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尺形的南元宫巷依然熙熙攘攘

[来源:潇湘晨报] 2021-03-07 08:02:02

▲南元宫巷北接解放中路,巷口有路牌。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作者在劳动村的家里看书。

南元宫巷位于长沙芙蓉区,南起人民路,北止文艺路(今解放中路),街道呈曲尺形,因古道观“南元宫”位于此地而得名。现南元宫已不存,但南元宫巷却依然熙熙攘攘。

南元宫旧址在今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笔者为该院职工家属,在南元宫巷一侧的劳动村居住过几年。不论过去与现在,我对南元宫巷的每一处都是记忆与牵挂。 文、供图/吴志强

巷中间被动了“大手术”,巷子与医院浑然一体

每次站在育才学校门口,可以看到一块醒目的路牌,上面写着“南元宫巷”四个大字。要逛南元宫巷,我觉得还是从那里开始移步为好。因为要不是那块路牌,人们还难以想象从那里走进去还有一条巷子。南元宫巷总共一华里左右,步行不用十分钟即可从头走到尾。

巷子两端有些店铺,有点巷子的味道,巷子中间一大段似乎被湘雅二医院动了大“手术”,难见巷子的模样。从狭窄的小巷,行至那儿,陡然空旷,没有了围墙,没有了商铺,两侧视野可以看得老远老远,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穿越了时空。

陡然空旷处两栋大楼高耸入云,那是湘雅二医院的内科楼和外科楼,再往远一点的地方望去,则是医院的科技楼,再移动一下脚步,又可眺望到医院的精卫楼和五官科楼。要不是内科大楼、外科大楼上钉着块门牌号“南元宫巷12号、8号和6号”,你真难想象脚底下踩着的那条水泥路就是穿越医院的南元宫巷,它已经和医院浑然一体。

我感叹医院历史保护意识真强。可不是吗?老内科楼拆除后,新内科楼在原址拔地而起,但老内科楼的一堵红砖墙被保护了起来。新内科楼的墙上还钉上了个门牌号,门牌号上还有个二维码,扫一扫你可以获得更多信息。

再沿着那条已不是巷子的巷子前行就是“雅园”,那是医院的职工食堂。清早我常到那里买早餐,那里的肉包子是我的最爱,吃了几十年。咬一口,油水四溢,香而不腻。虽说是职工食堂,但就餐者根本就不局限于职工,每到就餐时间,餐厅爆满。

出了“雅园”,下个斜坡就到了南元宫巷位于人民路的巷口。在那里,巷子的模样又回来了。周围商铺林立。与之交会的也是一条颇有历史故事的复兴街街口。

南元宫巷最窄处只有四五米宽,但却是条人流、车流如织的巷子,车流高峰时,哪怕你开的是跑车,入到巷子也只得爬行。

“要停车啵,只要20元啦”,附近有个叫黄泥坑的小区,那里见缝插针硬是开辟出了许多停车位。那里的大妈、大婶,大清早就举个“有车位”的纸牌,直奔南元宫巷,逢车就笑容满面找停车生意。我曾遇到过好多次,车子走走停停,本不畅通的巷子更显堵,不过她们揽来的生意也还可观,听一大妈说她一个月下来也有好几千块哩!

巷中土墙,部分墙体被用玻璃橱窗镶嵌

清光绪《善化县志》记载:“南元宫建于清初,光绪元年修复。”南元宫即玄帝庙,主祀玄武大帝(即真武大帝),今已不复存在。现在南元宫巷古土墙很可能就是古南元宫的宫墙。

如今这段古夯筑土墙尚存并得以完美保护,部分墙体用玻璃橱窗镶嵌,透过玻璃可一览其“真容”。

关于那段土墙,有种说法,说那就是南元宫的宫墙。墙上留有许多子弹孔痕迹,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军修筑的防御工事,也是城区保存至今的极少的抗日防御工事。墙上那些枪眼似的小洞,我曾凝目注视过,对此我深信不疑,只有子弹才能射出那么一个个的小洞。遗憾的是现在土墙虽得到了保护,但透过玻璃橱窗看到的土墙已被“加工处理”,上面那层经历了枪林弹雨、风吹雨打的老土已被请了下来。

以前我关注那段土墙,除了那些弹痕,对墙头上长出的杂草、灌木也颇好奇。尤其有棵不知名的灌木如迎客松似的向外生长着,不由感叹世上有些东西的生命力之顽强超出了你的想象。“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放在此处不知是不是生搬硬套。管它哩,想不出什么其他华丽辞藻就姑且套用一下吧。现在除墙体被保护外,墙头也盖上了防雨檐,古土墙也过上了幸福安康的日子。

闹市中的“劳动村”,烟火味浓又浓

南元宫巷两侧分布着湘雅二医院的劳动村、文艺村、大院和南元宫4个生活小区。除大院外,我家在上世纪80年代还在劳动村当过好几年的“村民”。

当你还在兴致勃勃观赏那段古土墙的时候,你眼睛的余光一定会被近在咫尺的四栋整齐划一,统统只有八层的小高层吸引。高层的一侧又新近冒出一座又一座的玻璃“楼阁”——新安装的户外电梯,那就是劳动村了。

昔日之劳动村可不见今天之气派非凡。不过也难怪,它是叫劳动村嘛,总得有点名副其实。

我家入住劳动村时,村中也只有几栋房子,周围还用围墙围着,围墙外就是南元宫巷。楼房清一色的四层,前后间,通走廊。我家所住的那栋最“豪华”。说它豪华,是因为各户都有自家的厕所。其他那几栋则有点可怜兮兮,住户需要跑到楼梯拐角处的那间“共享”茅屋去方便。脑海中我不禁浮现出昔日场景,上、下楼经过厕所时会习惯性地捂鼻急速通过。

我家住4楼,由于是顶楼,隔热层又极其简陋,夏天炎热,房子似蒸笼。每天下班后,妻子第一件事就是地上洒水,竹床上洒水,一张厚厚的床单水中浸湿,往窗户上一挂,来个人造“水帘洞”。然后才是生火做饭,解决肚子吃饱问题。此时,家家户户劈柴生煤火,炊烟四起,犹如山沟里的村庄。

夜深,热得实在太难熬,妻子出了“馊主意”,“到乡下去弄些稻草来,放在隔热层上隔热”。闻之,我笑她“你要为上面的老鼠‘安得广厦千万间’哦”。

隔热层是老鼠的天堂。老鼠们作息时间跟人正好相反,越是夜深人静,它们在上面奔跑得越欢,跑起来,犹如万马奔腾。受其“感染”,有时你也会“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睡意全无。

生活苦是苦,但我们懂得苦中寻乐。我们同一楼层几户人家,和睦相处,亲似一家。房子小,便敞开门户,拓展空间。谁家里炒菜,炒得香味扑鼻,会一声呼唤,钻进去瞧瞧,顺便夹上一筷子。还有好几次我们每家出一个各自的拿手好菜,端到一起去来个大聚餐。

漫步南元宫巷,一切都好像“面目全非”,真的么?知否,知否,南元宫巷,巷名依旧。

[责编:邓玉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