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禾深山中有家“红军医院”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5-13 16:25:13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通讯员 邓和明

在嘉禾县晋屏镇瓦窑头自然村中,有一处只留下一米余高墙壁的旧址,这是当年被当地老百姓誉为“红军医院”之地,由于年代久远岁月变迁,“红军医院”已然倒塌,但在遗址之上,繁花盛开,郁郁葱葱,仿佛红军长征的精神熠熠生辉。

嘉禾县是革命老区,当地中共嘉禾南区支部旧址(萧克故居)、“红军树”、“红军墓”等许多革命遗迹广为人知。相比而言,“红军医院”的由来却鲜为人知。

5月11日,笔者前往瓦窑头村,经过几天的走访,揭开了“红军医院”那神秘的面纱。

“老乡你好,请问有人吗?我们想到你家借宿一晚。”1934年11月一个冬夜,寒风凛冽,瓦窑头村村民赖愿生正打算上床休息,突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了大山的沉寂。

赖愿生往门缝里瞧了瞧,只见门外站着三个年轻男子,其中一个男子半倚在另一名男子身上,好像是受了伤。见此情形,赖愿生感到很害怕,他怕是“白狗子”上门了。

此时,门外的敲门声又“咚咚咚”地响起,且比先前更加急促。赖愿生是村子周边有名的赤脚医生,出于一个医者的本能,他还是打开了那道小木门。

“老乡你好,你不要害怕,我们是红军。”敲门者和蔼的说着并把证件递给了赖愿生。

早就听说起过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赖愿生很激动,赶紧打开门让红军进屋。

赖愿生把受伤红军扶到自家床上躺着,随后点燃家里平时都舍不得用的桐油灯,借着灯光小心地替受伤红军清洗伤口、敷药、包扎等,整整忙了几个小时。

从交谈中得知,三人是中央工农红军“红星”纵队的战士,他们途径甫口时遭遇了数倍于他们的国民党部队伏击,战斗异常激烈,许多战士都在战斗中牺牲了,他们就是在这场伏击战中受伤的,为了不拖累大部队前进,才把受伤战友背进山里来的。

第二天,乡亲们听说村里来红军了,纷纷带着东西前来看望红军,但红军不愿意接受乡亲们的东西,并且向乡亲们讲起红军的革命事迹,宣扬红军的革命宗旨和革命精神。

第三天,受伤红军的伤还未痊愈,但是为了避免引起国民党军队的注意给乡亲们带来灾祸,他们执意要离开,临行还把身上仅有的一个银元硬塞给赖愿生:“我们红军是有纪律的,我们不能要你们的一针一线,你一定要收下这些钱。”

赖愿生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并把自己采摘的中药包裹好,叮嘱他们记得按时服用。山路崎岖,赖愿生怕红军迷路,坚持要送他们一程,这一送就是十几公里。一路上,他与红军相互照顾,相互帮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虽然与红军相处只有短短三天,但是赖愿生深深的感受到了红军身上不畏艰难、不怕吃苦的革命精神和不拿百姓一针一线、凡事为百姓考虑的革命情怀。

送走了红军三人后,瓦窑头村以及周边的顺子窝村、观音窝村、竹山脚村等村,又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掉队的红军。有的是乡亲们在田间干活时遇到的,有的是红军主动前来问路的,还有的是红军前来寻药问诊的……

这些掉队的红军或重或轻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村民们看到红军,都主动的把红军安顿在自己家里,然后再带着他们来到赖愿生家中诊治。相隔瓦窑头村十里之外的杉树下、狗头骑、白银山等村的“赤脚医生”李水宝、王建成、曾运成几人知晓此事后,也赶来赖愿生家中帮忙给红军看病。

一时间,赖愿生家那间仅有20多平米的泥巴房子,就成了一家“红军医院”,而赖愿生也无形中成为了这家“红军医院”的“院长”。

虽然“红军医院”因为历史的原因没有被保存下来,但是红军和老百姓之间“血浓于水”的故事却一直流传至今,红军精神也一直激励着嘉禾一代又一代人,在奔小康的路上奋勇前行。

[责编:陈志杰]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