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法华寺,袁世凯和谭嗣同密晤谈了什么?

      [来源:《文史博览》]      2018-09-17 07:19:42

原标题:袁世凯和谭嗣同密晤谈了什么

文丨陈立旭

曾有许多文章和书籍谈到清末袁世凯与谭嗣同在北京法华寺晤面之事,一些电视剧中也涉及这个事。但对袁、谭晤面的法华寺之所在,语焉不详,留下不少历史谜团。

北京历史上,曾有三座法华寺,分别位于北京的城南、城中、城西北,有“南法华寺”“北法华寺” “西北法华寺”之俗称。

“南法华寺”在崇文区天坛公园东北部,现已无存,但留下一个地名——“法华寺街”。历史上的“南法华寺”,就在今天的“法华寺街”之路北,曾香火旺盛,算是北京的一座名寺。

“北法华寺”在今王府井大街北段路东的报房胡同,为明朝太监刘通舍宅而建,明天启年重修,清乾隆年重建,一时也颇具规模。现已无存。

“西北法华寺”是俗称,位于北京城西北的海淀区,今中央民族大学西门,民族学院西路之路北。该寺始建年代不详,在清代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寺院。现已无存。

其中到“南法华寺”投宿者,多为从南方来北京做生意的客商或来北京投考之学子;到“北法华寺”投宿者,多为来京办事的达官贵人;到“西北法华寺”投宿者,则多为从京城赴颐和园拜见皇帝或皇太后的朝中重臣。

“北法华寺”是由宫内的太监所建。皇宫中的太监多信佛,且平素颇有积蓄。于是,他们便常拿了银两到“北法华寺”去拜佛,顺便给寺庙捐钱。这些钱实质上也是他们的“买后路钱”。因为宫中的太监老了,也就没用了。太监无后又无用,被开出宫后的晚景是很凄惨的。于是,很多太监趁尚在宫中之时,便考虑自己的晚年“后路”了。其“后路”之一,就是出家为僧。从明至清,宫中太监多到本由太监所建之“北法华寺”拜佛捐资,以博得寺中僧人(大多也是出宫之老太监)们的好感,待年老出宫后,该寺便可接纳他们入寺剃度为僧了。由于“北法华寺”中的僧人、香客多为太监,与宫中有某种特殊关系,也吸引了众多走仕途的人来此投宿,通过“北法华寺”的僧人、香客“走门子”,行贿买官。宫中太监,也多通过“北法华寺”获得社会上的消息,密报给朝廷,得些赏钱。因此,“北法华寺”也是朝廷监督官员的耳目之一。

“西北法华寺”位于皇城到颐和园、圆明园的路途中间。出西直门往颐和园走,可经过此寺。住在北京城内的朝中大臣们,在去颐和园拜见慈禧和光绪皇帝的途中,常在“西北法华寺”歇息。许多大臣为了缩短拜见路途,节省时间,也为了减少劳顿之苦,常于拜见之头一天就先住进“西北法华寺”,第二天晨起再赴颐和园。外地来京拜见慈禧和光绪皇帝的大臣,则多直接住进“西北法华寺”,以方便去颐和园。

那么袁世凯和谭嗣同的法华寺之会到底是在哪座“法华寺”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弄清楚的是:袁世凯1898年9月奉诏入京,住的到底是哪一座法华寺?

笔者认为应为“西北法华寺”。根据有二:一是“北法华寺”在当时实为来京买官者蝇聚之所在,而袁世凯是奉诏入京的,不是去买官。且袁世凯为人十分机警,政治上很敏感,他当然知道“北法华寺”既是买官之所在,也是是非之地,朝廷耳目甚多。他既不买官,又是作为朝廷召见而引人注目的大臣,也就没必要置身于耳目之下了。二是光绪皇帝召见袁世凯,是让袁到颐和园去陛见的。袁已知光绪住在颐和园,为了方便去颐和园,节省路上的时间,也为了避免路途劳顿,袁世凯来京投宿之所在,当选“西北法华寺”。谭嗣同乘马车赴法华寺密晤袁世凯,亦可印证此点。清代风尚,官员于城内拜亲访友须乘轿,去城外方须乘马车。谭嗣同出城去位于海淀区的“西北法华寺”密晤袁世凯,因路途较远,当然须乘马车了。

