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将军吴咏湘为啥批评陈毅“瞎指挥”?

[来源:岳阳日报] 2020-08-26 00:33:22


(吴咏湘(右一)在朝鲜阵地前沿。)

2018年12月21日,《凤凰网》军事频道刊发《此开国少将敢批陈毅“瞎指挥”,陈事后还当众检讨》一文。文章开头写道:“今天介绍的这位开国少将,名叫吴咏湘,是湖南汨罗市人,其一生经历也非常传奇”。吴咏湘将军为何敢批陈毅元帅瞎指挥?他一生有哪些传奇故事?

吴咏湘,1914年5月5日出生于湘阴县长乐乡龙洞(今汨罗市八景乡山阳村龙洞)。1930年参加红军。1932年入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军部谍报员,连长,团参谋长,营长,分区参谋长。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营长,团参谋长,团长兼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军分区司令员,旅长,军参谋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副军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1军军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38年,新四军茅山根据地。一天,新四军特务营营长吴咏湘接到老百姓报告,黄金山一带有人抢劫。吴咏湘立即亲自带领两个连跑步过去。到达黄金山后,发现抢劫者却是新四军独立营营长许维新手下的20多个人。许维新系原茅山地区磨盘山的地方武装游击队司令,新四军进驻茅山地区后,主动接受改编为新四军独立营,许任营长。看到特务营来了,这伙人并不逃跑。吴咏湘虽然气得两眼直冒火星,但还是冷静地决定不“刺刀见红”,而是包围缴械,集中训话,之后宣布:“枪留下,人回去。”

事后,许维新连夜跑到新四军一支队司令部,找到陈毅司令。陈毅听了许维新的报告后,当即掏出一张名片,在反面写了一行字,交给许维新:“不要紧,你去见吴营长,把名片交给他,他会把枪还给你的”

许维新拿着陈毅司令的名片来见吴咏湘,名片背面写道:“许维新是我们委任的独立营营长,听说你们把他们的枪缴了,希望你们如数还给许部”。

对于陈毅司令的命令,吴咏湘必须无条件执行,他立即把缴的枪交还。许维新刚离开,他委屈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大声叫嚷起来:“不调查,瞎指挥”!营里其他几个干部也都不服气,在旁边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吴咏湘大声命令文书:“立刻给陈司令写个报告,把许维新部所有的抢劫情况全部写上”。他顿了顿又说:“报告就说请陈司令派人来调查,如果是我们错了,就叫他给我们处分”。

陈毅看完报告,陈毅的心情十分沉重。沉思良久,他决定先给吴咏湘写封回信。陈毅在信中首先诚恳地做了自我批评,叙述了许维新找他求情的全部经过,同时也检讨了自己没有能详细说明道理,致使特务营的同志们对事情的处理有了情绪,他在信中还说道:“这个责任主要在我,不能责怪特务营的同志……”,接着,他又进一步讲明了为什么要这样处理许维新问题的道理。陈毅司令的这封回信竟然比特务营的长篇报告还多了好几页。

接信后,吴咏湘和特务营的几位干部反复读了不下十遍,他们都深深地被陈毅司令的自我批评感动,也被陈毅司令由浅入深的道理所折服,心中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们的共同结论是:我们对陈司令细致的工作服气了。

许维新从那次缴枪还枪事件后,也懂得了遵守革命军队纪律的道理。后来,在新四军的熏陶培养下,许维新成为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他的“独立营”也被改造成新四军一支勇猛善战的部队。

一辈子怀念第一个班长

1930年夏,16岁的少年吴咏湘参加了乡里的少年赤卫队。之后,加入了红十六军,被分配到红七师三团五连五班当战士。吴咏湘的第一位班长只带了他两天两夜就牺牲了,吴咏湘甚至连班长的名字都不知道,却在心里怀念了他一辈子。

班长的脸上有长长的伤疤,从左颧骨穿过左眼皮和鼻尖,捎带右嘴角,一直到右下巴边。班长给吴咏湘戴上红十六军的袖标,又教吴咏湘打绑腿。吃饭时,把自己的菜夹一半给他。晚上,吴咏湘睡在稻草铺上,半夜被冻醒后,又忍着寒冷继续睡。天亮时发现,班长分了很多铺草盖在了吴咏湘的身上。

早饭后,吴咏湘参加射击训练,因为姿势不对,被连长狠狠批评了几句,吴咏湘感到委屈。傍晚,班长再次带吴咏湘到河边练习射击,并告诉他:“你一枪打不死敌人,就可能被敌人一枪打死”。

一天半夜,吴咏湘在梦中被班长叫醒,连夜奔赴荣家湾车站。在一座黄土岗的争夺战中,吴咏湘跟在班长的后面,冲向高地,夺取了敌人的一挺重机枪。为了拿下车站,团里组织敢死队,五连连长任队长,吴咏湘和许多战友都报了名,但只有班长被选中

东方发白的时候,红十六军占领了车站,老百姓欢欣鼓舞。一脸硝烟和疲惫的连长拿着一支枪来到吴咏湘面前,双手托举,郑重地说:“这是你班长的枪,他请我交给你。今后你使用它!不要忘记你的班长,他是我们的好同志。”

班长牺牲了,但班长那颗关爱新战士,忠于革命的红心,还有他那种奋勇战斗,不怕牺牲的精神,深深记入了吴咏湘心中,成为吴咏湘终身学习的榜样和楷模。小红军吴咏湘手握班长留下的钢枪,跟着红旗,坚定地走上了革命战场,在炮火硝烟中不断成长。

重情重义保护战友

1967年,吴咏湘将军已经病势沉重。当时,运动中的夺权和揪斗的狂潮,已经给将军的许多老战友戴上了“走资派”“叛徒”和“反革命”的帽子。看着眼前这一切,病中的将军心忧如焚。他每天收听广播了解形势,关注造反派冲击浙江省军区的动态。他心痛那些被打倒的战友,想方设法照料他们的孩子。他还强撑着病体,多次接待针对傅秋涛将军和钟期光将军的造反派外调,用铁一般的事实,义正词严的批驳强加给两位开国上将的不实之词,为老战友的清白作证。

1970年3月16日,吴咏湘将军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临终遗言:“存款3600元作为此生的最后一次党费,上缴党组织!遗体奉献给祖国的医学事业!”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