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问”到《天问》:屈原《天问》与桃江天问阁考

[来源:桃江县政府网站] 2020-04-24 11:19:05

今天是第五个中国航天日,国家航天局宣布,将我国行星探测任务正式命名为“天问”,将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命名为“天问一号”,同时公布了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标识“揽星九天”。

国家航天局总工程师葛小春介绍,“天问”来自中国伟大诗人屈原的长诗,是屈原对于天地、自然和人世等一切事物现象的发问,表达了中华民族对于真理追求的坚韧与执着。体现了对自然和宇宙空间探索的文化传承,寓意探求科学真理征途漫漫、追求科技创新永无止境。

而在我省的桃江县,今仍存“古天问阁遗址”石碑,提示着我们在两千余年前屈原的发问。

屈原流放定居桃江考

在桃花江畔,有座风景秀丽的凤凰山,凤凰山座落在桃江县城之东,磅礴蜿蜒的资水与群山拥簇的桃花江在此汇合流入洞庭,碧水丹山,景色奇特。在这里遍布着两千多年前我国第一位伟大爱国诗人屈原流放桃江时的足迹。至今仍传颂着屈原在这里呵壁问天,一口气对天、地、自然、社会和历史提出173个问题,创作了被誉为“千古奇文”的《天问》,后人因此在这里为纪念屈原,建有天问阁。

据中国屈原学会名誉会长,曾任贵州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的桃江籍人士蒋南华考证,在顷襄王十四年(公元前286年)的金秋时节,屈原离开“汉北”(汉寿沅水牛鼻滩)、“狂顾南行”,渡“长濑”,“溯江潭”,途经沧浪之水,“宿北姑”,翻越崎岖的林间小道,于公元前285年春到了今益阳桃江地南的“溆浦”(《抽思》:“长濑湍流,溯江潭兮。狂顾南行,聊以娱心兮。轸石岁嵬,蹇吾顾兮。超回志度,行隐进兮。低徊夷犹,宿北姑兮。”)

屈原第二次流放是从当时的楚国国都、现在的江陵纪南城流放出来,开头是坐的“乘舲船上沅”,“朝发杜渚兮,夕宿辰阳”而“入溆浦”。“沅”是沅水,“枉渚”是常德。“辰阳”是汉寿,关键是“入溆浦”,这个溆浦在哪里?溆浦县是唐以后才有的,据《唐书·地理志》载:以溆浦之名正式命名是唐高宗武德五年的事。据考,2000多年前战国中期的溆浦位于桃江,即今桃江县界的武潭镇境内。

当时的溆浦是水名,不是地名。《水经注》记载,“枉水,一名沧溪,又曰苍溪”,即沧浪之水矣。

据《读史方舆记要》所载:“溆水《汉志》作序水,一名溆溪,又名溆川,《楚辞》所谓溆浦也。源出鄜梁山,西北流入沅江。”而此山正在桃江。1978年在县境三官桥乡出土了一块唐碑,上面清楚的记载:唐以前益阳县桃江地段叫浮梁乡,亦即鄜梁山,已载入1993年出版的《桃江县志》。民国孙家杰著《益阳之胜地与名人》,所载“屈原古迹”中也证实了溆浦是指桃江:“……又涉江篇曰沅、曰湘,距资不远,曰溆浦,则益之西境,意原涉江南常溯迴于此。”

屈原从郢都流入南楚,开始是坐船,但登岸后,他是骑马走骡马古道,或乘马车沿古道南行。有屈原诗为证。

步余马兮山皋(让我的马在山边逍遥)。

邸余车兮方林(把我的车停在树林旁)。

这里说的山皋,是依山傍水的高地,指的是桃江资水之滨。那时从荆州至长沙,有一条骡马古道,必须经过桃江。这条古道一直延续到唐代。《新唐书地理志》载:“望浮驿为唐代1639个驿站之一,驿路由荆州至长沙。”这望浮驿就是古桃花驿站。

从武潭到桃江要涉江,他在这里写的《涉江》辞中有一句“旦余济乎江湘”,“旦”是早晨,“济”是渡,是早晨渡江,即涉江。“江湘”也可具体地说,是指湖南桃花江境内的资江。因当时资江属梅山蛮统治地,没有江名,泛指为沅湘之间。

