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仙,欲仙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4-02 11:04:08


九妹仙

JIU MEI XIAN

— 遇仙,欲仙 —

你觉得美是什么样子的?

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隽永?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悠然缥缈?还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大气磅礴?

我走南闯北几十年,看过了南国的花北境的雪,领略过大江大洋的广阔和神秘。然而,最高的山,最长的河,都美不过九妹仙。每每在梦里见她,我的心弦震颤,泪红了眼。想要久久在梦里徘徊,与她相拥得久一点,再久一点;同时,却恨不得这便醒来,光着脚赤裸裸回到她怀里,依偎,再不分离。

她是我的故乡,是我因着梦想而狠心抛弃的地方。她给了我骨血,在我奋力朝外飞翔的时候,只用慈爱的目光送我。当我羽翼丰满,歉疚回望时,她给的永远都是最灿烂的笑脸,再挥挥手,说你去吧,我等你倦鸟归巢,永远不怕落空地,等你。

或许是有了些年纪,征服星辰大海的豪情壮志,时不时和思乡情面对面碰撞,千愁百绪便要折腾一回软弱的肚肠。去年参加敦煌沙漠徒步,极端的环境催逼,不知为何,思乡的情意喷薄而出。九妹仙,我在异地他乡,满心满眼都是你的模样。

那夜,当朋友们意气风发庆祝一天的胜利,我躲在帐篷里,在手机上敲下这封给九妹仙写的情书:

“爱,你青山绿水,山路蜿蜒;恋,你美丽传说,人善歌甜。纵使走到异国他乡海角天边,心里揣着我的九妹仙;哪怕白发苍苍,模糊了双眼,只想回到我的九妹仙……”

本只是游子从心里流淌出的相思,意外地,引起了许多共鸣。华辉为它配上了曲并亲自演唱,一字一句,每个旋律,天然去雕饰,不过是两颗红彤彤的心掏出来给故乡看,你看呐,九妹仙,你的儿女没有片刻将你遗忘。


魂牵梦萦: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歌曲《我的九妹仙》问世后,安仁同乡们纷纷联系我,千言万语,说的都是爱和思念。在家乡的积极诱惑我赶紧回去看看,“咱们家乡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比你记忆里更美,更仙”;同样漂泊在外的,相约着放下手头繁杂的事情,“别叫九妹仙久等”,再则,“我们能为她做点什么呢?”

正在做的其实有很多,帮助同乡在各个城市就业创业、投资家乡的教育与产业、宣传家乡的文化和产品……可私心里总觉得不够,不够,还不够。

我们一拍即合:如此美的九妹仙,总要叫更多人看到才不辜负。

我决定,为《我的九妹仙》拍摄MV,用饱含深情的镜头,将她的眉眼梨涡、一瞥一笑纪录下来。有句话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九妹仙究竟为何叫我们魂牵梦萦,世人一看便知。

说走就走,一直关注我创作的赖翅萍教授、曲作者和演唱者谢华辉最懂我的心思,欣然接受邀请;同乡曹中华、颜学艳两个春节都没有回去了,自然心痒痒;广东安仁商会执行会长张小平和段氏新能源董事长段知文听说我要回去拍九妹仙MV,马上改变行程,都连夜一起开车赶回老家。

一路朝着家的方向,心里某个地方迎来久违的春天。是熟悉的山,是渴慕的水,是让眼睛瞬间重回清澈的那一把青。

赖教授只从我的文字里念想过九妹仙,此刻,我笑问她是否言过其实,教授答:“面如花,心如佛。”

一眼就撞入心底,只怕赖教授和九妹仙有缘。所谓的初遇,冥冥中,也是种久别重逢。

怀揣着激动的心踏上故乡的土地,安仁县政协副主席,文联主席李琼林、安仁电视台台长刘外洪、永乐江镇镇长周志雄、九妹仙村委书记杨新娥都已经在村委会门口迎着我们——他们,是一直为着安仁和九妹仙的发展殚精竭虑的人。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讨论策划,临近中午基本思路已经出来,MV画面以叠石为主要背景,因为天空雾气蒙蒙,拍摄画质效果一般,这次以采风为主。后续的拍摄,便交给了安仁电视台副台长肖拾全负责。肖(副)台长敬业尽责,许多镜头拍摄难度大,既要天时又要地利,他费了许多心思,也冒了不少危险。当然,这是后话了。

只说此时,从村委会党群中心一出门,九妹仙便迎面扑来,满眼都是黄金绿。


起源:人间仙境有奇缘

同名山相比,九妹仙海拔并不高,不足400米。但它在周围众多的小山包中,是最雄伟的,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加上颇仙气的山名,便多了一种神秘感。

