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慈父陈晃明!“晃”耀后人,一生光明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12-05 15:51:57

“晃”耀后人 一生光明

——追忆我的慈父陈晃明

◇陈正烈

我的父亲陈晃明,历经战乱和平,一生勤勉豁达,奋进乐观。记得小时候,父亲被家人称作“晃先生”。父亲幼时跟随我祖母南北奔波,不管何等战乱纷繁,他都未曾落下学业;成家立业后父亲更是一边专心研究科研报国,一边四方收集生父烈士事迹资料。父亲的一生从未感受过父爱却从未自怨自艾,他对国忠诚对家负责、对朋友谦让温和、对后人仁爱有加。

父亲是我辈永远的楷模。

追忆慈父陈晃明!“晃”耀后人,一生光明

陈晃明(

没有父亲但从不缺少父爱

我的父亲生于1931年3月,出生时其父陈毅安已牺牲沙场半年有余。父亲一生从未感受过父爱,但幸运的是,他从不缺少父爱。尊敬的毛主席以及彭德怀、刘型、韩伟等众多与我的祖父并肩战斗过的革命者,都给予了父亲和我们家无数的关怀照顾。

我永远忘不了,父亲骑自行车驮着儿时的我去彭德怀爷爷家的情景。在这位和蔼可亲的西郊爷爷的家里,彭老与我的父亲无数次促膝而谈,家国天下、家常里短中,父亲体味到了家庭温馨。在刘型爷爷家里,我更是被“特殊照顾”,碗中常比别人多两个肉丸。韩伟爷爷最喜欢我妹妹陈小毛了,指导她练毛笔字,奖励了不少荣宝斋的笔墨纸砚。

红色基因连起革命家庭。一件军大衣、一袋大枣、一包花生、两条鲜鱼,从吃穿到住行,祖父的战友们数十年如一日用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动着我们一家。一封无字家书是祖父留给父亲最后的纪念,而祖父的战友们却像长辈一般影响着我们一家人。

做一个好父亲

我的父亲对儿女很少说教,多是身体力行。犹记得我上学第一天,父亲弯腰俯身教我系鞋带,那时的父亲头发黝黑、身材笔挺,那么年轻帅气。白驹过隙几十年,那一幕仍记忆犹新。

别人忙着搞运动的时候,我的父亲却埋头研究计算机,他认为科研报国是自己的本分,不能浪费一分一秒。工作之余,父亲喜欢读三国,每天都会读两三个回合,读完就给我讲解。正因如此,三年级的我就熟知三国故事,无形拓宽了我的视野格局。毫无疑问,父亲是我的启蒙者。

儿时的盛夏分外炎热。热爱运动的父亲常带我去野游。在夏日的蝉鸣中,我和父亲在清澈的水中相伴而游,欢笑连连。父亲游泳极好,曾在寒冬时节陪伴苏联专家冬泳,77岁时还能下水游泳。

父亲一生热爱学习,他的英语、数学都很棒,俄语也非常了得,曾是苏联专家的授课翻译。我们兄妹三人的数学、英语都是由父亲辅导。他75岁以后,还能辅导我的女儿英语、化学。父亲是近视眼,我们三兄妹每到黄昏看书学习时,他就强烈制止,所以我们兄妹没有一个近视。时至今日,我仍难忘在大学暑假,父亲伏案为我辅导数学课的场景。

不仅如此,父亲还通晓音律。“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共临东海/我们友谊像朝阳!”每当听到《越南-中国》的熟悉旋律,脑海中就会浮现父亲带我在收音机前练习歌曲的场景。也正因有个多才多艺的父亲,我才得以成为初中、高中全班唯一的全优生。

一生做好两件事

父亲一生忙碌两件大事:一是科研报国,二是收集先烈故事。身为工程光学专家,父亲孜孜不倦、刻苦钻研,为国家的国防工业付出了全部青春热血。

而作为烈士遗孤,父亲更是倍感责任艰巨。在祖母的教导下,从小父亲就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从未忘记自己是烈士之子,经常帮祖母整理祖父的事迹资料,祖母故去后父亲更是将此作为重要工作。通过搜集起来的一页页书信、一行行笔墨、一张张照片,在心中描摹故去的祖父画像,以此告慰祖父母在天之灵。建党100周年,在接受中央台采访之后,父亲感到身体渐渐衰弱,把祖父留下来的54封信和第九号烈士证书交到了我的手上。历史的接力棒传到了我们这代。

晚年幸福生活

身体健康、心态轻松,聊以慰藉的是,父亲的晚年生活幸福精彩。我退休回京后,经常带父母亲到处走走,一年四季、山水之间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和美好回忆。我妹妹经常在网上团购一些餐券,时不时我们大吃一顿。妹妹团券,我开车,父亲出钱,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话剧、音乐会,我带父母看了不少。也是在一天天的陪伴中,我感觉到了父亲的老去。

儿时父亲很喜欢将我驮在肩膀,一边走一边指我看沿途风景。从前门到新华门,父亲的肩膀是那样的厚实温暖。等我做了父亲,将女儿驮在肩头时,忽然发现父亲老了。而今的我也过花甲,有心驮起外孙女却已力不足,更是时常忆起当初在父亲肩头的情景。

人生须臾,恍若朝露。我的父亲,此生已别,心有万般不舍,惟愿来生还能做您的儿子!

(陈正烈,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共和国第九烈士陈毅安之孙。)


一审:李栋

二审:刘光辉/徐志敏

三审:梁军

[责编:李栋]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