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立伟:总之,有意思——杨凌志的画

      [来源:【M〇DE状態】楊凌志]      2019-02-12 11:15:17

杨凌志

70年代生于湖南湘乡

1993年毕业于湖南省轻工业专科学校工艺美术系(现长沙理工大学)

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理事、MODE状态设计机构创始人,总监

长期从事建筑室内与环境设计并潜心当代水墨绘画的实践

现居长沙、东京

我是一名建筑师

我一直在画画

几乎成为每天的功课但不是负担

我喜欢表现我眼睛里看到的一切

包括人物表情、风景还是那些不为人知的器物与装置

我的情绪常常与他们互动

我爱他们

我喜欢用中国宣纸和笔墨

也偶尔用油彩、丙烯和其他画材

但我的作品不属于任何一个画种

甚至我都不愿意成为职业艺术家

因为我认为艺术一旦职业化就会愈发不真实

我将在我的设计生涯里乐此不疲

我希望我的建筑作品每一个角度都有画面感。

——2018年6月于法国克吕尼当代艺术中心

【妄形】艺术展上的感言

也许,这些零零碎碎的手稿尚不能成为传统意义上的独立绘画,但我相信真挚的表达远比无病呻吟的所谓创作更有意义,绘画于我,就是一次次心路历程的记录痕迹,而且,它帮助解决了我设计上几乎所有技术以外的障碍,让设计摒弃规则充满活力。

——杨凌志 2019年春节

总之,有意思

——杨凌志的画

文丨何立伟

我是在杨凌志的微信朋友圈上识见到他的画。我喜欢。

凌志每天都在朋友圈里发微信,大多的时候,他的微信都贴了他的画,有时一幅,有时几幅,甚至,满满的九宫格。

凌志是建筑设计师,但他几乎不发他的建筑设计作品,要发建筑作品也是发他欣赏的大师的,他发的每每是他信手的水墨挥洒那些从清水池塘里游过来的小鸭子一样活泼可爱的画。

他的画生气勃勃,也野气勃勃,我逢到必点开来看,看过了,点赞。有一回我给他的留言是一句怂恿的话:你应当办一个画展!

他回复道:不敢不敢。就是好玩。

好玩就是他画画的态度。好玩就是不端起,纵意,随性,兴致一来就拣场。

他看来是一个兴致时时勃发的人。

他画得放松、不拘、洒脱、自由,看不出他笔意的所来路径。他仿佛是个没有任何师承渊源的人,孙猴子一样,自已从石头缝里野野地蹦出来。所以他的画就很有一点子别开生面。他的造型、构成、笔墨语言,都是他自已的。他用的材料纸张颜料笔墨,无不是中国画的材料,但他画出来的你不能称之为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他完全舍弃了那种容易学会的中国画的程式化笔墨语言同芥子园似的构图方式,画出来的是一种且中且洋或者说又不中又不洋的无以名之的陌生的新水墨画。

对艺术来说,陌生就是创造。

杨凌志是在创造吗?

差不多是,他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创造他自已的水墨图式。

但是他的画又仿佛可以见出他的艺术涵养、品位,他涉猎的广度、深度,他的审美选择以及趣味。他的画是凡此种种的融会与杂揉,一锅烩出自已乐在其中的水墨样式。

凌志后来告诉过我,他最着迷的画家是18世纪法国古典的浪漫主义画派的德拉克罗瓦,以及当代的的喜欢画内心的幻象与痛苦的英国画家培根。他在欧洲看了几乎全部的德拉克罗瓦的原作,惊叹不已,也激荡不已。

这两位都是擅长刻划人物的画家,所以凌志也喜欢画人物,画的大都是他的朋友。凌志交游广,又好客,到他设计工作室来的人很多,这给了他观察人物样貌与性格的机会。他案子上随时铺着四尺对裁的条幅宣纸,聊着聊着天,什么人物一瞬的神情打动了他,他站起来捉起毛笔就给这位先生或女士画水墨速写。落笔大胆肯定,毫无犹疑,把那一个打动他的瞬间沐沐漓漓地落实在纸上,一切过程胸有成竹。而且,快。

每每神形兼备。引起围观者一片啧啧,也引起被画者呵呀一叫,说,好有味!

