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 九寨沟地震亲历故事|穿越九寨

[作者:谢湘甫]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8-12 22:10:43

(作者谢湘甫在九寨沟神仙池景点留影。)

作者 谢湘甫 龙山县新城中学老师

2017年夏日,近40天的“桑拿天”,虽可享受空调的凉意,但更向往九寨沟的神奇,于是在携程网上订制了一套“九寨五日游套餐”。

8月6日,带着70高龄的外婆,我们一家4人,兴高采烈地出发了。晚上9点飞机降落在九寨飞机场,虽然带了厚棉衣,但12摄氏度的气温让我们始料未及,感觉穿越到瑟瑟秋冬。接机的王师傅安慰我们,说没关系,这里海拨3000多米,等会到达宾馆只1000多米,就不会这么冷了。

我坐在副驾驶和师傅聊得非常投机,忘记了寒冷,师傅不停地说过几分钟就到了,谁知一路上这几分钟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黑夜中虽然看不到山的雄伟,但下坡足足下了两个小时,我感觉到这山一定不同寻常,第二天一定要看个究竟。

第二天天亮起床后,我仰望了两边的高山,山顶直插云霄,怎么也看不到顶,让我心生敬畏。8点半王师傅准时接我们去九寨沟,通过人山人海的考验,取票、排队……两个多小时的折腾终于进入九寨沟,沟口广场旁的大显示屏上显示,今天购票人数达3.2万余人。

(谢湘甫和家人排队进景区前留影。)

一天的游玩,我们被九寨沟的神奇、美丽深深震撼了,我搜肠刮肚,用绮丽、清澈、圣洁、五彩斑斓、美轮美奂等词语来形容九寨沟,都显得俗气了,的确有“九寨归来不看水”的感觉,用现在时髦词: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哭,美得不要不要的,反正无法形容之美,仿佛穿越到千万年以前的冰川时代,生命的发源地——原始森林,童话般世界一样。

天公虽然不作美,下着绵绵细雨,5、6个小时的徒步,我们没丝毫寒意、无半点疲倦,心旷神怡,乐不思蜀。晚上7点开始的《九寨千古情》,让我们又享受了一场精神的饕餮盛宴:虔诚善良,能歌善舞的藏族风情;婀娜多姿的波斯舞,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能征善战的彪悍羌族小伙;文成公主进藏的悽美爱情故事,化干戈为玉帛,开创藏汉联姻、藏汉一家亲,演出让我们穿越到1000多年前的大唐盛世,茶马古道,丝绸之路,民族团结,和谐安康。5.12汶川大地震场景重现,让我们穿越到那大爱无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岁月,生死就在秒秒之间,母亲蜷缩着用生命和躯体保护孩子的感人画面,从天而降的解放军,消防官兵,白衣天使,一幕幕感人画面强烈冲击观众的心灵,极其震撼,感动无数。

8月8日,天气晴朗,因为计划只看一个景点——神仙池,所以特意安排王师傅9点来接我们,一路上我们才真正一睹了大山的真容,空气极度清新,大气透视度极高,看什么都像在一尘不染的明镜里一样,仰望远处,有座山非常高,我问师傅那座山有多高,师傅非常平静地说:也就3000多米吧,今天要看的地方要经过比它还要高的地方,就在那座山后面。

车在山下盘旋而上,近处望山顶,帽子绝对会掉的。坐车向山后驶去,看似非常近的山,一爬就是近3个小时,在一处山垭上,师傅终于让我们下车休息一下,垭口上立着个碑,上面写着海拨3600m,一下车我们就觉得寒风刺骨,这么大的太阳怎么会这么冷?

几个穿着厚棉衣的儿童,笑眯眯地走过来向我们兜售小商品,他们被强紫外线晒黑的脸上透着巴巴红,像没洗脸一样,煞是可爱,不买他们的商品,绝对会不好意思,我们非常友好开心地照了几张合影,然后向远处眺望,重峦叠嶂,一望无际,心情顿觉舒畅,几头牦牛在远处的山脊上奔跑,增添了不少生机。

神仙池归来,我们都美美地睡了一觉,然后在宾馆前面只一层楼高的餐馆里吃晚饭,实际上是一家人开的简易餐馆,老板一家非常热情,我们也尽力消费,尽情吃喝,在交流中建立了感情,吃饱喝足后,我们回宾馆洗漱,因为第二天计划去若尔盖草原,当年红军经过的地方,我给老婆一边讲着红军当年的一些故事,一边做着功课,在手机上查找着若尔盖草原的一些信息,清晰美妙绝伦的草原照片强烈地激起了我们的期待,因计划早晨八点准时出发,我早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

突然,地动山摇,床晃得非常厉害,第一时间我就感觉是地震,叫了声:别慌,快躲在床下面。玻璃破碎声,水杯倒塌声,天花板和墙灰剥落声,外面人的尖叫声混成一片,大约持续了10多秒钟,电停了,停止摇动后,我立即起来,发现老婆扒在地上,原来床下根本钻不进去,我说赶快走,是祸躲不脱,躲得脱不是祸,即然第一次强震没把房震垮,则后面余震不太可能震垮了,我安慰着大家,从容地拿了些必备品出楼了。这里的宾馆一栋接一栋,向外一看,有只穿睡衣出来的,有裹着铺盖出来的,有吓得哇啦哇啦哭的,两个字形容:恐慌!四个字形容:极度恐慌!

