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磨万击还坚劲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5-05 16:21:11

千磨万击还坚劲

——记岳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五大队大队长苏剑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彭金辉

担任大队教导员、大队长5年多,所在大队先后获评市级、省级、国家级先进集体荣誉;大队先后有6名民警成长为副大队(科)长、教导员、大队(科)长。而常年揣着降压药坚守一线的他获得的荣誉甚少,“五一”前夕,他在岗位突发脑梗,不得不暂别岗位。

他,就是岳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五大队大队长苏剑。

无惧“病危”书

4月28日7时10分左右,苏剑跟往常一样来到大队办公室,准备安排民警一天的工作。突然,他感觉有点头晕,开始以为是自己昨晚没休息好,歇一歇会好一点。过了一会,头还是晕,眼瞅着头顶的天花板像磨盘般在转动;想站起来,却摇摇晃晃倒在了办公桌上。一旁的副大队长李剑和民警刘青龙立即上前搀扶着他:“大队长,你只怕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刘青龙驾车将苏剑送到岳阳市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经急诊科医生初步检查、治疗后,苏剑感觉症状有点减轻,便想着尽快回戒毒所,他还有好多工作要安排。

可计划没有变化快。不久,他再次昏迷。16时,医院根据症状和检查情况,向他下发了《病危病重告知书》;后经核磁等检查,诊断为小脑多发急性期脑梗塞,并当即予以收院治疗。

29日一早,经输液治疗后稍感舒适一点的苏剑又对医生说:“我想快点出院,麻烦您用好一点的药、剂量重一点。”“幸亏抢救及时,但至少要住院半个月。”医生告诉他,出院后还得恢复性治疗三四个月。

(姜彬等在医院看望苏剑)

忠孝得两全

1993年,22岁的苏剑从海军某部退役,到戒毒所当起了管教民警。

2009年,对苏剑来说是无比艰难的一年。母亲和父亲分别因患尿毒症、中风而住医;11月,弟弟也因不慎摔伤而住院。妻子要照顾年幼的孩子,照顾3个病人的重担都落到了苏剑肩上。单位离岳阳有近50公里,除了工作,他就是家里、医院几头跑,常常只能在车上打打盹;他却从没有过一天事假。

2015年,随着戒毒人员收治量的增加,岳阳市强戒所新成立了五大队,苏剑担任教导员。

(苏剑在工作中)

大队有150多名戒毒人员,民警少的时候只有11个,每晚得有3个民警值班。别人是晚上值班后白天可以休息,作为大队长的他,却无法安心休息——戒毒人员不安心,他得找他们谈话;年轻民警培训、结婚,他带头顶班,年均加班总在70天以上。民警易龙说:“苏大队长每天第一个到大队、最后一个离开大队,他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2013年至2017年1月,3位亲人先后离世,让苏剑有一种身心被掏空的感觉。“我多想他们还活着,为父母、兄弟奔忙,虽苦却是幸福。”重压之下从不流泪的他,眼中闪着泪光,“担当是男人的本分,上无愧国家,下无愧父母亲人。”

(苏剑和原五大队民警在一起)

依赖降压药

多年的一线大队工作,加上早几年照顾3位亲人的重压,让苏剑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高血压等疾病。

2017年初,他被任命为大队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在戒毒人员文化学习、康复训练、习艺劳动现场,他常常不经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盒,拿出一粒三角形的小药丸放进嘴里。“这是润喉片吗?”面对民警们的疑问,苏剑微笑着说:“这是降压药,血压常年160/95,老毛病了。”

“其实苏大队长完全可以多待在办公室而不必跟我们一样时时守着戒毒人员。”副大队长胡加告诉记者,即使是腰椎间盘发作了,苏剑也不会轻易离开岗位。去年6月10日,因疫情在大队连续封闭隔离执勤10多天的苏剑,就因轻微脑梗塞而住院治疗过。

(苏剑接待来大队接受警示教育的党校学员)

“我这些病一时无法治愈,只能在发病的时候治治,不能影响工作。”面对领导和同事的好言相劝,苏剑笑得有点不在意,“在大队一天,就得尽职24小时。”

“孩子已经参加工作两年了,前年我就要他不要这么辛苦了,身体要紧。”妻子李星利看着两次因脑梗入院的苏剑,焦急落泪,“可他说舍不得大队,还嫌我话多。”

“双面”大队长

“我大队民警李军设计的EXCEL表格,使得戒毒人员奖罚分计算速度提高了好几倍;民警周名善于掌握对戒毒人员谈话的时机……”每次全所中层骨干以上干部会上,苏剑总会表扬大队几名“90后”民警。

“其实他对我们要求挺严。有时候工作几天后要轮休时,他检查出我们工作上留了一点小尾巴,就带着我们一起加班到深夜,检查满意后才放我们回去。”周名告诉记者,苏剑批评他们都是一对一关着房门批,纵使批得再严厉,都没有人不服气,“他是真的为了我们能快点成长起来。”

“老苏带队伍有一套,从不说哪个民警不行,我们听到的都是对民警的表扬。”戒毒所政委阳海威很欣赏苏剑的育警之道,“民警们听到大队长常常在公共场合表扬自己,想不努力都难。”

在苏剑看来,“大队年轻民警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得为他们扣好从警的第一粒扣子”。

而在大队戒毒人员嘴里,苏剑却有一个让人酸掉牙的外号——“苏妈妈”。为何会有这样的称呼?即将解除强制戒毒的李某告诉记者:“苏大队长值晚班时,进宿舍巡查最勤,看到有谁的被子没盖好,就会轻轻盖上扎好;当有人情绪波动时,他会三天两头找你‘碎碎念念’开导。”

身正为范。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位时时事事干在前的大队长,全所最“年轻”的五大队,却获得了分量最重的荣誉:2018年2月,被岳阳市委政法委评为“岳阳市十佳基层政法单位”,2019年1月,被司法部评为“全国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先进集体”,2020年2月,被湖南省戒毒管理局评为“2019年度全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先进集体”。而担任教导员、大队长5年多的苏剑,仅获得过1次优秀共产党员、1次嘉奖。“每到评先评优,他首先申明自己不在考虑之列。”民警夏天觉得,最应该受到表彰的就是苏剑。

4月30日,岳阳市司法局局长姜彬带着局党组全体成员到医院看望慰问苏剑,当得知他还操心着大队工作时,感慨地说:“苏剑是我们司法行政戒毒系统扎根基层、默默奉献的楷模!对这样的平凡英雄,要厚爱一等、高看一筹。”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