清《一统志》载“凤凰山,在益阳县西65里的桃花江,传为屈原作《天问》处。于此渡江,而行吟泽畔,即《楚辞》、《涉江》处也。”这里明确指出屈原涉江,就是资江的桃花江段。

古益阳县境的桃花江地区(今为桃江县),早在3000年以前就是楚国始社熊绎所在三苗国的中心地域。熊绎的先辈鬻熊曾为周文王之师,而三苗又加盟参加了武王伐纣的战争,因此周成王封赏开国功臣时,熊绎被封于楚令居长沙,史称长沙国。所以桃江自古就是楚国的发祥地,历史极为悠久。

在马迹塘、武潭、灰山港、大栗港及甘泉山相继出土了商代提梁卣、西周早期马纹簋、西周夔纹铜鼎及战国虎钮錞于、战国铁锛和西汉时期的四铢半两、五铢钱等数千件古代文物;在花果山、桃花江、湖莲坪、天湾、龙拱滩、马迹塘、杉树仑、石牛江、武潭、金光山等地所发现的十余处新石器时期遗址和数座商代、东周及汉代的古墓群,均是桃江历史最好的见证。

当时的桃江既为楚祖神农氏和熊绎始封之地,又是楚国的粮仓。唐尧时期的武陵高士,尧帝欲拜为师的善卷,曾在桃江善溪隐居;而春秋时期与孔子同时的高士“楚狂”接舆又是桃江修山附近的舒塘柳(陆)溪人,因此,桃江自古是一个“山深水曲,木茂土肥,老者古而朴,壮者健而驯,幼者秀而慧,衣冠不饰,礼义相先”的礼仪之乡(清·湖广总督李瀚章《游洪崖寺记》)、屈原几纪艰难跋涉来这里“天问”而“迷不知吾所如”,显然并非是无心的盲动。加上传说中屈原纳了桃花江女子女媭为妾的原因,所以才有屈原自顷襄王十五年(公元前285年),至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在桃花江生活定居七年的原因。

屈原《天问》在桃江创作考

在桃江,屈原生活了约七年时间。在这里,屈原以桃骨山花园洞为其生活中心,从资水上下至桃花江边;从九岗山麓到浮邱山之巅;从凤凰山(即天问台)的楚王祖庙到黄帝曾经登临过的修山……其足迹遍及桃江山山水水。这个时期,屈原深入地接近桃江人民,熟悉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和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风俗习惯及其风土人情;并与桃江人民结下了不解的血肉情缘,成了他们最亲密的知心朋友。诗人以其坚实丰富的生活实践和亲身的生活体验,以其伟大的艺术天才,采用当地的方言土语和独特的地理名物,创作了“叙情怨则郁伊而伤感;述离居则怆怏而难怀;论山水则循声而得貌;言节候则披文而见时”(刘勰《文心雕龙·辩骚》),充满了强烈的地方生活气息和风谣土乐浓厚色彩的伟大艺术珍品。如《九歌·东皇太一》、《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东君》、《山鬼》、《礼魂》及《卜居》、《涉江》、《思美人》、《悲回风》和《天问》。据蒋南华考证,屈原近半数的作品都是在桃江地域创作的。

据蒋南华《屈原在湖南桃江的生活和创作》一文记载:《天问》取材于桃骨山一带的楚国宗族居民供祀楚“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的庙堂壁画(见《同治益阳县志》、王逸《楚辞句》等)。这些壁画“图画天地山川神灵……及古圣贤怪物行事”。屈原来到此地见到这些“图画天地,品类群生。杂物奇怪,山神海灵。写载其状,托之丹青。千变万化,事各缪形。随色象类,曲得其情”,上自天开地辟,下至“贤愚成败,靡不载敘,恶以诫世,善以示后”(王延寿《鲁灵光殿赋》,以“存兴废之诫”的庙堂壁画,联系到当时的社会现实,国家的惨淡命运以及个人的不幸遭遇,不禁感慨万端,乃“因书其壁,呵而问之,以泄愤憾,敘泻愁思”(王逸《楚辞章句》),写出了这“语本恍惚,事尤奇诡”(《四库全书总目》),冠绝今古的《天问》。据今《桃江县志》所载:离桃骨山不远的浮邱山上亦有古庙,庙内供奉玉皇大帝(即太阳神炎帝神农)和真武祖师等神像。清代光绪时县令毛臣卓有联云:“古屋画龙蛇,中国先后双禹庙;暗谷宜风雨,大江南北两巫山。”