想必她是李琼林主席的缪斯女神,因此给人科普起来,便滔滔不绝:仁者安仁,仙山叠翠,安仁号称“天下第一福地”,素有“神农故郡”“南国药都”之美誉。炎帝神农氏的足迹踏遍安仁的山山水水,将灵秀之气注入它的筋骨血脉,留下了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故事传说:采茶九龙庵、野炊香火堂、洗药药湖寺、教民香草坪……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安仁多仙山——九妹仙、金紫仙、玉峰仙、盘古仙、鸡冠仙、五峰仙、猴昙仙、凤凰仙、凤仙等,大小仙山有上百座,多以“仙”命名,仙气缭绕,宛如人间仙境。

李琼林主席说要上九妹仙,须从后山上去,于是带我们沿着山脚绕到后山的羊肠小道,攀援直上山顶。

其时正是杜鹃花开,映山红绽出似火红艳的时节,漫山欲滴的绿色,经簇簇或鲜红或紫艳或素白的杜鹃花的点缀,鲜妍色彩,最好的画卷都难以描摹万一。

离开家乡十多年,似乎一直没再见过小时候叫映山红的小花了。今日一见,童心一下子被激发起来,我鼓动大家摘几片花入口,咀嚼一番我童年时光的味道,伴着直入眼帘的景色,人生数十载经历过的酸甜苦辣此刻沉淀下来,徒留下山花烂漫的欣妍。

穿过一片浓密的灌木丛,接近山顶时,几块独立的巨石叠加在一起,相拥便是整体,又各自独立屹立,顿感豁然开朗。云集叠山上,人处云雾中,万里缭绕仙气里,真真的腾云驾雾之感。放眼看去,天和地敞亮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坦荡,包容……

眼前这幅巨大的田园山水画,就像是一个大弧形的画盘,天际处是渐淡渐隐的黛色盘边,盘中是五彩斑斓的鲜活。各种色块看似杂乱无章,如稚童随意涂鸦,然而那种率意而为的潇洒,却又像是最高明的画家挥洒而就。

真想将我所见的景色,用VR递到你眼中,你看,那一大片绿油油的农田,映着淡淡的天色,浅灰色的田埂将天色的水田分成无数无规则的小块,显得比那些规整的色块更加写意,如一幅色彩淡润的中国水墨画;你看,水田中,几个农民正赶着牛在耕田,他们用汗水播下希望,千百年来,不改初心;你看,那些颇具江南特色的古朴民居,就像画家用寥寥几笔勾画,点缀在画中,静中有动,物中有人,水墨画便有了生命,引着你,做一回归园田居的梦。


乳汁甘泉:泪水打湿妈妈的脸

入得画中,怎不放飞豪情?

华辉攀上叠石,立即喉咙痒痒,“好似已远在天边,又像总在眼前,黄竹掩映的九妹仙。造了我的骨血,泗江,乳汁甘泉灌溉敢于梦想的童年”。他浑厚有力的男中音在山谷里回响,“爱,你青山绿水,山路蜿蜒;恋,你美丽传说,人善歌甜”……

我站在这幼时远眺过的山顶,隔着几十年光阴,彼时我是一心要走出大山的少年,如今,我要带人们来一睹这大山的至美容颜。我变了,我也没有变。

“那天我离开你的怀抱,泪水打湿妈妈的脸。何日再见,我的九妹仙”,我情不自禁唱了起来,今天我回来见你的面,九妹仙,可是我,再也见不到妈妈的脸。

我将哽咽藏在歌声里,泛红的目光藏到青山绿水间,不叫任何人看见。

此时,大山脚下,平素暗流汹涌、其势滔滔的永乐江变成了一条银白的带状物,从画盘中蜿蜒穿过,如一条悠闲的小白蛇在其中迤俪而行,又如一条银丝带将各种不同的景致串了起来,使之成为一个和谐而有韵味的整体。

也许,永乐江是九妹仙畅游的人间天池,也许,我挚爱的妈妈,正在静谧地安眠。

我放开怀抱,站上叠石,上前一步是一景,后退一步又是一景;左看是一景,右看又是一景,满眼皆春。

眼前的景色令我们陶醉,使我们流连止步,差点醉倒在丰沛的氧离子之中。

顺着叠石下山,遇到一个小池塘,又驻足观望。那池塘清澈得有点不真实,水里面几条游弋的小鱼像嬉戏于镜中,掬一捧水尝尝,虽略带土腥味,却是甜甜的山泉味道,一口,仿佛能拂走胸中块垒,回到童年的轻松肆意。


九妹仙寺:爱你美丽传说

一路跋涉,我们一行二十多人登上九妹仙寺。只见云雾缭绕之中,古树参天,巉岩壁立,跳出世俗纷扰,寻求心灵静谧,未尝不是一次求仙问道之旅。

倚棵老松古柏,或天马行空,或谈天说地,定然无拘无束,行云流水;若有雅兴,大可席坐溪石,伴着飞瀑,坐听松声涛音,看风云岚气,乘物以游心,涤俗而养中……此情此景,不是仙人胜似仙人。

