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大国经济双循环与全球价值链”,这场论坛干货满满

[作者:黄京] [来源:三湘都市报] 2020-11-15 15:32:37

三湘都市报·新湖南客户端11月15日讯(记者 黄京 通讯员 王奕鉴 李若彤)作为重要的世界金融大国,我国对于金融风险如何防范?市场能力和国家能力怎样驱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11月14日,由湖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大国经济研究中心、国际金融研究所联合举办的第十三届大国经济发展论坛在湖南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为“大国经济双循环格局与全球价值链重构”。论坛现场,一大波我国经济领域的“大咖”齐聚一堂,畅所欲言。

湖南师范大学副校长欧阳峣表示,学校经济学科建设历史源远流长,在重要领域形成特色优势。自学校经济学科建设以来,消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理论经济学等研究在学术界产生重要影响。他简要介绍了学校大国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近年来在各方支持下所取得的成果。他指出,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设,明确了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体现了中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当前我国经济进入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型时期,如何在大国经济框架下研究中国经济转型方式和全球价值链重构,讨论大国的国家能力与金融安全,这是经济学界的重要任务。“希望大家秉持科学精神、科学方法,共同探讨大国经济双循环与全球价值链重构的相关问题,为中国经济繁荣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论坛现场,众多专家各抒己见,分享了“满满干货”。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何德旭教授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已经成为重要的世界金融大国。然而,我国金融领域还存在一些风险隐患,我国金融业整体实力还有待提高,尤其是防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的能力还需进一步增强。维护金融安全要坚持底线思维和问题导向,同时对于金融风险问题,必须树立正确的态度,有客观的认识。

“一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决定于两种能力——市场能力和国家能力,市场能力和国家能力是驱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两个轮子。”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方福前教授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既是市场化改革的结果,也是中国国家能力强而稳健的体现。就促进中国经济增长来说,中国特有的国家能力主要是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能力和制定并实施经济发展规划的能力。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万广华教授基于CGSS数据,度量了我国县/区一级的机会不平等,并首次估算了其对我国及城镇、农村人口主观幸福感的影响。他认为,机会不平等会降低居民主观幸福感。“机会不平等显著降低中低收入以及高收入群体的主观幸福感,但对中高层收入群体影响较小。机会不平等对城镇居民的消极影响更大,积极作用更小。机会不平等越大,受损群体越多。”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杨新铭研究员通过数据分析探讨了千年变局与百年变局,提出了国际经济中心由大西洋两岸向太平洋两岸的转移,进而解析了三驾马车中的双循环格局,国际循环的阶段性与重要性,以及需求端和供给侧视角下国内大循环的双重压力。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建华教授则认为,全球价值链重构正在加速进行,对中国贸易结构和产业分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所参与的部分生产环节可能被替代,导致贸易量大幅持续萎缩,中国在国际生产分工体系中被逐渐边缘化;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在产业层面向全球价值链高附加值端跃升,甚至打造由中国企业主导的全球价值链创造了机会。”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杨军教授探讨了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特征及新冠疫情对其价值链重构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启示。他认为,美、欧和日韩疫情在短期对我总体经济和端制造业造成负面影响,且使我制造业转向国内市场和欧美之外国家。为此,应当加快核心短板技术研发,提升产业链位势,并深化区域经济融合,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湖南师范大学教授汤凌霄从微观的主权货币国际化视角考察了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结构、表现形式及其演变规律。她认为,国际货币体系具有多层次的金字塔形状、单一货币国际化程度变动缓慢以及整个国际货币体系结构稳定的特征。金字塔两端具有极端非对称性:中心国主导全球货币政策、享受“超级特权”收益、可能爆发内源性危机且有能力转嫁危机并选择性履行国际最后贷款人功能,而边缘外围国则被动承受中心国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承担“原罪”成本、一旦爆发内源性危机则必然引爆货币或债务危机并产生救助需求。

湖南师范大学教授洪联英从跨境次区域合作视角,探究贸易投资便利化影响“一带一路”发展的内在机理、实现条件及其关键因素。她认为,贸易投资便利化制约成本的降低,给小国带来更多的出口机会和生产扩张,但大国在短期中为负效应,长期中只有形成大市场效应和对外投资的资本效应,才会产生正的经济效应。

广州大学李君华教授将索洛模型置于一般均衡框架下,发现其原始结论都发生了改变。原始的索洛模型严格地依赖于储蓄等于投资的假设。然而,在一般均衡框架下,可将金融市场的效率和损耗的影响考虑进来,从而投资不等于储蓄也是可以处理的。由此可发现,储蓄率、金融市场有效性、折旧率不仅直接影响经济增长,而且通过结构转型间接经济增长。

据介绍,湖南师范大学大国经济研究中心系校级研究机构,由欧阳峣教授任中心主任,以湖南师范大学的中青年学者为主体,吸收北京、上海、南京、武汉、广州和长沙高等学校及研究机构的学者参加,并同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中心、印度德里大学经济学院合作研究。总体目标是立足发展中大国实际,瞄准国际学术前沿,开展高水平学术研究,构建以发展中大国为研究对象的发展经济学,形成以长沙为核心、幅射全国并且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学术圈。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陈香云]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