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陈晃明!这里散发您出乡关时所携那一捧泥土芬芳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12-07 16:06:57


追忆晃明爷爷

◇王浩

学生时代,我从书本里读到了陈毅安烈士的故事,知晓烈士在25岁牺牲时,有一个在娘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儿子。岁月流逝,随着见识诸多世事、读了相关书籍,我了解到:陈毅安烈士的儿子虽失去了父亲,但那么多与父亲浴血奋战的革命前辈,给了他厚重温暖的关怀。

追忆陈晃明!这里散发您出乡关时所携那一捧泥土芬芳

陈晃明(左)

2004年的一天,我在湘阴县民政局办公室工作时接到一通电话:“我叫陈晃明,我是陈毅安烈士的儿子。”一瞬间,我的脑袋都懵了。这是真的吗?萦绕脑海多年的烈士儿子,就真实出现在电话里!

那天,听着晃明爷爷亲切的声音,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久。我告诉晃明爷爷,我叫王浩,并相互交换了手机号码……

2005年4月的一天,我接到县政府办公室电话,要我马上赶到界头铺敬老院。到了敬老院门口,我看见晃明爷爷精神矍铄地站在人群里。

我跑过去,弱弱地喊了一声“陈爷爷”。陈爷爷看见我,朝我笑。他紧紧抓着我的手,手心里的温暖瞬间融化了陌生。

那次见面后,我们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逢年过节,我都会致电问候,每次通话,晃明爷爷总是那么开心和高兴,每每都会回顾峥嵘岁月、询问家乡变化。晃明爷爷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界头铺镇(现金龙镇),9岁随母亲离开湘阴。爷爷的童年记忆都在湘阴,爷爷对湘阴的感情,就是游子思念故乡。

追忆陈晃明!这里散发您出乡关时所携那一捧泥土芬芳

照片拍摄于2017年于北京,作者与陈晃明教授一家合影。从左至右分别是王浩与陈小毛(陈晃明女儿)、陈正烈(儿子)、陈晃明、张淑娥(妻子)、陈正勋(小女儿)

2011年,我调任湘阴县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负责陈毅安烈士纪念馆的建设工作。从那以后,我与晃明爷爷接触的机会就更多了。

位于界头铺镇的陈毅安烈士纪念馆,因是八十年代所建,十分陈旧。湘阴县烈士陵园建好后,陈毅安烈士纪念馆需搬迁至烈士陵园。在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我怀着顶礼膜拜之心,生怕出了任何差错,愧对先烈!烈士史料,在展厅里不能有丝毫差错。我赴上海找设计公司商议布展方案、到井冈山找资料,再辗转到北京找晃明爷爷再次审阅,以确保无误。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与晃明爷爷见面次数较多。时间久了,相处多了,自然就亲了!每次见面,晃明爷爷总是那么开心,每每都会抓紧我的手,说:“王浩,做事干练!我们放得心!”

2019年初春,我出差到北京,特意给晃明爷爷带去了些许湖南熏制的腊肉和洞庭湖的藜蒿杆子。爷爷非常高兴,一定要留我吃饭,还嘱咐娭毑把藜蒿炒腊肉搞好点。晃明爷爷非常爱吃藜蒿杆子,也吃得很开心,边吃边给我讲他的童年故事,回忆起当年没饭吃,吃得最多的就是竹笋和红薯,是至今都忘不了的味道。也不忘询问家乡变化,还给我讲他搞科研的点点滴滴。

爷爷的故事很多。那顿午餐很难忘,也吃得欢快,爷爷脸上一直洋溢笑容。温馨愉快的场景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脑海。

爷爷非常喜欢家乡的味道,我时常会给爷爷带去湘阴生产的南岭绿茶。他总是满眼欢喜,当即就打开泡一杯,嗅着茶杯里袅袅的家乡味,我知道,爷爷是思念故乡了。

我有一种感觉:在晃明爷爷的眼里,我的脸上烙着“湘阴”,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故乡”,我身上散发的气息,也许就是爷爷年少出乡关时随身携带的那一捧泥土芬芳。我就是那一条长路,一头是爷爷,一头是爷爷的故乡!所以,每次爷爷见到我就如此亲切与恋恋不舍。

2022年12月3日21时59分,晃明爷爷走了。听到爷爷与世长辞的消息,我的泪水无声滑落。音容宛在,爷爷的嘱咐关怀将永远温暖着我、激励着我。

无以寄托哀思,唯有长歌当哭!

(作者系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投资促进事务中心主任,曾在湘阴县烈士公园管理所工作)


一审:李栋

二审:刘光辉/徐志敏

三审:梁军


[责编:李栋]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