没错,杨凌志的画,一言以蔽之,就是有趣味。

这趣味建立在凌志内心灵敏的审美上,建立在生动的速写功夫上,也建立在他拥抱生活同友谊的不可救药的热情上。

出离恶俗,精神飞扬,而后始能得趣味。凌志是一个憎恶俗气,心性很高的人。

他同时也是一个勤勉的人。他给朋友这样子的画像,大概画了有几百幅了吧。

他的辽阔的工作室里四处都挂着干了的和未干的水墨人物速写条幅。

我说他的工作室辽阔,是因为他的工作室有两千多平米大。他租了藏珑里一幢带泳池的大房子,室内还有羽毛球场。他把自已的工作和休闲安排得相当舒适。他懂得如何在世界的一隅安放自已。

我到他的取名“状态”的工作室去,他给我看他画的画,一搬就是一大叠。很多人物画我一眼就认出来是谁谁谁。有神采,有味道,有大概的准确。他的准确是他理解的准确,是理解之后被刻意强调的准确。我再一次怂恿他说你应当办一个画展,肯定有味。他说有不少朋友也这样怂恿他。他动了念头,同时也想把这两年画的画整理成一个小册子。这一二十年来他一直埋头做建筑设计,画画的兴致勃发起来也就是最近这两年的事,兴致起来后他每天没事就画,画了很不少。他拿了几本大大小小的册页给我看。有一本是他到平江福寿山做建筑项目考察时画的同去的每一位男女朋友的水墨速写,外带着还有一张四尺整张的山水写生。他真是见缝插针地画画,画得又快又有质量。还有一本小册页,画的都是人物的局部,尤其有意思,比方强调某女士的红皮鞋,强调某男士头上的新疆绒帽,或强调某只夹烟的有表情的手,等等,册页展开来,所有的局部构成为一个整体的现代画风,扑面是清新的气息。

这些画,整理成册子,是对自已的一次检视,也是对朋友们的一种交待。

凌志说他当年在轻专学画画的时候特别爱画速写,他画的速写多到要用麻袋装。他也爱画素描,狠下过气力。有一回,没有模特画,他就来画自画像,对着镜子一画画了五十几个钟头,中间都没有休息,以至于画完就直接进了医院打吊针。这是他的艺术青春,现在他是艺术中年,但画起画来仍是这股子劲,投入,激动,不能自已。年轻时候的艺术梦,到了中年他要来圆。他的工作室叫“状态”,他做起来事样样都在“状态”中。

曾经他也开过饭店,“城外驿”,有印象吧,开在天心阁下头,白沙路简牍博物馆隔壁。当年我就住在白沙路,常去“城外驿”吃饭。那时“晨报周刊”的龚晓跃他们一帮媒体人也是常客,我就是在他们的一个饭局上认识了被龚晓跃称为“亚洲鼓王”的音乐人文烽。当年“城外驿”在白沙路是蛮火的,算是很短的时间就树起了品牌。但那时候我还不认识杨凌志。我只听说饭店是一位设计师开的。也的确别有情调,对空间的分割同利用也颇有匠心。现在仍有“城外驿”,浏阳河边上就开了家颇有规模的,吃饭时分开车路过,看到大门外停满了乌丫丫的车。但这已经不属于杨凌志的了,他早把品牌卖给了别人,随便作价两百万。

他还是专心致致地做他的建筑设计。他接手的项目都不小。这个城市到处都有他的作品。偶尔,他也帮朋友做一些私人的设计。最近帮一位女性朋友在同升湖做了栋别墅,从土建到庭园到内部装饰,都由他设计施工。孰知女主人入住之后竞终日不得安宁,因为她家的门铃每天都要被几拨熟人或陌生人按响,“对不起,我们想参观一下你家里的设计,因为我们也打算给新房子装修了。”

这就叫一传十,十传百,口碑效应。一个设计师作品,能这样的传播,得到美誉,其实不易。

他的工作室也同样有意思得很,工作区,休闲区,都很井然,并有格调。我去的那天他正在安排一个西餐区,让他的员工每天来上班时可以吃到自助西点。同来的一群朋友问:我们可以来吃吗?凌志呵呵一笑,朗声道:当然!当然!欢迎!

这天也是在凌志的工作室吃的晚饭。他亲自下厨,炒的鸡,煮的鱼,比一般的餐馆要好吃得多,到底是开过饭店的主。开了一瓶黄酒,那酒瓶大而漂亮,造型朴拙,闪着蓝绿的釉光。经视女主持王欢一见就说我不买酒,我要买这个瓶子。我调侃说你这不是叫买椟还珠吗。凌志这里一切的东西都是有意思的无论是工作室的陈设、氛围、格调,包括所来的朋友,以及四处挂着的他的水墨画。

当然所有的有意思源自凌志本人的有意思。

凌志就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可亲、平和、与人为善,一脸憨憨的笑意,同他在一起你会觉得特别放松,特别愉快。

读他的画亦是如此。

我等着看他的画展。

[责编:李婷婷]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