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来源:湖南省白沙溪茶厂股份有限公司] 2022-03-07 19:40:30

文/张爱农

丝绸之路的开通,在输出中国的丝绸、茶叶的同时,西域的佛教文化也输入中国。汉哀帝元寿元年(前2年),西域大月氏使臣伊存来朝,在帝都长安向中国博士弟子景卢口授《浮屠经》,从此佛教正式开始传入中国,史称这一佛教初传历史标志为“伊存授经”。 西晋时代译经以竺法护为主。法护,本是月氏人,世居敦煌,随师游西域,通三十六种语言,携回一百六十五部经,译出光赞般若、无量寿等经一百五十部,时人尊之为敦煌菩萨。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西域美景)

公元366年的一天,一个叫乐僔的和尚从中原一路云游而来,这一天的傍晚时分来到了敦煌城东南方向的一处高地。这里地势开阔,位于宕泉河畔。走累了的他席地而坐,参禅入定,对面是一座沙土山,因为有三座主峰并列,被当地人称做三危山。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三危山)

乐僔和尚的这一次参禅入定,与以往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对面的三危山上显出了万道金光,在这金光之中,更有千佛的化身出现。这个场面让乐僔和尚感到震撼,虽然此景转瞬即逝,却让他更加坚定了修行的决心。他在这里潜心住下来,并请了工匠,在面对三危山的岩壁之上,开凿了一个用来坐禅修行的洞窟。

也许乐僔和尚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开凿拉开了敦煌莫高窟开凿的序幕,也开启了一个延续千年并将在千年后震惊世界的伟大佛窟的建设史。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敦煌莫高窟内景)

一尊尊巧夺天工的塑像,一卷卷价值连城的遗书,一幅幅精美绝伦的壁画。敦煌在无数佛子工匠一千多年的虔诚创造中,成为世界佛教文化圣地,成为世界雕塑和绘画艺术宝藏。而优美动人的“飞天”壁画形象,则成为敦煌艺术的标志。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敦煌莫高窟“飞天”壁画)

“飞天”在敦煌壁画艺术世界里,是吉祥福瑞的象征。由于她周身散发香气,在佛国里奏乐、歌舞,又叫香音神。她的作用,一是礼拜供奉;二为散花施香;三为歌舞伎乐。飞天的故里虽然在印度,但敦煌飞天却是印度文化、西域文化、中原文化共同孕育而成的,是中外文化交流融合的结果。在敦煌莫高窟、武威天梯山、永靖炳灵寺、天水麦积山、庆阳南北石窟寺乃至大同云冈、洛阳龙门等石窟中,千百身优美的飞天,有的脚踏彩云,徐徐降落;有的昂首振臂、腾空而上;有的手捧鲜花,直冲云霄;有的手托花盘,横空飘游。飘曳的衣裙 ,飞卷的舞带,真如唐代大诗人李白咏赞的:西岳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敦煌莫高窟“飞天”壁画)

在辽阔的西域,在苍茫的河西走廊,这美丽动人的飞天奏乐、施香、散花,供养娱乐着众多佛国的佛陀和菩萨,也给苍生百姓以欢乐和希望,给他们以文化和精神的滋养。千百年来,人们创造飞天,寄情飞天,表现飞天,让飞天追求自由欢乐的形象植根于中华百姓的灵魂。今天,作为文化使者的飞天,在走向繁荣富强的现代中国愈发显现出绚丽多彩的迷人魅力。原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在《飞天在人间》一文中说:“她们并未随着时代的过去而灭亡,她们仍然活着,在新的歌舞中,壁画中,工艺文中,到处都有飞天的形象。应该说她们已从天国降落到人间,将永远活在人们心中,不断地给人们以启迪和美的享受。” 甘肃省歌舞团于1977年创作的经典舞剧“丝路花雨”艺术的再现了飞天女神奏乐散花、中外商旅使者友好往来的欢乐场景。而这部舞剧的名称则来源于佛经“天降五色吉祥花雨”的记载。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王敷所著的《茶酒论》)

在敦煌藏经洞遗书中发现的唐代乡贡进士王敷所著的《茶酒论》中,茶叶用以茶和酒辩论的口吻道出茶的好处和作用:“茶乃百草之首,万木之花。贡五侯宅,奉帝王家。时新献入,一世荣华。自然尊贵,何用论夸”;又说, “我之名草,万木之心。或白如玉,或似黄金。名僧大德,幽隐禅林。饮之语话,能去昏沉。供养弥勒,奉献观音。”从这些妙趣横生的辩词中,我们可以看到,茶作为高贵饮品,即供贵族帝王饮用,也作为供品供养给诸佛和菩萨。而作为娱佛和供养佛的飞天,必定会将清香芬芳,沁人心脾的佳茗供奉在佛的面前。而所谓禅茶一味,是说茶早已超越作为饮品的基本属性,成为清净心境,自悟禅机的媒介,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曾题诗曰:“七碗爱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千百偈,不如吃茶去。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西域美景)

千百年来,祖国西部的少数民族群众,由于生活在沙漠、戈壁、草原,缺少蔬菜,粮食,多食牛羊肉,而黑茶在这样缺少果蔬食用的生活环境中显示出无可替代的重要性,所谓“牛羊之毒,青稞之热,非茶不解也”,“番人嗜乳酪,不得茶,则困以病”。“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形象地说明了黑茶之于西部百姓的重要。

“飞天茯”的文化、历史和当代诠释——第三章:飞天散播花雨来

丝绸之路的开通,茶马交易的兴盛,给飞天故乡的人民带来了南国的黑茶。经年累月,安化黑茶与这里的山川河水相融,与这里的风土人情相融,历练成醇香柔润的内在品质,滋养着千万百姓的身心,成为他们一日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明代伟大的文学家汤显祖在《茶马》诗中写道:“秦晋有茶贾,楚蜀多茶旗。金城洮河间,行引正参差。……黑茶一何美,羌马一何殊”,那是多么繁荣的茶马互市景象!在千年岁月的寒暑间,这一块块醇香的黑茶,就如飞天散播的花雨,用它红浓醇香的汤液,在西部戈壁沙漠的军帐里消弭了多少战争的烽烟,在雪山草原的毡房中温润了多少牧民的心身。正如一首诗中激情吟吟诵的:“黑茶香飘大西北。千年的月光知道,从资水到黄河,从雪峰山到天山,这金黄的茶汤,如同飞天的花雨,播洒着万水千山的恩情,是如此悠长而宽广。这柔润的醇香,如同佛陀的慈悲,福佑天下苍生百姓,让月光下的大地,静好安详。”

敬请关注下期《第四章:天下黑茶出安化》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编:周佳]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