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国家公园公布,上海会有国家公园和国家植物园吗?

[来源:上观新闻] 2021-10-13 10:47:12

    作者:陈玺撼

无论是首批国家公园的所在地,还是即将启动建设国家植物园的城市,上海都未明确出现。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今天(10月12日)在昆明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以视频方式出席,并发表主旨讲话。

在讲话中,习近平宣布,中国正式设立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海南热带雨林、武夷山等第一批国家公园,保护面积达23万平方公里,涵盖近30%的陆域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种类。同时,中国将启动北京、广州等国家植物园体系建设。

无论是首批国家公园的所在地,还是即将启动建设国家植物园的城市,上海都未明确出现。

人们不禁疑问,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将来会有国家公园和国家植物园吗?


上海能建国家公园吗?

上海有无独立或与其他相关省市一同建立国家公园的可能?

这就先要了解什么是国家公园。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重点改革任务。

根据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

国家公园似乎和传统的自然保护区定义相同,实则不然。

相比传统的自然保护区,作为国家自然生态系统的代表,国家公园具有全球价值和国家象征,其保护范围更大、生态过程更完整、管理层级更高。

可以说,国家公园是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中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部分。

建立国家公园的目的就是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始终突出自然生态系统的严格保护、整体保护、系统保护。

分析今天公布的第一批国家公园,就能发现它们的共同点:具有典型的生态功能代表性,是目前我国最应该保护的地方中的主要部分,是最具战略地位的国家生态安全高地。

比如,三江源国家公园主要保护青藏高原重要生态功能区;大熊猫国家公园、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守护着大熊猫、东北虎、东北豹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以及以这些旗舰物种为伞护种的重要生态系统;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武夷山国家公园则主要保护热带、亚热带重要森林生态系统。

有藏羚羊分布的可可西里,地处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  图片来源:新华社


长江河口湿地是第一个?

目前从性质上来说,国家公园属于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的禁止开发区域,纳入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区域管控范围,实行最严格的保护。

“就这一点而言,主要部分在上海的长江河口湿地,这个上海‘最拿得出手’的生态‘家底’之一,很有希望成为上海第一座国家公园。”上海市环境科学研究院应用生态研究所所长王敏表示,目前长江河口湿地的核心部分——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均已划入生态保护红线。

这片受到严格保护的区域也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2017年、2018年、2019年连续监测数据显示,崇明东滩生态修复区内外鸟类种群数量均明显增加,其中有东方白鹳、小天鹅、鸿雁、红头潜鸭、黑嘴鸥、黑脸琵鹭等十余种珍稀濒危鸟类在工程区域栖息。

不少以往罕见的鸟类纷纷到崇明“安家落户”或将其作为迁徙停歇的“驿站”,崇明占全球种群数量1%以上的水鸟物种数达14种,崇明岛成为鸟类天堂。

长江口还是中华鲟唯一的“幼儿园”,特有的“待产房”,又是重要的“产后护理场所”;是江豚、胭脂鱼等保护动物的重要分布区,也是其他鱼类洄游的重要通道和索饵产卵的重要场所,有着很高的保护价值。

然而,如果只是简单将纳入生态保护红线的保护区“升级”为国家公园,本质上只是换了一个名字。

王敏认为,国家公园不是只有“保护”这一个内涵,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曾明确,在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国家公园还要为公众提供科普、教育和游憩的机会,“不能只有保护,有条件的话,要探索生态价值的转化,谋求更好的社会效应,让国家公园的社区群众从国家公园的生态效益中获益。”

因此,长江河口湿地要成为国家公园,就需要考虑是否在既有保护区的基础上,拓展边界和空间,在不影响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础上,实现科普、教育和游憩等功能。

不过,王敏也坦言,一旦涉及边界和空间的拓展,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会面临相当大的挑战。国家公园范围内,保护依然是核心,“拓展区”如何降低甚至完全避免对航道、海岸工程等多方面的影响,这是上海建立国家公园可能面临的最大难题。

东滩  张春海 摄


国家植物园认证还在路上

和国家公园相比,国家植物园目前的进展相对缓慢。

北京是相对较早提出国家植物园总体规划的城市,相关规划编制于2011年,将现有中科院植物园与北京植物园相结合,形成一座兼具科研与科普功能,占地面积580公顷的综合性植物园。规划后的国家植物园可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成为我国乃至世界最权威、知名的植物园之一。

广州有望成为国家植物园的是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

“如果上海未来有一座国家植物园,最有可能落户辰山。”上海辰山植物园执行园长胡永红透露,为了较为准确地衡量植物园的综合性、先进性水平,中国植物园联盟正在牵头讨论国家植物园认证标准体系。

按照草拟的标准,国家植物园不仅要有完整的内部机构设置和全面的功能,而且应具有国际影响力,比如开展具有国际水平的科学研究、充当植物保护的全球领导者等。为此,该认证体系要求从三大类标准、36项指标出发,对植物园开展客观的数据评估和主观的专家评估。达到足够分数者,即可认证为国家植物园。

业内人士坦言,对照目前的认证体系草案,在我国众多植物园中相对“年轻”的上海辰山植物园除了科研水平这方面尚需进一步沉淀外,科普、园林园艺、资源应用能力等方面的综合实力在全国均名列前茅,该园的植物收集水平更是位居全国第二。

和国家公园相似,国家植物园也是国家自然生态系统的代表,具有全球价值和国家象征。开展具有国际水平的科学研究,在区域或全球范围内发起或参与区域性和全球性合作,倡导植物科学和植物保护传播,国家植物园将更有国际话语权。

“一旦国家植物园认证体系明确,上海辰山植物园将全力创建。”胡永红表示,该园将继续深化药食同源植物研究,参与生物医药的“上海方案”,发挥特色经济植物在乡村振兴和美丽乡村中的作用,同时,构建更强大的国际交流体系,加强多层次文明对话,增进国际社会对中国、上海的了解和认同。

辰山草地音乐节  蒋迪雯 摄

[责编:张德会]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