镇长周志雄告诉我们:道家追求长生不死,渴望得道成仙,于是人类首先开始寻求自然的庇佑,或于名山大川之间,或于奇绝险峻之地修仙悟道。而能被称之为“仙”的山,一定会有一个关于仙人的故事,九妹仙也不例外。

九妹仙属于罗霄山脉的半山半丘陵地区,整体地势自东南向西北倾斜,形成了“三山夹两盆”的地貌格局。相传炎帝神农氏始种五谷以为民食,制作耒耜以利耕耘,遍尝百草以医民恙,制麻为布以御民寒,陶冶器物以储民用,削桐为琴以怡民情,日中为市以利民生,剡木为矢以安民居,重演八卦以探天象。

又有传说,道泗江洪水泛滥,乃千年蜈蚣精作怪。鱼尾龙身的鲤鱼精求王母赐宝,炎帝采药路过,助其降服蜈蚣精,并施法让洪水变高山,御封仙山,老百姓建龙女寺,鲤鱼精享受香火供奉,脱下鱼尾,化身龙女,乐施草药,飞升成仙。龙女排行老九,遂称九妹仙。

“草药不到安仁不齐,中药不到安仁不灵,郎中不到安仁不出名”,很多地名典故都与炎帝神农氏息息相关,故亦称为“神农故郡”。远的不说,在继承和发扬华夏共祖炎帝神农氏的文化遗产方面,安仁县发掘了神农“药”文化(炎陵县发掘了神农“陵”文化,茶陵县发掘了神农“茶”文化)。

如今,安仁“赶分社”被列入了湖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被作为中国二十四节气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入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黄竹:九妹仙的天然户外运动场

从九妹仙下山,已经过了午时一点,云雾化作了小雨越下越大,我们赶紧跑回村委会吃午饭,典型的农家菜,青菜特别甜,猪肉特别香,大家都狼吞虎咽起来……

此行的最后一站,就是我的老家黄竹,现在已然成为九妹仙村户外运动的打卡网红地。

黄竹群山环抱,一座山一个形状,一座山一个传说,分别冠名狮子山、老虎岩、兔子头,属典型的丹霞地貌。它由四个寨子构成,以丹岩堡寨为特色,穿坦、洞穴形貌罕见,药泉为纽带,竹子为史脉,集山、水、林、洞、佛为一体,聚雄、奇、险、秀、巧为一身。

黄竹偏僻一隅,但盛名已久,大旅行家徐霞客曾大为赞叹:山顶相连,沟壑纵横,山环水绕,寨坦错落,精巧处如精雕细琢,巧夺天工;宏伟处如横空出世,壮志凌云。

丹峰林立,红岩绿水,怪石幽洞,一年四季绿叶、三季花香,绘成罕见的奇妙丹霞地貌景观。狮子岩洞口高悬,绝壁临渊,洞中冬暖夏凉,崖壁陡峭,古木苍穹,灌木环绕,美不胜收——山异、水美、石奇、洞幽、风情万种的自然风光相得益彰。

山上是我小时候放牛砍柴的地方,沿着逶迤的山脉,来到黄竹掩映的褐色山崖,从长出花朵的山石缝隙里,领悟生命的暗示;在长满冬茅草的山坡上,赖教授、谭如斌老师、还有村支书的孙女像野丫头一样疯跑,大笑 ,尖叫,抖落了城市兵荒马乱的盔甲,她们个个身轻如燕……



山河正春,岁月不老。九妹仙啊,躺在你柔软的不染清愁的草丛里,我们都像新生婴儿一样纯净,快乐。

遇到九妹仙,就像遇到一生中最美的梦,踏入险境,便忘了凡尘。那光,照着青碧的山,也照着纯澈的心;那水,淌过生命的河,也滋润干涸的眼睛;那山,你无论走到哪里回头望,它是你不动不摇的后盾……

在九妹仙,遇仙,放下烦扰,飘飘欲仙。

等我,用VR,带你成仙。

作者简介:谭贻国,湖南安仁人,跨界诗人,作家。深圳市大象虚拟现实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市虚拟现实产业联合会会长,2020年度中国诗歌春晚十佳新锐诗人、肇庆市作家协会顾问、人民艺术诗社社员、宝安区作家协会会员。专注于虚拟现实领域的VR产业发展和诗歌等文艺创作。出版了抗疫题材诗集《大象望月》、报告文学《手机风云》、中国第一部反映手机产业的财经小说《手机江湖》等。创作了《我想和你一起》《走进春天》《好久不见》《九妹仙》等数十首歌曲。

[责编:李素娜]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