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伯英:中共第一位女党员 “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5-16 08:42:30

今日中老胡同。刘岳摄
“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

今日中老胡同。刘岳摄

人物小传

缪伯英

1899年10月出生,湖南长沙人,与丈夫何孟雄同为革命烈士。

1919年7月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1920年初参加了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同年11月,参加了由李大钊组织的北京共产党小组,成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后,缪伯英积极投身于群众运动。1922年,负责筹备北京女权运动同盟会,推动妇女争取政治和经济上的平等权利。1923年2月,参与领导了京汉铁路北段的总罢工。

1925年1月担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任妇委会书记、省妇女运动委员会主任。1927年8月缪伯英前往上海,在残酷的白色恐怖中开展地下工作。长期清贫而不稳定的生活,使缪伯英积劳成疾,1929年10月在上海病逝。

1921年10月9日是个星期天,又是重阳节,一场热闹而简朴的婚礼正在景山东边中老胡同5号院举行。新娘叫缪伯英,新郎叫何孟雄,一“英”一“雄”,这就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英雄夫妻”。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前,全国只有53名党员,他们俩位列其中,而缪伯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

苦苦寻路

中断学业探寻反帝救国之路

书香门第长大的缪伯英,1919年7月,以长沙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理化系,告别了湖南长沙县清泰乡缪家洞枫树湾老家。

不满20岁的缪伯英从三湘大地来到北京,她发现新派女生认为留长发是封建意识,留的都是齐耳短发,也剪掉一头长长的秀发。

一个偶然的机会,缪伯英认识了北京大学学生、湖南同乡何孟雄,以后她经常到北大旁听、听演讲。后来,她中断在女高师学业,参加了北京女子工读互助团。十几名女生半工半读,开起洗衣店,但活儿并不多。1920年9月,女子工读互助团坚持不下去,解散了。反帝救国之路到底在哪里?

走上大路

投身革命成为第一位女党员

1920年3月,在李大钊倡导下,北大学生邓中夏、何孟雄、高君宇等19人发起成立“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经何孟雄介绍,缪伯英加入该会。他们常聚在北大“亢慕义斋”图书室,潜心研读马列主义著作和有关十月革命的书籍,还自己动手,由德文翻译油印了《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的一些章节。缪伯英经常把进步书刊秘密带回女高师,在进步同学中传阅。

在李大钊的引导下,缪伯英摒弃了工读互助主义幻想,摆脱了无政府主义的影响,认识到改良主义道路在中国行不通,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成为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进步学生。1920年11月,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缪伯英成为北京地区第一位女团员。

就在这个月,刚刚诞生才一个月(1920年10月成立)的北京共产党小组,坚持无政府主义观点的人退出了。为了充实党组织的力量,李大钊决定从团员中吸收缪伯英、何孟雄、邓中夏、高君宇、李骏5人入党。21岁的缪伯英,成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

忘我开路

不懈工作接受残酷斗争考验

从缪伯英、何孟雄结婚那一天起,他们家就成了党组织的地下联络站。同志们经常在他们家里开会活动,陈独秀赴苏俄出席共产国际四大途经北京时,就住在她家。为了保证同志们的安全,缪伯英把他们携带的秘密文件,巧妙地缝在衣服内衬里,使他们安全到达苏联。

1923年2月,京汉铁路大罢工遭到北洋军阀政府的血腥镇压。担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女工部负责人的缪伯英与罗章龙、何孟雄等,在景山东南的骑河楼,秘密编辑了《京汉工人流血记》等宣传品,并到长辛店等地救护和慰问受伤工人,并及时把救济物品送到受难工人的家庭。

1924年5月21日,由于叛徒告密,北洋政府密令京师警察总监逮捕缪伯英等人。缪伯英接到转移通知当天就离京南下,回到自己的家乡。在省第一女师校长徐特立的聘请下,担任了附小主事(校长),继续为党工作。

壮丽归路

憾未战死沙场盼儿“以继我志”

1927年秋,何孟雄担任中共江苏省委委员,缪伯英与丈夫一起来到上海,担任沪东区妇委会主任,化名廖慕群,在华夏中学担任物理教师。

此时的上海被白色恐怖所笼罩,在千方百计地开展工作的同时,缪伯英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她多次叮咛担任秘密交通的缪位荣:“我们两个如果晚上不回来,你们应赶快转移,减少不必要的牺牲。”

缪伯英时常天没亮出门,夜深才归,回到家也不能立刻就睡,还要照顾年幼的一双儿女——何重九、何小英。1929年10月下旬,积劳成疾的她染上了伤寒,被送进宝隆医院抢救。生命垂危之际,她对丈夫何孟雄说:“既以身许党,应为党的事业牺牲,奈何我因病行将逝世,未能战死沙场,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坚决斗争,直到胜利……善待重九、小英两孩,使其健康成长,以继我志。”年仅30岁的缪伯英,告别了她未竟的事业、抛下一双儿女走了。

3个月后,丈夫何孟雄也被国民党杀害于上海龙华刑场。他们的一双可爱儿女,在上海龙华监狱监禁一年多后,被送进了孤儿院。1932年“一·二八”日军进攻上海时,也失散在战火中,至今杳无音信。

缪伯英的生命只有30个春秋,但她用生命书写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的壮丽“春秋”。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