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湘听>
|
0次播放 |

九年了,劫后余生的你如今过得怎么样?

8月8日21时19分在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了 7.0 级地震。无数人和我一样,想起了 9 年前的汶川。在今天的故事里,一些经受过劫难的人,讲述了他们的感受和这些年的变化。地震来时,或许你不在现场。但得知消息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某个人。想到有一个电话必须要打。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去发现已有的平凡的一切,并不平凡。

对经历失去的人来说,他们不得不在巨大的废墟上重建内心秩序。背负过去,继续自己的劫后余生。

灾难突然,余生漫长。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我们给他起外号,害他扣工资,他却把命给了我们”

那年我们都是 16 岁,叛逆无知,受不了数学老师的严厉,就在背后给他取外号,多次跟教导主任举报他,还故意做错事,让他被扣工资。汶川地震那天他保护了我们。我们全班 52 个人全部幸免于难。而他却永远留在了 45 岁。

他没有带走美好回忆,我们一直把忏悔保留心底。

“我退役后,他发来了穿军装的照片”

我是参加过 5.12 抗震救灾的老兵,那年我才 19 岁,去灾区之前,写了遗书。我们是第一批进灾区的部队。当时我帮助了一个小男孩。见到他时,他正和弟弟一边哭一边用手挖废墟里的爸妈。我们救回了他爸,他妈妈却停止了呼吸。那个男孩抱着妈妈哭得撕心裂肺。他叫我“解放军叔叔”,虽然我只比他大 6 岁。他说,等长大了也要当兵,到我所在的部队找我,做我的战友。我说当兵也不一定能来到我的部队啊,说不定那时我已经退伍了。他说不要紧,我想当兵,是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2013 年,已经退役的我收到他的一张照片,他穿着 07 式春秋常服,英姿飒爽。

“他朝着西南方跪下,全操场的人都哭着跪下了”

师兄是学院足球队的队长,他父亲和弟弟在汶川地震里失踪了,之后几天,校足球赛决赛,我们学院对另一个学院。他进球之后,朝着西南方向跪下,然后全操场的人都跟着哭着跪下了。后来学院自发组织文化衫义卖,很多同学赶来捐款,一边哭一边掏钱,有的把钱留下就走。义卖的同学说,那些天真的可以哭很多次。我们学的就是地理相关的专业,那个学长后来读了博,去了中科院地理所工作。听说已经结婚生子。

九年了,想起这些往事还是哽咽。

“我的妈妈回来了,他的爸爸没有”

9 年前地震那几天妈妈回汶川娘家探亲,失联 3 天。爸爸反复给她打电话都没通。他手机从不离手,三天后,终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妈妈的声音。爸爸的反应我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放下手机,在沙发上整整睡了两天一夜。

那天和我一起冲下楼的男孩,他爸爸没有回来。我只记得他请假走的那天,神情麻木地收拾书本,两眼空洞,一声不响地走出去。阳光打在他身上,但他今生算是不会笑了。如果我妈妈真的回不来了,我会恨死那个挑剔饭菜、老摆脸色,从来没对她说声“我离不开你”的自己。

我至今没办法去四川旅游。那些美食和快乐的人们还不足以冲刷掉这种恐惧。我总担心,那边的山会不会吞掉自己,吞掉自己爱的人。火车站的合照。地震之后,不管家里谁出门,妈妈都会送到火车站。

“九年了,我以为自己不怕了,可昨天地震是又吓得忘了跑”

2008 年我 10 岁,在北川上小学。5•12 那天,教室的屋顶垮掉了,落下的东西砸到我身上,在胸口留了一个疤。我只记得逃出来当时天特别灰暗,大部分人都在哭。大家都很害怕,可都依然安慰着旁边的人。

后来我上初中的学校,有很多同学失去了父母,很多老师失去了子女。别人都说我命大。从绵阳回北川必经“辽宁大道”,这是辽宁援建的一条路,是我回家的路。所以我高考填志愿时选了辽宁的学校,现在马上大二了。

九年了,胸前那个疤痕一直都在,我以为心理上的疤早就没了,自己不害怕了,可昨晚九寨沟地震时我躺在床上,突然摇得很厉害,怕得我都忘了跑。回过神来,心里还是很难受。可人生啦,总会给你留下一些什么,经历也好,伤痕也好,让你余生都带着它去生活。

“我的十多个亲人长眠青川,回家路上看到进出九寨沟的应急救援车,恍若隔世”

08 年地震,我被预制板埋在家里,母亲用门框翘起预制板,我才活着爬出来。我的十多位亲人长眠在那座山里。我的伤不严重,但吃什么吐什么,就连药喝下。后来我变得敏感、神经质,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能就是压垮我情绪的最后一跟稻草。

有阵子,在考试的压力下,一个半月的平均睡眠时间不足五小时,跟舍友的一次小矛盾让我一个人默默哭了半小时,哭到哭不出来之后,拿起笔继续复习。今天,我坐车回青川,一边回忆这些,一边路上看到的都是进出九寨沟的应急救援车,恍如隔世

时间这么快,我希望那些刚刚经历过劫后余生的人都能很快走出来,好好活下去,不辜负这第二次生命。有不开心的,一定要说出来,时间会冲淡,不忘记就好。现在我其他的亲人都好好的,我也开始了新的篇章。我告诉自己要走出去,不能被抑郁这只“黑狗”吞噬。我还有很多人,很多事,不能倒下,要活着。我终究会变得更加强大,生活一定会更加令人愉悦的。

最后一个故事发生在这次九寨沟的地震中。一对 30 多岁的武汉夫妇带着孩子在九寨沟旅游,大巴被落下来的巨石砸中。母亲当场身亡,父亲在最后把六年级的孩子推出了车窗。

又是一个余生的故事。要活下去,没有别的办法。

灾难让人更懂珍惜、更加勇敢。在生死面前,所有的失去和得到,都更直接地关于人,关于人和人之间的情义。地震来时,或许你不在现场。但得知消息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某个人。想到有个电话必须要打。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去发现已有的平凡的一切,并不平凡。对经历失去的人来说,他们不得不在巨大的废墟上重建内心秩序。背负过去,继续自己的劫后余生。灾难突然,余生漫长。九年了,劫后余生的你如今过得怎么样?

和你一起经历 2008 年的人,他们现在还好吗?

本文来源于新世相公众号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