,是党和政府一直着力解决的重要民生实事。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完善残疾人社会保障制度和关爱服务体系,促进残疾人事业全面发展。”视障者是残疾人群体中占比较高的一类,目前,我国视障人口高达1732万人。帮助这个群体获取阅读服务,就是帮助他们共享公共服务、参与社会生活。

《公共图书馆法》明确要求:“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当考虑老年人、残疾人等群体的特点,积极创造条件,提供适合其需要的文献信息、无障碍设施设备和服务等。”各级公共图书馆应以视障阅读推广活动为切入点,坚持“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挖掘视障群体内在需求,实现精准化服务。这是公共图书馆履行社会职能、促进社会公平的重要途径,也是深入推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保障特殊群体基本文化权益的必然要求。

打造无障碍阅读阵地

公共图书馆首先应从场馆设施细节着手,为视障群体提供便捷、安全的阅读场域。比如,视障阅览室可尽量选择在图书馆的一楼,同时,健全盲文、盲道设施,以便视障读者就近到达。长沙市图书馆在新建之初,就把视障服务置于一楼最便于视障者达到的位置,相应盲道设施、引导服务齐备。全省新建公共图书馆,基本为视障人士提供了较为完善的阅读服务。由此可见,一些基层公共图书馆及老场馆,也应逐步升级改造,完善相关场所及设施。视障阅览室还应配备有读屏软件、盲文刻印机、远近注视器、语音阅读器、点写器等助盲智能阅读设备,为视障者构建一体化服务空间,营造高质量无障碍服务环境。杭州市图书馆新开设的无障碍阅览空间新增“天使眼”设备,用户只需戴上它,书籍上的文字就可以转化为语音,让视力障碍者也能触摸到书香世界。

丰富视障阅读数字资源

全媒体数字时代,满足视障人群的数字阅读需求,视障数字资源建设及视障信息服务应当成为公共图书馆建设的重要部分。视障数字资源建设渠道包括自建、购买、捐赠、共建等,所有资源应按照盲用无障碍标准进行统一规划和管理。可由国家图书馆、省级图书馆推动盲文资源共建共享机制,通过整合国家、省级及区域公共图书馆服务联盟资源,有效整理与加工盲文资源,如盲文电子书库、有声读物、视障专业知识库等特色资源数据库。同时,还需要在视障人群如何便捷使用数字资源上深入探索。比如广州图书馆网站主页设置了“无障碍工具条”,残障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屏幕放大、配色调整、语音播报等操作设置,为视障群体访问数字资源提供了便捷渠道。

创新视障阅读服务内容

由于视障人群的特殊性,对于阅读服务的需求很难主动表达,更多地依靠公共图书馆创新视障阅读服务内容。公共图书场馆应该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由单一服务向多样化服务转变。丰富的阅读活动能够陶冶视障人群的情操。为视障读者解读名著、介绍各地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的“读书会”、故事会、无障碍电影、面对面朗诵、启明辅学等都能带来非常好的阅读体验。根据视障人群阅读困难的现实,积极推广盲人数字阅读,指导使用智能听书机、手机,帮助他们适应社会信息环境。阅读便捷性是推动视障人群阅读的重要举措,纽约公共图书馆规定所有盲人、视力受损者、身体残疾者或有阅读障碍的居民都有资格报名参加安德鲁·海斯克尔盲文和有声读物图书馆的免费服务。为视障读者提供绿色便捷阅读服务通道,开展送资源上门、志愿服务等个性化服务,打通残障服务“最后一公里”,可进一步消除视障读者享受公共阅读服务的障碍。

组建视障读者服务团队

视障人群既有融入正常社会生活的渴望,又有着敏感、缺乏自信等特殊的心理倾向。如何打造一支优质的视障读者服务团队?深圳市图书馆招募各行各业各年龄层的志愿者,分为文化活动组、听障辅导组、盲用电脑培训组和电影讲解组等,发挥各自所长,成为服务残疾读者的生力军。从资源建设和服务的视角,这既需要有一批图书馆专业人员的深耕细作,更需要社会上关爱、关心视障群体的组织和志愿者深度参与,从而形成一支“图书馆馆员+志愿者+志愿组织”相结合的视障读者服务团队。

(作者系长沙市社科联特约研究员)

责编:杨兴东

一审:杨兴东

二审:尹虹

三审:王礼生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