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丫坪 人间遗落的一颗明珠

[作者:曹娬娥]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12-09 15:56:36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讯(通讯员  曹娬娥)有一个迷人的地方,清晨弥漫着薄雾朝霞时,它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含情脉脉。晌午阳光照耀明朗时,它像血气方刚的青年热烈而粗犷。黄昏夕阳含山时,它像微醺的少妇风情万种。你的心是不是已被撩拨?来吧,跟随我走进它,与它来一场怦然心动的幽会。

十八弯九连环,绕过连绵起伏的“祖母绿”,流淌的尽是空灵的音律,水弯弯,水灵灵,心旌便开始摇曳。

这便是风光旖旎的两丫坪。

青山绿水间矗立一座三十余米宽、数十丈高的奇石,奇石之巅有一处风景像极了正在屙蛋的老鹰,当地人起了很形象的名字:“岩鹰屙蛋”。“岩鹰屙蛋”的西边是仙山飞瀑,水飞流直下三千尺,跌入潭中,千丝万缕溅开,顷刻间形成庞大的水雾,最后和着潭水悠悠地流淌,流水带走一些光阴的故事。一路上行行摄摄,随处可见从山涧跌落下来的水帘,浪花往上喷,很像盛开的白莲,洄水湾处有鱼虾跳跃。灵性的水给静默的山增添了无限生机。我站在水帘洞边,享受水雾溅湿脸庞的滋润,掬一捧清凉的水入口,“农夫山泉有点甜哦”。

一路探幽,进入大山深处。粗犷的大山洋溢着畅然和恬静。山风把柔情洒向四野,也吹走了龌龊与烦恼。山野里的阳光柔软,透过重重叠叠的枝丫,留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山路上铺了厚厚的落叶,踩在上面沙沙作响,软绵绵的。虽是夏日,林海深处像是春天,山色绿得柔嫩,石头缝里都是绿,连衣服都像浸染了淡淡的绿色。呼吸新鲜的空气,听鸟啾虫鸣,闻草木花香,浮躁的心安静下来。走在大山深处,风含情水含笑,我快乐得像悠闲的牧童。

山的尽头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块块稻田绿如碧玉,棋盘般整齐。往里走,屋舍俨然,鸡犬相闻,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这便是最美古村落——磉基冲村,其中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我们到来都很高兴,便邀还家,递烟端茶。

人世间美妙的风景,总是藏在最深的山中,那些淳朴的乡情,也总是存在于与世无争的小村庄。这里的宁静、和谐,不动声色地淹入我的性灵。我很想在这歇息一晚,清净地享受一点清欢的时光,与太阳月亮一起升落,让雄蝉鸣叫声哄我入睡,让公鸡的打鸣声催我起床。

追寻着风景,我从容地走到了青石板路上。赫然一座上了年纪的“豪宅”惊现眼前,门槛很高,门庭广阔,这就是光宗耀祖的周家大院。老宅门窗精致的雕饰彰显着曾经的富庶阔气。我注视栩栩如生“鲤鱼跳龙门”雕花,大自然的风化也无法褪去其中绝美的工艺。七旬老翁沧桑的背脊依然挺着,他记忆力很好,对于周家的历史和趣闻轶事娓娓道来。说起泛黄的六本厚厚的家谱记载了他是周瑜的第61代孙,他不顾艰辛多次到安徽求证,最后认可他确实是周瑜的第61代孙,说到此处我分明看到他嘴角扬起来,漾着荣光。于是每年清明,他携儿孙一路风尘自豪地赴安徽祭祖。也许几本家谱不能作为最有权威的考证,现也无从考证,但我依然相信他就是周郎的第61代孙。他的自信不就是1800多年前那个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周郎吗?

走出周家大院,来到灵鹫寺。因寺庙的翘角像鹫鸟凌空飞舞,故名灵鹫寺,距今已有几百年。《溆浦县志》记载清道光年间湖广总督林则徐丁酉日记:“又五里溆浦坳,又十里咀坡,自此始下岭。又十里两丫坪宿”。据说他到两丫坪就是选择在灵鹫寺留宿,可见灵鹫寺早已声名远播。现在的灵鹫寺,由于朝代嬗递,只有空洞的木板房和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残墙。虽经时光的打磨和风雨侵蚀,寺庙仍像一位历经沧桑精神矍铄的智者,孤独倔强地立在山顶,望尽人间繁华与落寞。

山川秀丽必然有灵秀之气,能孕育出杰出的人才。两丫坪是一块英雄之地,淡淡夕阳下的凉水井村显得尤其美丽。烽火大地,忠诚于党的热血青年翟根甲当年把凉水井村作为革命根据地,以修族谱为名,利用翟氏宗祠公产,四处活动进行革命活动,为抗日战争立下了赫赫战功,不幸在战斗中壮烈牺牲。革命会址内松柏苍翠,郁郁葱葱。陈列室内一件件文物、一幅幅图片、一个个故事叙说着那段峥嵘岁月,这些是党史学习教育最鲜活的教材。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我们应从中汲取精神营养,激发工作热情。

两丫坪的山是伟丈夫,水是柔女子,这里人杰地灵。丰厚的历史文化和清丽的自然风光相得益彰,构成了一幅灵动的画卷。它如一颗遗落人间的明珠闪动着温润的光泽,守身如玉的它已慢慢撩开神秘的面纱,展露它的绝世容颜。

[责编:夏帆]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