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在永州谪居时,为啥称自己是愚人?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4-01 18:18:04

今天是“愚人节”,是从19世纪开始在西方兴起流行的民间节日。在这一天人们以各种方式互相欺骗和捉弄,往往在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宣告捉弄对象为“愚人”。但中国古代还真有人自称“愚人”,并将家门口的溪改称愚溪,这就是曾被贬永州的柳宗元,这条愚溪,就在永州。对于柳宗元来说,“愚人”一词,充满苦涩。

“致大康于民,垂不灭之声”的梦想,终于还是落空了。

试图打击宦官势力、革新政治积弊的永贞革新失败后,33岁的柳宗元扶老携幼,踏上了贬谪南下的道路。赴任途中,贬谪令再次送到,柳宗元被加贬为永州司马。

唐代的永州,是偏远僻陋之地。柳宗元是来自“河东著姓”的大家公子,年少便以才高闻名。现下的幽愤戚惶,可想而知。

入楚地,溯湘江,到永州。他虽名为“司马”,事实上却是一位待罪南荒的囚官,受到当地官员的管制。他听不懂永州话,也没有居住之所,只好借住在寺庙之中。年迈的母亲无法适应永州潮湿的气候,不久卧病而亡。

同道的官场好友、亲人的亡故,自身前途的一片灰暗,让柳宗元哀痛怨恨,身体也一度衰败。

“惨凄日相视,离忧坐自滋。”(《零陵赠李卿元待御 简吴武陵》)

在被贬永州之前,柳宗元写的大多 写的是政论文,很少写诗。贬永之后,永州的天地山水对于他来说,是“囚牢”,没有治愈他的痛苦, 但给予了他诗文创作的灵感。

被贬永州5年之后,柳宗元在永州冉溪寻一块风景尚佳之地,亲自建屋而居。并将冉溪改名为“愚溪”。他甚至把那里的土丘、水泉、沟豁、水池、厅堂、亭子、小岛等名字面前都分别冠以“愚”字,称为 : 愚丘、愚泉、愚沟、愚池、愚堂、愚亭、愚岛。

柳宗元为何对“愚”字情有独钟?对此,他在《愚溪诗序》中简单提到一句“古有愚公谷。”。这个典故来源于西汉史学家刘向所著的《说苑▪政理》:

齐桓公出去打猎,走进了一个山谷。见到一个老汉便问:“这是什么谷?”老汉说:“愚公之谷。”齐桓公问为什么,老汉告知,这个谷是以他的外号冠名的。齐桓公觉得奇怪,就问:“看你也不像个傻子啊。”

老汉就说:“我养了一头牛生了个小牛,我就卖了它买了头小马。有个少年说,牛不能生马,就把我的小马驹牵走了。隔壁邻居知道这个事,觉得我傻,就叫我愚公。”

当齐桓公第二天把此事告诉管仲时,管仲认为,如果国家政治清明,就不会有像那个少年那样强夺恶要的。老汉知道:当时如果与恶少辩解争执,不仅要不回马驹,甚至还会遭来一顿毒打;即使告到官府,因为刑律不公正,他仍然不可能打赢官司。因此只有无奈且“明智”地让少年把马驹牵去。

这位老汉不仅吃了亏,还受了辱。柳宗元或许与他同病相怜,受了“国家政治不清明”的苦楚,因此也自称“愚者”。

正因如此,他虽然将这溪水名为“愚溪”,却在文中褒扬“愚溪”:“善鉴万类,清莹秀澈,锵鸣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

(文丨廖慧文)

资料参考:

《愚溪诗序》

《柳宗元在永州的心境与诗歌创作》 零陵学院学报第24卷第3期

《柳宗元永州十年纪略》零陵师专学报1981年第2期

《为柳宗元<愚溪诗序>之“愚”进一解》运城师专学报1986年第1期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