细考“薄暮雷电归何忧!厥严不奉,帝何求?伏匿穴处,爰何云”等诗句,可知《天问》是屈原爱女秀英不幸去世后,诗人精神上受到进一步打击,诗人“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其悲愤愁苦之情顿被诱发,以致精神仿佛,对天地山川、神灵以及人世间的一切均已产生怀疑之时所为,是诗人在一个暴雨交加的春日下午“披发行吟”,见到楚国“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僪诡及古贤圣怪物行事,周流罢倦,休息其下,仰见图画,因书其壁,呵而问之,以泄愤憾,舒泻愁思”之作(王逸《楚辞章句》)。时间约作于顷襄王二十年(公元前279年)之春。

屈原在桃江作《天问》,志书上亦多有记载,清《一统志》载:“相传此地为屈原作《天问》处。旧有庙曰凤凰庙,祀原与夫人,俗称凤凰神,每端阳竟渡辄祀之,清道光间庙毁,今存遗址。”康熙《益阳县志》载:“相传,屈原作《天问》于益阳之桃花江,考原放逐江南,则《天问》作于此间,不为无据。”还有,清《益阳县志·卷二十一》载:“《天问》作于桃江之弄溪。”弄溪就是凤凰山下的桃花港口。

天问阁考

据《桃江县志》载:县城东端有天问台(即凤凰山),今县人民政府机关所在地。相传为屈原作《天问》处,古有天问阁,今存有一石碑,阴刻“古天问阁遗址”六字,数丈之处可辩,古天问阁遗址被桃江县人民政府列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清康熙《益阳县志》载:“相传屈原作《天问》于益阳之桃花江。屈原放逐江南,作《九歌》于玉笥山中,山在湘阴,则《天问》作于此间,不为无据。”据《清·一统志》载:相传此地乃屈原作《天问》处,山下旧有庙曰凤凰庙。祀原与夫人,俗称凤凰神,每端阳竟渡辄祀之,清道光年间庙毁,今存遗址。考楚辞载:屈原放逐,徬徨山泽,见楚有先王庙,图画山川神灵,琦玮僪诡及左贤怪物行事,因书其壁呵而问之。又《涉江》篇曰沅、曰湘,距资不远;曰溆浦、曰辰阳,则益之西境,意原涉而南堂溯洄于此,故《天问》作于此间,不为无凭。天问台上曾建有天问阁,内有石刻、彩塑、木雕,天问阁因清道光年间的一场大火而不复存在。今仅存“古天问阁遗址”石碑一块。

据无量山人《屈原作天问》一文载:屈原死后,在那风雨之夜,电闪雷鸣之时,乡民见到在山之巅,屈大夫挟剑长吟,声若惊雷。于是乡人在此建一座风雨亭,以寄托哀思,使屈大夫之魂不受风吹雨打,以后风雨亭几经扩建名为“天问阁”。

历代文人有诗联见证天问阁,明末桃江籍进士郭都贤(1599-1675),官至江西巡抚,曾作《桃花午日怀古》一诗:

岂有沈渊日,犹悬续命丝。先生称独往,后死竟何为。

采俗传天问,怀沙尚水嬉。请看江上客,醉醒托鸱夷。

清道光进士邵阳人魏源(1794-1857)。官至高邮知州,曾题天问阁一联:

击剑长吟,遥想贾生对策;

落帆小憩,闲寻屈子书台。

清光绪三十一年举人黄世奇(1871-1949),曾作《夜宿桃谷山天问阁》一诗,诗证天问阁建于战国时期:

桃花水绕问天台,云树苍茫小径开。

夜半楚楼惊梦醒,滩声如咽入窗来。

清代桃江名士周文冕,曾作《天问阁》诗一首:

水漾溪初涨,山衔阁欲倾。

奔流烟危石,犹作问天声。

民国著名音韵学家,桃江人曾运乾曾题《凤凰山谱局堂联》一联,联证凤凰阁比邻天问阁:

揽德辉而下之,麟凤偕游,卜宅旧邻天问阁;

