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下2020年的北国冰雪大世界,寂静无声

[来源:外滩TheBund] 2020-02-25 11:07:23


他把火车站拍成了艺术品

把冰雪王国拍成童话世界

让无数人爱上哈尔滨

冰雪大世界作为哈尔滨的热门打卡地,每年吸引数百万游客前来参观。

今年因为疫情,它在大年初三早早闭园了。

闭园的当天,摄影师刘虔用航拍机记录下来一个寂静、空旷、杳无人烟的童话世界。

这是他第一次以这样的空镜头,记录了哈尔滨这个最具特色的冰雪旅游景区境况。

照片放在微博上,吸引了许多人转发,评论下有惋惜,但更多人却在说“北国冰城,我们明年见”。

01

他拍下空无一人的“北国冰城”

今年过年老家哈尔滨,刘虔赶在冰雪大世界闭园当天,拍下一系列冰雕作品。

他的镜头下,风雪像按了暂停键,一件件冰雕在阳光下玲珑剔透、宛如仙境。

今年的冰雕从12月就开始修建,花费大半个月,占地22万立方米,仿造了世界各地的名胜古迹,最高有15层楼高。

刘虔坦言:“一直希望能拍到冰雪大世界的空镜头,但看到这么冷清,心里真不是滋味”。

闭园的前一晚,园内五彩的灯光亮起,犹如流光溢彩的“琉璃之城”。

“往年园内都非常的热闹,特别是300多米大滑梯,人多时排队要2、3个小时。但如今只有稀疏的几个人。”

因为疫情,原本一直开到2月份的冰雪大世界早早闭门了。

“这些冰雕原本只能静静融化掉,流向松花江,但我还是记录下它们,希望更多人看见。“

除了冰雪大世界,热闹的哈尔滨大街今年也变得人烟稀少。

被人戏称的洋葱头——索菲亚教堂,原来是外地人必打卡地之一。

如今,这座拜占庭式建筑鲜少有游客前来参观。与白天相比,教堂的夜景显得更庄重,更美丽。

作为国家欧式建筑最多的城市之一,光是哈尔滨中央大街上,就有71个欧式和仿欧建筑。

现在它们安静伫立在城市里,像是等待着被熙攘的人群再次唤醒。

漫游在哈尔滨街头,你能看到古希腊式、哥特式、拜占庭式、巴洛克式…各式建筑,像出了趟国。

“但如果你去过欧洲的城市,又会发现哈尔滨还有一些中式元素是它们不具备的。非常有特色。”

在这座城市,刘虔的镜头聚焦在古老建筑与现代之间,它们相互交织,诉说着这个城市往昔与当下。

四下无人的哈尔滨音乐厅。

空旷的太阳岛。

还有马岩松设计的,2016年被评为世界最美建筑——哈尔滨大剧院。

依水而建的哈尔滨大剧院,遥望而去像座寂静的雪峰,似要与这北国风光默契呼应。

02

“用手机也可以拍治愈系列大片”

刘虔并非是专职摄影师,90后的他是个理工男,在上海从事航空发动机相关工作。

四年前,刘虔在北京读研时,偶然接触起摄影。

一开始,他只用一部手机开始拍,“最早是拿着手机在校园里拍,但拍的效果并不好。“

渐渐的,他开始在ins、微博等社交网站发自己的作品,也接触到了一些摄影大神。

“他们跟我说,要多出走一走,后来我就不再局限校园,跑去了北京市区.....”

莫斯科(手机拍摄)

香港(手机拍摄)

拍摄前两年,刘虔去过深圳、重庆、香港等等,只靠一部iphone,拍出了好看到不输大片的效果。

很多人第一眼看见他的照片,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竟然是手机拍摄。


手机拍摄

直到2018年,刘虔才相继入手相机和无人机,但他始终觉得器械并不是最重要的。

“对我来说设备没那么重要,镜头之外的想法才是最重要。设备只是工具,如果说什么时候需要换,那就它限制我想法的时候。”

上海(手机拍摄)

刘虔的作品中,大部分都是城市风光,对他来说,这是认识一个新的城市比较快的一种方式。

“我刚刚来上海时,一个周末跑过10个地点。我喜欢去探索新的建筑、新的角度、新的街景。这也让我对自己的生活有更多好奇心”

上海(手机拍摄)

在网上,也有不少人看了刘虔的照片评论说,很治愈很舒服。刘虔则觉得这可能自己跟爱抠细节有关。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喜欢这种横平竖直的感觉,尽量通透,希望更加真实,线条更明确。”

03

“我想让更多人看见家乡哈尔滨“

因为拍照去了不少的城市,刘虔也希望通过摄影能让更多人认识自己的家乡。

在北京、上海待了几年之后,他越来越觉得哈尔滨有一些东西值得被记录。

“像北京中式的元素比较多,上海则是现代元素比较。哈尔滨的话就是历史遗留的气息更浓厚。”

东北的年味

他和朋友一起建了一个哈尔滨的摄影账号,想通过照片和视频展示这个城市的美。

让刘虔欣喜的是,因为自己在微博和ins上发的图片,连外国友人都开始对哈尔滨产生兴趣。

“在ins上,有个外国人留言他儿子特别想看哈尔滨冰雪节,希望我能多发一些照片。”

摄影的爱好也让刘虔再次爱上家乡。

“虽然从小在哈尔滨长大,但对家乡记忆其实并不强烈,等去了其他城市才发现原来家才是最好的旅行地。”刘虔说。

社交网络上,不少哈尔滨人也是刘虔的粉丝,他们大部分都是从东北走出工作的的年轻人。

“未来,我还会拍摄更多哈尔滨的人文风土。除了外地人,也能让那些漂泊在外的年轻人,看看自己家乡的现状。“刘虔说。

疫情之下的哈尔滨是一座空旷的冰雪之城,美得动人心魄。

但刘虔却更希望春天赶快到来,恢复那个活色生香,有烟火气,有人情味的家乡。

文 / 外滩君



[责编:王铭俊]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