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之——血色溆浦

[作者:陈少凯]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3-24 22:22:34

作者丨陈少凯

1934年10月,由任弼时带领的红六军团和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在川黔地区会师。1935年初,红二、六军团根据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组成了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湘鄂川黔军委分会,贺龙任主席,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等任委员。革命武装力量在湘鄂川黔根据地迅猛发展到12000余人,使湖南军阀何健惶恐不安,即电蒋介石告急。同年10月,蒋介石调集中央军120个团近20万的兵力,组成东、西、南、北四路纵队,采用经济封锁,筑堡推进的策略,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大举“围剿”。

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贺龙率领的红二、六军团撤离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突破“围剿”。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决定战略部署向东南方突围,形成“湘西攻势” 以雪峰山屏障,在其南、北侧相机运动歼敌。由肖克、王震率红六军团占领新化县城,使敌军产生红军要“进攻湘中”的迷惑假象,牵制住敌军往西调集重兵,然后,红六军团迅速回撤溆浦桥江与红二军团会合,兵分两路往雪峰山区转移,第一路由贺龙率领由岗东、上团往新化老鸦田、隆回司转移。第二路由肖克、王震率部由蛇湾、两丫坪至龙潭后,折往隆回司与红二军团会合。随后,往贵州战略转移,实现西进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的战略目的。

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方面军总指下达“战略突围”总命令,红二、六方面军在桑植县刘家坪集结突围。标志着红二、六方面军万里长征的开始!

1935年11月22日,红二军团直属队、红四、五、六师及红军学校,成功突破敌军李觉纵队在沅水布防的封锁线,迅速向溆浦、辰溪等境域全线推进。11月27日上午9时,红 四、五师占领辰溪县城,红四师在辰溪休整筹粮和扩红300余人;下午五时,红六师占领溆浦县城。同日,肖克、王震率红六军团占领新化县城。

1935年11月28日晌午十二点,贺龙率总指挥部、二军团直属队、红军学校及大行李(辎重队)进驻溆浦县城。总指挥部驻扎县城老天主堂(今妇幼保健院),直属队和红军学校及大行李扎营城东郊寺坪(今人民体育场)。

溆浦,是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古县,民间历来有重视教育的传统,民风既崇文又尚武。溆浦老百姓在思想上比较开化解放,信奉真理敢为人先。早在大革命时期,共产党人在溆浦就培养出了红色革命基因。1926年秋,中共中央发出《第一号通告》,要求各地“急速成立农委”,“努力农运工作”,“尤其是湖南做为农运工作中心”。中共湖南区委要求党员和进步青年回家乡开展“农民运动”,其时,中共优秀党员翟根甲受中共湖南区委派遣,回家乡溆浦开展农民运动,次年成立了两丫坪苏维埃政府,并发展100余人农会武装力量……。1926年8月,中共湖南区委通过国民党省党部加任中共党员向五九为溆浦县党务特派员,同年9月成立了中共溆浦县第一个党支部,直属中共湖南区委领导……。1916年,向警予回溆浦办女子学校,宣传反封建革命新思想……。共和国成立前,全县共发展有23个地下党支部。溆浦红色氛围浓厚,革命热情高涨,出现过一大批优秀的革命先驱,其代表人物有:向警予、邓乾元、翟根甲、向五九、向仲华……。

红二、六方面军长征在溆浦县停留27天中,红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商铺照常开门营业,民众日常生活没有受到干扰。红军把宣传工作当成一项战胜敌人的革命传家宝,在地方党组织的大力配合下,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宣传工作,张贴文告,刷写标语,散发传单或组织群众召开批斗大会,斗土豪打劣绅,将没收的财产分发给贫苦民众等。一时间,城镇乡村的壁板、墙面、岩石上到处都是红军留下的标语:“废除一切苛捐杂稅”、“工农武装割据”、“人人平等自由”、“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打土豪除劣绅,财产均分工农”、“对日宣战,抗战到底”、“打倒人民公敌蒋介石”等等。红校学生经常上街为群众唱红军歌,如《红军纪律歌》:

红军纪律最严明,行动听命令,不敢胡乱行。

打土豪要归公,买卖要公平,群众东西不能拿分文。

说话要和气,开口莫骂人,工农团结好像一家人。

出发与宿营,样样要记清:

上门板,捆谷草,房子扫干净。

借物要归还,损坏要赔钱。

大便上厕所,洗澡避女人。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个个要执行。

《当红军歌》

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

官长士兵都一样,没有谁来压迫谁。

当兵就要当红军,帮助工农打敌人。

买办豪绅和地主,杀他一个不留情。

当兵就要当红军,退伍下来不愁贫。

会做工的有工做,会做田的有田耕。

当兵就要当红军,冲锋陷阵杀敌人。

消灭军阀和地主,民族革命快完成。

红军进驻溆浦期间,展开了广泛的革命工作,帮助地方党组织成立了15支共800余人的游击队武装,惩处土豪劣绅381户,谷物2万余石,家什物品8千余件,衣物万余件,全部分发给贫苦民众,将没收的数万银元充为军饷。红军为广大群众谋利益,深受人民群众拥护和爱戴,社团群众自发组织“劳军慰问团”送猪送羊,溆浦商会为红军捐钱筹粮。