去圣人未运也,渊源一脉,传心即在笃亲堂。

天问阁、凤凰台、屈子钓台传说:在桃花江汇入资水的地方,有一座凤凰山。此处峰峦起伏,峭壁耸立,古木参天,楼阁深隐。山名凤凰山。相传屈原在放江南途中,登上此山,手拿宝剑,指天发问,一口气提出了170多个问题,问了三天三晚。屈原提的一个个问题,象一团团烈火,一支支利箭,直射天庭。天帝震惊,慌忙传令云神、雨师、风伯、雷公兴风布雨,电闪雷鸣,搅得天昏地暗,屈原毫不畏惧,洪亮的声音响彻天地,传遍五湖四海。一对金凤凰从南飞来,张开美丽的翅膀为屈原挡风遮雨。后人称此山为凤凰山,在山上建立凤凰庙,将屈原祀为凤凰神,将屈原作《天问》的凤凰庙改建天问阁,天问阁高18米,有5层雕梁画栋、精刻碑文、雄伟壮观。相传每逢风雨交加的夜晚,人们走进天问阁,就能听到屈原质问天帝之声。今存刻有“古天问阁遗址”的石碑一块,阁下巨石陡峭,俯临深潭,屈原像刻于石上,至今依稀可见。

史载天问阁因道光年间一场大火而毁,到底是道光哪一年呢?桃谷山上跃龙塔内有一碑刻题记:“大清乾隆时,桃花江市人公置塔基,道光十四年(1834)甲午夏,各里绅耆公建。”时乡绅名望周代炳在跃龙塔即将建成时,写有“跃龙塔记”,文中有“塔成之后,继以建(天问)阁……”字句。据此推测,跃龙塔筹建有三年筹资,三年建设期,时乡人酝酿建跃龙塔,是因天问阁火毁原因。激发乡人,不几江山人物(指屈原)。终古相辉耀也与欠(跃龙塔记)!又天问阁史载毁于道光年间,而不是年初。故天问阁因火当毁于道光六年至八年(1826-1829)间。据魏源故居《魏源简介》载:魏源在道光八年(1829)赴京考进士时,途经凤凰山,流连在天问阁,曾题天问阁联,时天问阁还在,因此,天问阁因火毁应是在道光八年(1829)。

历史上桃江人曾有两次酝酿重建天问阁。

第一次是在道光八年天问阁因火毁后,于次年(道光九年)乡人决定修建跃龙塔和募修天问阁,时由乡绅邹良化、周代炳等倡议,为募捐重建资金写有一篇《募修桃花江天问阁》文告,并请陶澍为该文作小引。岳麓书社出版的《陶澍全传》一书,录有陶澍《印心石屋文抄卷三十五》《募修桃花江天问阁小引》一文为证,全文如下:

募修桃花江天问阁小引

陶 澍

三百五篇之后,骚独称经。七十八家之前,赋原有祖(《汉书·艺文志》:赋家凡七十有八)。远凌百代,无若三闾。

按《益阳县志》,凤凰庙在治西六十里弄溪之滨(即今桃花江),世传屈原作天问处。庙祀原与夫人洎其三子,俗呼凤凰神(县志云:屈原数引凤凰。或以原之孤忠,如凤凰之不世出,故以为名)。而前人诗又有云:“桃花岁岁泛江红,尽是问天声里血。”合数说观之,则当日书壁问天,确有其地。今桃花江凤凰庙稍东里许,有桃骨山,倚石临江,蔚然深秀。父老相传谓是其处,而旧址荒芜,寸椽乏识,非所以崇贤者而重古迹也。夫云亭月榭,尚忘结构之劳;宝刹琳宫,不乏虚糜之费。矧此故山佳处,实关前辈风流。不有表章,曷申景仰。所望地将金布,事共玉成。杰阁宏开,如对高呼之曰;词坛丕振,重张大国之风。谨启。

道光十一年(1831),跃龙塔动工,时乡绅周代炳在“跃龙塔记”一文中有“塔成之后,继以建(天问)阁……”字句可佐证。后因跃龙塔建成后,所募资金无剩,故建天问阁工程搁浅,仅留刻有:“古天问阁遗址”石碑一块在旧阁址。

第二次是在民国期,约1912至1936年间,具体时间无考,有民国桃江杉树仑人,清禀贡生,龙洲师范教员曾宗鲁(1866-1936),听说当时乡人要重建天问阁,作有《登天问阁》一诗作证:

呵壁精灵气浩然,藏山文字已流传。

凤凰一去台终古,海燕重来阁有年。

潭水桃花三月浪,春风芳草几诗篇。

似闻谷口修亭子,过客将题又问天。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