多大点事至于吗?我们一家4人借着晚餐和那家餐馆老板建立起的友谊,坐在那家餐馆餐厅里,老板全家为我们点燃焟烛,倒茶倒水,并不停地安慰我们。另外广东来的一家3口,女孩10岁左右,都穿着睡衣跑出来的,老板拿出厚衣服给他们换上,广东人非常感激,于是这家餐厅被我们两家“占领”了,成为我们的临时避难场所。

我悄悄从宾馆取出来4条被子,用椅子拼成两张床,叫家人早点休息,幸好我给老婆等3人临时灌输了不少地震的基本常识,他们仨还真的睡着了,睡得还挺香,而我却静静坐着,摆着一副“心不动,风奈我何”的架势,把平时站太极桩的精神拿出来,心身放松,极其镇定。

一次次余震的颤动,仿佛能听到地球的脉动和心跳。而广东那家人,稍有余震,拔腿就往外跑,不停重复,折腾自己,我反复向他们解释,这栋房子第一次都没震裂缝,后面余震不可能震垮它,余震强度只会越来越弱的,如惊弓之鸟的他们怎么也听不进,惊慌失措、惶恐不安中度过了一夜。地震1个多小时后,手机信息接通了,我查了官方信息,才知道我们所处的地方叫漳扎镇,就是地震的中心位置,我所处的位置离震中不到10公里。

8月9日早晨6点多钟,广东那家人怎么也睡不着了,收拾行李往外走,外面好象是政府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地劝他们,说你给我们的求救电话已收到,现在你们不动才是最安全的,因为余震不断,山体滑坡非常厉害,道路极不安全,耐心等待救援是最好的办法。但他们好象没听进去,悻悻地走了。我们全家起“床”后,餐馆老板给我们端来热水,洗漱完后,老板给我们赠送了热乎乎的稀饭。

太阳出来了,我们便搬着行李到宾馆的操场上晒起了太阳,只见操场一片狼藉,服务生和少量没走的游客,齐心协力把操场打扫得干干净净。8点多钟,天上盘旋着两架军用直升机,估计是勘察查灾情的。

(谢湘甫拍到有直升机在九寨沟风景区彰扎镇上空盘旋。)

大约10点多钟,接到一陌生电话,说是受人之托与我联系的。实际上他就在门口,相互寒暄后,知道这位师傅姓李,受领导之托专门接送我们的,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说你们能了解到左边往飞机场的道路如果能在今天下午抢通,我们则往九寨沟飞机场走,如果不能确定,则毫不犹豫往县城方向走(灾区距县城40多公里),改变行程,从成都座飞机。李师傅在一边打了会电话,最后遗憾地说:往县城方向走。于是我们果断上车,系好安全带,开始了我们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大穿越。

一上公路,触目惊心,因为这条路是唯一的一条通往灾区的生命线,7日、8日,这两天叠加的游客有5、6万之多,如果不及时疏散,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政府不惜代价打通了这条生命线。道路两旁不时堆着柜子大的石头,和来不及清理的大小石块,山上尘土飞扬,巨石挟裹着大小石头,呼啸而下,路边不时有来不及清走的被巨石砸得东倒西歪的车辆。

李师傅一边探头看着山上的状况,一边加足马力,飞速狂奔,我经常自诩“泰山压顶色不变,麋鹿在前心不动”,有定力的人,也只有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

大约飞奔了10多公里,前面右边是车水马龙,估计是昨晚逃离漳扎镇的车队,左边是为救援车队开进灾区的生命通道,只见李师傅一路呜笛,“过关斩将”,碰上交警,只说了声:“我是救援车”,太神奇了,所有交警都会为他让路,莫非他冒充救援车,为自己方便开路?

