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盼望下雪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12-05 18:27:13

龙泽巨

20世纪80年代从乡村进城后,盼望下雪成了我每年冬天挥之不去的情结。每到冬天,我就盼望城里像我生长的澧阳平原一样,每年下一场持续一个星期的大雪,甚至春节前一场、春节后一场。

但是,这种盼望越来越得不到老天爷的垂青。进城之后的开初几年,在城里对下雪的感受还与乡村差不多。记得我工作和居住的中共常德地委(市委)大院,每年春节前和春节后都要各下一场大雪,大雪纷纷扬扬,像满天的鹅毛飘洒,一夜过去,地下的积雪就到了三四十公分厚,穿着套靴踩在上面吱呀吱呀地响着,声音很清脆也很有节奏。这些天上班的一件事,就是背着铁锹和竹扫把在机关的路上和广场上铲雪、扫雪,铲出的雪堆在路边上,像一座座小山,大家会情不自禁地塑造出多种雪人和雪动物的造型,显露一下儿时天真烂漫的情趣。廓清了机关的道路与停车场,还要上街去铲雪和运雪,以保证街道畅通。下班后小孩子们则穿着大棉袄,缠着爸爸、妈妈走出户外堆多种多样的雪人和雪动物,他们的小脸小手冻得通红,也不叫疼不叫冷。大点的孩子不需要爸爸妈妈带,就疯狂地在雪地里奔跑,打雪仗,一会儿下来,往往满头大汗,像珍珠一样砸在雪地上。

但过了不到几年,下雪的时间一年比一年短,下雪的量一年比一年少,有时甚至就是某个晚上撒了一点胡椒粉,简直没有感觉。与此相适应,就是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但冬天的衣服却越穿越少。人到中年,下身穿一条棉布内裤、一条羊毛裤和一条外裤,有的年份甚至连羊毛裤也不穿。上身呢,往往一件棉布内衣、一件衬衣、一件羊毛衫、一件休闲西装或夹克衫。而儿童时在乡村呢,则每年冬天都要头戴大棉帽,身穿大棉袄和棉裤,像裹在棉花里,走路都比较困难。城里的冬天,产生了一个新名词:“暖冬”。看媒体发布的一些资料,暖冬不是一个好现象,是自然气候环境遭到不正常破坏引起的变化,对人类是十分有害的。于是,我一年比一年害怕起暖冬来,一年比一年怀念起儿时乡村的寒冬来。每年临近冬天,我就每天期待老天爷突然下起一场大雪。大雪掩盖了大地,给房屋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羊毛毯,冰凌挂满了树梢枝头,但每年都是失望,我只有叩开记忆的闸门,沉浸在20世纪70年代的寒冬的回忆中,以求短暂的虚幻的满足。

那是多么有趣的寒冬啊!

我的家座落在澧阳平原西部龙湖的阳岸。

那时的冬天才是真正的冬天,有3个月的寒冷期。

冬天来了,树上的叶落了,路边的草黄了。天气阴沉沉的,很少有太阳朗照的晴天。冷风一天比一天地吹得紧,我们戴着大棉帽,裹在厚实的棉衣棉裤里才受得了。但最冷的天气----下雪的天气来了,我们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兴奋得要跳起来。如果晚上开始下雪,我们就不想睡觉,在爸爸妈妈的命令声中躲进了热被窝,仍然睁大眼睛望着亮瓦上和窗户外,看雪下得大不大,盼望下厚厚的雪,结硬硬的冰。第二天天刚亮,我就一骨碌爬起来赏雪。哇!好一派“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大雪把整个澧阳平原的农田、道路、湖泊、池塘都藏起来了,房屋都给大雪包起来了,远处东南方的白虎山和西南方的铜山像是用铅笔在空中画出的一条弯弯曲曲的线条。近观呢,屋下、树枝上都挂着晶莹剔透的冰柱,小沟里都结成了平板似的厚厚的冰板。北风直叫,脸面和小手冻得发麻。我从屋里背出铁铲在禾场上铲雪堆起雪人来。不久,左邻右舍的男孩、女童都出来了,都裹在棉帽棉衣棉裤里出来了,都背着铁铲出来了。我招呼他们:“快过来,一起堆雪人!”我们年龄小当然力气也小,蹩足了劲才能铲动一小块雪,不一会儿,我们就热起来了,小脸小手就变得通红通红了,大棉帽揭掉了,大棉衣脱掉了。我们拼命地铲呀,堆呀,好久才堆起一个大雪人,又给嵌上眼珠,挖出鼻孔和嘴巴。我们手拉着手,围着雪人跳呀蹦呀唱呀,玩得满头大汗,汗流浃背。妈妈做熟了早饭,叫我们回家吃饭,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吃罢早饭,我们就结队来到龙湖边。只见偌大的龙湖完全变样了,几天前还波翻浪涌的湖面变成了一块平平展展的镜子,只见对岸的几个大人推着独轮鸡公车(上面装着稻谷,物和人共有100多公斤)朝我们北岸这边走过来。我们都吓呆了,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们,不敢说一句话。见他们一步步推过来,冰块一点儿颤抖也没有。几个大人越过了300--400米宽的龙湖,把车子推上了我们的北岸。我们都尾随着他们走进了打米厂,才知道他们是把稻谷送过来打米的;打完了米,他们又沿着原路把米和糠推了回去。我们也就小心翼翼地溜到湖面上,湖面硬硬的,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们跑呀追呀,跌到了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到,直到我们的爸爸、妈妈发现了,喝斥我们上岸我们才上岸回家。这冰冻的湖面持续了一个星期才恢复波翻浪涌的原状。

在这样的雪天尽情地玩耍,我们觉得刺激极了,好玩极了!

所以,一到冬天,我就盼望下雪天的到来,觉得下雪才是冬天真正来临的标志!

这样的下雪的冬天,怎不叫人年年盼望拥有;这样的下雪的冬天越来越少了甚至消失了,怎么不叫人遗憾和惆怅。

岂是惆怅,简单是恐慌——当我阅读了有关暖冬形成的资料!

地球变暖是工业废气污染大气层的结果,它将打破地球的气候平衡和生态平衡,导致南极、北极的冰块解冻,海平面上升,沿海城市被淹;尤其可怕的是,它将导致大量的物种灭绝,许多新的细菌和病毒泛滥从而使人类面临许多新的疾病的威胁。

可怕的正在变得越来越暖的地球的冬天、下雪越来越少的冬天!

我盼望下雪,盼望我的家乡澧阳平原和我现在生活的城市每年的冬天都有一场持续多日的大雪降临!

责编:廖慧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编辑:廖慧文]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