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缮第一人:看湖南伢子如何化腐朽为神奇

      [来源:瓷讯]      2017-06-18 00:10:40

世间万物皆有灵

即便是残缺破碎

如到了有心人的手中

依旧可以让它重放光彩

是他给予了破碎器物第二次生命

因为太美

有些人甚至把珍藏的名贵瓷器摔碎

拿给他来修

他就是中国金缮第一人

一个地道的湖南伢子

邓彬

精诚所至,金缮尽美

原本寡淡的墨黑茶碗

全因这一道道如划破夜空的闪电一般的金线

变得灵动而不凡起来

浑若天成一般的金色裂痕,

盘曲在青绿杯碟之上,

如金枝玉叶优雅盎然。

金缮与字面意思相同,即用金修缮的意思,用大漆作为粘合剂和塑型剂,把破损的器物重组完成,再将金粉或者金箔贴于表面,稍做设计,使之与其器物本身的气质相符合。甚至达到原物没有的绝美。

当原本破碎不堪的器物,

在邓彬手中化腐朽为神奇,

最使人惊艳于这种

“无常之美”。

重拾破碎而不失尊严,

抚平伤痛却有新欢喜。

从无瑕到破碎,再到涅槃重生

仿若,这才是一个器物,

富有灵性才修行,

此刻,再终得圆满。

修复前vs修复后

邓彬从来没有给自己,

定位成一个传统匠人。

他年轻的时候,

迷摇滚、画版画,

喜欢西方奔放艺术,

不爱看中国含蓄的古典。

读书时选的专业是版画,

又得过几个全国级版画大奖,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

他理所当然的沉浸在当代艺术领域。

后来因为版画的技法太过熟练,

他想给自己制造一点“障碍”。

于是机缘巧合之下,

接触到了古家具修复。

在用大漆修复木制家具的过程中,

他无意间看到了一个,

布满金线的龙泉窑花瓶。

就此和金缮,

结下了不解之缘。

邓彬说:‘用金,其实是一种态度。残缺的东西常常带来破败,阴暗的感觉,面对残缺,应该用世界上最正大光明的物质,最像太阳的光芒,也就是黄金,这样一种至阳的东西去修补至阴’。

金缮技艺是中国漆艺流入日本后,

与日本“侘寂”美学融合,

形成的一种修复技艺,

本质上是漆艺的范畴。

它的出现,

基于日本人对残缺的崇拜,

用最贵重的物质修补残缺,

旨在传达一种特别的心态:

当面对残缺时,

不掩盖,不做作,

坦然接受,精心修缮。

所有的残缺都将得到另一种转换,

这是重生之美

“浅浅水,长悠悠,来无尽,去无休”,紫砂壶上蜿蜒的金线,犹如壶中的茶水不慎漏出,肆意流淌。

就是这样一种文化和哲学理念,

让刚接触到金缮的邓彬一见倾心。

“疏枝横玉瘦,不怕雪埋藏”,高台面的定窑盏托上的裂痕,犹如雪地里盛开的梅花,暗香疏影。

他从一部日本手工艺纪录片里,

找到金缮的工艺手法,

再在网上寻找到具体的工艺步骤,

之后全凭自己的揣摩,

一步步试验,

自学成才

每一个破碎,都藏着一段往事,每一件器物的成功问世,都饱含作者的心血。

然而这门技术,

却让邓彬吃了不少苦头。

最严重的是大漆过敏。

相信看过《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的都会有所印象

所谓大漆就是从漆树中提取的枝叶

而漆树树汁是皮肤过敏的根源,

即使不通过皮肤直接接触,

呼吸,毛孔等也是传播的途径,

几乎无人不伤!

长达三年的犹豫,

即使反复发作,

红肿,发痒,

邓彬最终还是认定要

“把这条路蹚过去”。

他用坚持战胜了“咬人”的大漆,

于是更加肆无忌惮的一心扑进了金缮,

在磨磨打打中开始了修复之路。

古人云:如胶似漆

原指似胶与漆般紧密相粘,

胶与漆的融合是古人认为最好的粘合剂!

修补时的线条,

要做到流畅且具有饱满度,

动作的快慢,轻重,

需要有一双不偏不倚的手,

准确精炼,不得踟躇,

为了达到这样的熟练,

只有不停地练习。

拼接填补完成之后,

把器物放于一处阴干,

湿度必须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如果不足,

需得人工喷湿。

最后一步就是贴金,

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金胶漆将干未干,

是最好的时机。

多一分钟,

金粉就会消失,

少一分钟,

金粉无法附着。

为了掌握好这个时间,

邓彬细细地做了记录,

一页页纸上满满的数字,

保证过程不出错,

然后用竹镊子,

将金粉小心贴上。

无数个日夜的探索和守候,

千百次的失败与重新开始,

终不负所望。

这些残缺的器物,

在他手中拾回了生命,

甚至重放异彩,

比原先的样子,

更具艺术韵味。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相脸两边开”,

每一件器物都在邓彬这里回归本真,

而邓彬自己也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初心。

每一次成功修缮后,

邓彬都把心得体会发到微博,

并且附上照片,

没想到引起了很多人的欣赏。

因为喜爱

甚至有人不惜刻意打碎贵重瓷器

再请他做金缮修复

他办公桌下,

就时常堆放着数十件未拆快递,

都是人们寄来的需要修复的瓷器。

因此,尽管市值不同,

邓彬却从不有所偏颇,

“比起修复器物,

更重要的是修复人心。

如果它对主人的意义特殊,

那它就是无价之宝。”

从2013年至今,

不过三四年时间,

邓彬已经成功修复了2000多件器物。

他也被称为,

“中国金缮第一人。”

流云过屋上,

落叶在书间。

依然带着文青气质的邓彬,

却从来不把那些称呼当回事,

他只愿未来,

继续耐得住浮躁,

在手艺之道上,

走的更远。

因一直是自行探索学习,

邓彬从未对作品,

有过太多限制。

除去瓷器与玉器,

紫砂、琥珀、玛瑙等,

都是他修复的对象。

从书法到园林建筑,

生活中的美学,

也常常被他应用到金缮中。

蒜汁,蛋清,甚至蚕丝,

皆可以是他用来修复的工具。

十八般武艺全施,

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把器物修好修美。

做金缮最大的善意就是

“重拾破碎而不失尊严,抚平伤痛却有新欣喜。”

金缮仅仅是个开始,

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

在古老中,寻回所有的惊艳,

在历史的长河中,

用匠人之心守护不老的中国文化。

[责编:王铭俊]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