红军在宣传革命思想的同时,在县城、麻阳水、观音阁、花桥、低庄、岗东、两江、桥江、水东、两丫坪、龙潭等地积极展开“扩红运动” 。正如毛主席对红军长征时的评价:“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1935年12月7日,扩红大会在溆浦城东寺坪召开,来自全县各乡村3000余入红新兵在寺坪集结,上万群众送儿郎参军,场面盛况空前,情景十分感人。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甘泗淇等红二、六总指主要领导在大会上讲话发言,溆浦籍红军干部荆吉生讲述参加工农革命军的亲身经历。这次扩红3000余人中,有六支游击队集体参加红军。当时,红二、六军团长征时的总兵力只有12000人,这就意味着红军队伍里每5个人当中就有1个人是溆浦籍子弟。红二、六总指专门为溆浦籍子弟成立了“红新团”。自此以后在《红二方面军长征日记》战斗序列中有了“红新团”的身影。

红军在溆浦扩红,民众自发参加红军跟蒋军招兵靠抓壮丁,形成了鲜明对比,正所谓:“得道多助 ,失道寡助”这是民心所向,也是溆浦人民用革命行动对蒋政权最响亮的回答!同时,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宣扬共产党人“共产共妻”的诬谬。在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扩红史上,溆浦子弟参加红军的人数创扩红之最,对工农革命时期产生了深远影响。红二军团十六师师长周仁杰将军在解放后回忆溆浦扩红时说:“这里的群众基础好,老百姓很支持我们。”

溆浦人民对革命毅志是坚定不移的。1927年5月24日,溆浦县城发生“敬日惨案”25名共产党人惨遭屠杀,唯一幸存者翟根甲曾豪言道:“溆浦人干革命凭的就是一股狠劲,前面在砍脑壳流血,后面的人又继续跟上。” 红军长征时期,溆浦3000好儿郎能参加红军,这就是溆浦人民在流淌着鲜血的路上,对革命前仆后继的红色传承。

红军队伍撤离溆浦后,一场腥风血雨接踵而来。蒋介石反动政府反攻倒算下达了“清乡肃匪”令,凡“赤匪红属”,“窝藏赤匪”,“资助赤匪”等都与“赤匪”同罪论处,实施砍头威慑镇压。执行血腥清肃令都是地方军和乡保民团,他们熟悉当地情况,清剿起来如㮰梳地。尤其是那些被红军惩处过的土豪劣绅,怀有深仇大恨,不惜血本组织反共民团,打出杀气腾腾的口号:“逢赤必杀,斩草除根”,“赤匪红属,断子绝孙”。3000儿郎参加红军,红属遍及全县,白色恐怖席卷而来,红属处于“逃的逃,躲的躲,抓住被砍头”的悲惨状态。其时,也有不少伤病和掉队的红军被抓。

1936年3月初至7月,溆浦大地血腥呛鼻,悲风如号。低庄江坪集市场一天里被砍头的红军及红属多达47人;观音阁岔路口一天里被砍头23人;溆浦城西郊茅草坪一天里被砍头84人;桥江朱砂溪古驿亭边一天里被砍头38人;两丫坪被砍头11人;龙潭被砍头35人……。

城郊夏家溪刘学德因将一名红军掉队伤员藏在牛栏草堆里被发现,刘学德和红军被当场砍杀在其家门口,其父母妻儿被抓进县衙大牢。

一男一女掉队红军躲进桥江曹坡村偏僻的碾子屋,并给陈姓屋主两块银元要其帮藏身楼板下,紧随着清乡民团跟进碾子屋搜查“赤匪”,屋主因害怕用手指点了点红军藏身的楼板,这两名红军就地砍杀在碾子屋溪河边。

大江囗荆姓父子抬着一名红军伤兵送往县城红军医院途中(红军己撤离),被县保安团捉住,其父子和红军伤兵三人被砍杀在岩鹰坪荒野中。

大湾村恶霸地主刘树春被红军镇压,其儿子刘铁根率亲属将同村红军家属张秋生一家4口堵在屋里放火活活烧死。

龙潭镇韩道美收留一名贵州口音的红军伤员,因伤势严重无药治疗也不敢请医,红军伤兵在他家阁楼上死了,多日后尸腐发臭,韩道美焦急万分,因民团搜查很严又霄禁,街上日夜都有团防巡逻队,红军尸体无法偷运掩埋。人尸腐臭是独有的气味,却被团防巡逻队嗅出了,韩道美被抓,搜出步枪一支,韩道美被枪毙在龙潭镇十字路口……。

据不完全统计,这场“清乡剿赤”大屠杀,全县前后被屠杀的红军和红属大约有1700人左右。但有的人却说远远不至,这次大屠杀到底有多少人惨遭屠杀,一直是有争议的话题,谁也说不清楚。

自19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溆浦优秀儿女向警予就跟上了早期革命的步伐,担任中共中央第一任妇女部长。溆浦人民紧随紧跟中国共产党干革命,历经了大革命时期,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一路伴随着共和国成长。不知道有多少溆浦优秀儿女热血染沃土,忠骨埋异乡。1999年,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授予溆浦县为:革命根据地县。

敬礼,高高飘扬的共和国国旗!您是无数英雄用自己钢身铁骨撑擎起来的国家尊严!致敬,红色庄严的共产党党旗,您是无数先烈用生命和鲜血谱写民族复兴的誓言!

[责编:邓玉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