一直以来,史学界有这样一个似乎言之凿凿的说法:谭嗣同到法华寺密访袁世凯,要求袁效忠光绪,在阅兵时趁机杀荣禄,然后率兵入京,包围颐和园,逼迫慈禧交出权力。袁世凯假意应允,说:“杀荣禄如杀一狗”,但又推说要待慈禧去天津閱兵时再动手,以为拖延之计。后袁世凯回天津向荣禄告密,出卖了光绪和维新派的计划。荣禄连夜进京向慈禧报告,因此才有了戊戌政变,六君子被杀……笔者对此一说法,颇存疑问。

第一个疑问是:谭嗣同真的向袁世凯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吗?未必。谭嗣同是维新派不假,但他出身于封建官僚家庭,本人也是封建官僚,忠君思想根深蒂固。谭所持之维新主张,并不是要废皇权,而只是要在维护皇权的基础上搞些许变法。依谭嗣同当时的地位、境界、主张,他不可能向袁世凯提出要袁杀荣禄,逼慈禧交权,这在当时来说属“大逆不道”。从谭临刑前的几句话也可看出,他是忠于朝廷的。当时,他只不过是想“清君侧”罢了。且当时光绪仍在亲政,慈禧并未重新“训政”,谈不上让慈禧交权的问题。

再者,谭嗣同在官场多年,也是政治上很精明的人,他也不可能提出这样愚蠢的要求。因为凡头脑清醒者都明白,袁所练新军仅7000人,且驻扎在天津小站,受荣禄辖制。荣禄所指挥的军队,比袁世凯指挥的新军要多得多,还有李鸿章留下用来防守京津要地的精锐部分,装备也不差。仅仅指挥驻扎在天津小站的7000军队的袁世凯,怎么可能杀得了指挥几万军队、防守在天津重镇的荣禄?除非袁个人身手不凡,并自充刺客去杀荣禄。那样的话,问题又来了。谭嗣同怎么会提出让袁世凯个人充当刺客去杀荣禄的荒唐请求呢?即使杀了荣禄,荣禄手下几万军队岂是吃素的?还有,袁所统率的7000新军,远在天津小站。天津到北京之间,清廷部署了几道重兵防线。即便袁世凯在天津杀了荣禄,在几万军队的截击下,他又怎么能率一支7000人的军队杀到北京,包围颐和园呢?

第二个疑问是:如果袁世凯决意耍两面派,真的假意应允谭之要求,回头便出卖维新派的话,他当时在北京法华寺完全可以直接向住在北京的清朝重臣李鸿章告密,也完全可以向住在北京的庆亲王奕劻告密,甚至还可以直接到颐和园向慈禧告密。他怎么会舍近求远跑到天津去向荣禄告密?要知道,当时,袁世凯已被皇帝特许与荣禄“各办各事”了。如果袁直接在北京向朝廷告密,岂不更受慈禧信任?

第三个疑问是:谭嗣同到法华寺找袁世凯密谈,当为二人之间的高度机密,谈的什么话,只有袁、谭二人知道。戊戌政变后,袁、谭二人均无谭对袁所提前述诸种要求之说。何以袁、谭二人之间密谈之内容反被别人知晓,甚至连谁说的哪句话都那么详细?当为疑也。

历史常常给我们留下很多谜团。袁、谭法华寺之晤,亦为历史之谜。当年,慈禧从颐和园回到皇宫,囚禁光绪,下令捉拿维新派人士,这是有必然性的。当时,帝、后两党矛盾已深,已到了互不相容的地步。后党实力雄厚,且处处挟制帝党。如帝、后两党发生冲突,帝党必败无疑。慈禧在帝、后两党矛盾尖锐之时,已决定要重掌最高权力了。决定之后,依慈禧的政治经验,必定经过周密的考虑而有所安排,并且还要寻找一个在当时能为朝廷内外所接受的借口。于是,这个借口就来了。指使统兵大员杀大臣,围颐和园以逼母后交权这样的说法,在当时足以引起朝廷内外大臣们的愤恨。以此借口来达到从光绪手中夺回最高权力的目的,也就能够实现了。袁世凯在戊戌政变后的升迁可以证明,他确实卷入了这场斗争,并且是站在后党一边的。但他到底怎么卷入的,需要进一步考证。在考证出来之前,从过去一直流行到现在的法华寺袁、谭密晤时二人的交易及此后的袁之告密,或可为一说,然此说存在的疑点也确实太多了。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