但听到他拿起手机,发语音微信:兄弟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钱一辈子是赚不尽的,快赶到灾区帮政府转移旅客,能拉一个是一个……我的心里像触电式的被一股暖流击中,惊讶一个普通个体司机有这么高的觉悟和境界?我认真观察起李师傅来,越往前走越能看到左边道路上向灾区开进的车流,什么蓝天救援队,天水消防,黑豹突击队,达州消防,陇南灾害救援队…… 08年5.12后只能在电视上看见的壮观场面被我们看见了,现实板的《九寨千古情》上演了,只见李师傅热泪盈眶,不停地向救援车队树着大拇指,又不时用微信发语音:兄弟们,快行动起来,全国人民都在支援我们,我们要懂得感恩…… 通过观察后,我终于相信李师傅是位真正的志愿者了,因为真诚和善良是装不出来的,我强烈地感觉到李师傅身上强大气场,也突然觉得李师傅高大了许多!我为我当初的怀疑感到羞愧。

解除疑虑后,和李师傅认真聊起天来,原来李师傅就是漳扎镇人,昨晚通宵未眠,从地震开始,大大小小已抢救了10多趟,难怪他和沿路交警这么熟,可以畅通无阻,我对李师傅肃然起敬起来,李师傅把我送到县城一个三叉路口,交给另一批志愿者,我和李师傅含泪告别,只对他说一句:我会记住你的。李师傅向我告别后,又风风火火地往灾区赶去了。

年轻的志愿者们接过我们的行李,又是送水又是送点心,又是安抚,保证能把我们免费安全送到成都,我们十分感动,定过神后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穿红背心的,右胸和背上刻着醒目的“九寨沟共产党员先锋队”、或“九寨沟志愿者”,九寨沟沸腾了,人人都是共产党员,个个都是志愿者,为熟不相识的游客提供热情周到的服务,我平生第一次体验到自己是“难民”。

我觉得还是要自救,要行动起来,于是拨通了我的旅行定制师汪美女的电话,说我要自己乘大巴去成都,汪美女叫我千万别动,说她马上就到,一会儿她和王师傅就赶到了,把我们往车站送去,一路上我才知道九寨县城就象别的地方一个小镇,弹丸之地,到车站后,才知道根本没有去成都的大巴,全县所有运输力量可能都被调往沟内抢运灾民去了,叫我们去广场等车。

我们来到广场,发现有数千人滞留在这里,广场的舞台上有不少志愿者举着去各个地方牌子,我问了举着成都牌子的志愿者,问去成都有车吗?小伙子没正面回答,说能保证安全义务地把我们送到成都,我一望广场,人山人海,而旁边没一辆大巴,心想小伙说得一点没错,但今晚必须露宿广场了。我必须果断行动,必须得租车立即行动了,王师傅说愿意拉我们去成都,于是我们向成都进发了。

(谢湘甫及家人搭乘车辆撤离灾区时遭遇堵车的情形。)

30出头年轻力壮的王师傅,把车开得又稳又快,一路上看见无数驰援灾区的大巴、中巴、120救护车风驰电掣般驶过。时间就是生命,能早点完成“胜利大逃亡”也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一路上我在手机上完成退订飞机票的程序,还真巧了,第二天飞凤凰机场的票刚好剩4张,被我果断拿下。不知不觉进入了平武县城。

刚进县城,我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左边是集结待命的救援车队,不知是哪位“多事”的爱心人士,举着一块写着歪歪斜斜“欢迎回家”的纸板,像触到了我哪根柔软的神经一样,我的眼泪象坏了闸门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怎么也抑制不住,是呀,20个小时的“生死逃难”,五味杂陈,百感交集,现在终于回家了。

看到各个地方来的救援力量,集结的车队足有20多公里长,滚滚铁流,仿佛爱的洪流,足以填平灾区所有地震裂痕和抚平所有灾民心灵的伤痕,我的眼泪虽有酸楚,但更多地是幸福,作为中国人的骄傲和幸福,我除了感动仍然是感动,就象《九寨千古情》中那位誓死保卫孩子母亲一样,祖国母亲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会抛弃我们的。

(图为李师傅和他的爱车合影,他是九寨沟县草地乡联合村人,在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免费义务转移包括谢湘甫一家人在内的灾区滞留人员共计35人。)

多难兴邦,苦难辉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这样,我相信九寨沟人民一定会站起来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一个人不经历磨难,不可能健康成长,我们不仅要从书本上学,学习前人的经验,更要在实践中学,在实践中磨,知行合一,才能不断成长,不断进步。苦难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我是坚信不疑的。

衷心感谢诚实守信的汪美女,敦厚老实的王师傅,侠肝义胆的李师傅,以及连姓名都没问过的那淳朴善良的餐馆全家,他们用行动诠释了知恩奋进的九寨精神,用无私的真情温暖了我们全家,我们会永远铭记于心,大爱无疆,大道无垠,这次旅行是一次精神和灵魂的洗礼,我们会永远珍藏,没齿不忘。

[责编:黄巍]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