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幸运,被分到了放牛班……

      [来源:品读]      2019-09-21 12:23:11

作者:李家同 | 原标题:《放牛班的考卷》

来源:《品读》2019年第9期

无事可做时,我会开车到乡下漫无目的地乱逛。遇到小学或中学,我会把车停下来,到校园里散散步,身心很是放松。

两个星期前,被进门处的一大排黑板树吸引,我又进了一所中学的大门。

进去以后,发现黑板树下面有一个石牌,上面写着:“王老师,谢谢你,我们的考卷都还留着——XX年放牛班全体同学。”这词句让我十分好奇,离开以前,我将校名和地址都记了下来。

回家后,我查到了那所学校校长的名字,并寄了一封信给他,问他那个石牌上的话是什么意思。很快,校长给我回了电话,他邀请我再来学校。于是,某个周六我又去了这所中学。

校长是个中年人。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有“放牛班”,一般意义上对这个名词的理解是一群被放弃的孩子。

校长解释说,过去这所中学学生很多,有些孩子学习很差,放牛班也由此而来。几乎没有老师肯教放牛班,因为这些孩子无论上什么课,不是胡闹,就是睡觉。学校也从来不在意放牛班学生的学习程度,反正他们都不能升入好的高中。

当时,学校里有一位王老师,不仅抢着教放牛班,还乐在其中——别人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乐乎”,他是“得天下落后孩子而教之,不亦乐乎”。

放牛班的人数永远不多,因为很多家长一听到自己的孩子被分到放牛班,就会来抗议,学校就将那个孩子分到好班去上课。放牛班里剩下的孩子,往往家境不太好,家长对孩子的上学也不太关心,更不用说来抗议了。

人数不多,给了王老师因材施教的机会。每一个新班开始,王老师都会给同学们做个测验,以检验每个孩子的学习程度。对于放牛班的同学,王老师基本不教难的题目。

比如他发现同学们通常不会分数的加减乘除,就会花好多时间去教会孩子们这门学问。等分数学好了,再教孩子们正负数运算,再熟悉脱括号……

王老师将这些都教会了以后,才开始教一元一次方程式,放牛班的学生学完一元一次方程式,往往已经是初中一年级下学期了。王老师也会考试,但只是浅尝辄止。

他常常说,你们只要会最基本的就可以了。当时孩子们认为他们也应该学些难的题目,但是王老师让他们不要花太多时间在难题上,说基本的学好了,虽然不会难题,但总能拿到一些分数。将来长大成人,只要会基本的,就可以应付社会的需要了。

我问石牌上的“考卷都还留着”是什么意思。校长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档案夹,里面全是考卷,上面的话也非常特别。

一张考卷上,王老师写道:“XX同学,实在对不起你,看来你仍不会最小公倍数,但不要担心,我会好好教会你的。”

另一张考卷上,王老师写道:“XX同学,恭喜你,你知道分数除法如何做了。”

还有的考卷上这么写:“XX同学,实在抱歉,没想到你对于负数的加减乘除仍弄不清楚,不要担心,下课我会教你的。”

后面的考卷,显示出这个孩子的学习已经上了轨道,王老师虽不再道歉,但仍然不吝于勉励:“XX同学,下次我出稍微难一点儿的题目,当然我会先给你看难题的例题的。”

看了这些考卷,我许久没有说话。我只听说过学生写“悔过书”,从未听过老师向学生说对不起的。“教不严,师之惰”的道理多数人都知道,但没有人认真地去执行,王老师却一直认为孩子没有学好,是他这个老师的问题。

校长主动告诉我这些考卷都是他自己的,说他小时候数学很差,父母都是农民,无法教他。他一直以为自己笨,直到被分到了王老师的放牛班,才发现自己一点儿不比别人差。

高中毕业以后,他考上了师大,并志愿回到母校来教书。我问他教什么,他说教数学。我问:“很多同学都留着考卷吗?”校长点了点头,眼睛湿润了。

后来,在家长的抗议下,学校取消了放牛班,因材施教变成了混材施教。王老师虽然想帮弱势孩子的忙,但常常遭到其他家长的指责。校长也劝他多花时间在聪明孩子身上,因为社会只看重一所中学有多少学生考上了明星学校。

王老师退休以后,志愿给弱势孩子补习。被家长掐着脖子来的孩子们,很快就会喜欢上他——老师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教材,会让孩子感觉自己一直在进步。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快乐学习”的口号,但如果我们将一个学习已经落后的孩子和一些学习很好的孩子放在一起念书,他会快乐吗?如果将一个不够聪明的孩子和一些聪明的孩子放在一起,他会快乐吗?

这所学校放牛班的学生为什么如此怀念王老师?说穿了,就是王老师让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很快乐,增加了他们的自信心,建立了他们的自尊心。

正如那位校长所说,他当年何其幸运,被分到了放牛班。

[责编:彭彭]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