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天桥山上的古树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11-05 21:33:46

作者:徐助全

放眼望去,数百里就能看到古树的影子。顺着弯曲的小径向着那棵树的方向攀行,气喘不匀,且走且回望高峰。不觉间,竟然到了,心里一亮,清晰的呈现在赫然挺立于悬崖之巅的岩壁上,那颗倔强而孤独的树,若一巨手直插云宵,离天咫尺,仿佛要述说着什么。

这颗古树是泸溪的峒河与沅江交汇处军亭界风景区的银杏树,距今已有2800多年的树龄,屹立在海拔770多米的天桥山上,被誉为植物界们“活化石”。吸引力不少游客前来打卡。我想,来者应该是奔着这棵树来的吧!的确,景中之景。

与树亲近,仔细端倪,古树需要四五男子汉才能合围上,浑厚挺拔,遒劲刚毅,虬根盘结,枝繁叶茂,覆盖了一片天空,装点着天桥山秀美的高山风光。不由得让人惊叹一声,好大一棵银杏树!

摩挲着树皮,手陡生粗糙感,树皮炸裂,褶皱斑驳,蛀了不少的小洞,成群的小蚂蚁在树上跑来跑去,或许是寻找食物,或许是寻找适合新居又像在捉迷藏。树为小精灵们提供了最宜的庇护,几只鸟儿在树上歇息,欢鸣打抖声惊破山谷谧静

俯瞰山下,蜿蜒盘旋的沅江,犹如一条正在蠕动的巨龙东去。环观群峰,山势陡峭,森林茂密。站在风景如画的银杏树下,就着透过稠密树叶缝隙播洒的阳光,勾起了我无限的遐想:这古树啊,宛若一个时间的老人,在他的缄默里,不知隐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


散文丨天桥山上的古树


山是湘西的大山,崇山峻岭,博大厚重。从山旮旯儿“泡”大的孩子,心里最经久耐看的就是山里的风景,树则是这风景最朴实的颜色。初识银杏树是在七十年代初,是寨上在外工作的同族叔叔引进来栽在院落大门口,虽同族叔叔居家时间少,很少打理。树并不气馁,那颗银杏树依然长势甚好。一到秋天,银杏树就绽放出金色,靓丽了村落。

银杏能入药,这让她美得更通透。数十年前,至亲遽然患重疾,幸有民间草医偏方,服银杏调理不久,恶疾根除,抵抗力大增。这,算是一个佐证吧。后来,仔细查询《本草纲目》,银杏无论是它的叶片或是果实,都具有很多功效。

母亲在世时,身患高血压,脑血栓,她信奉草药秘方,一日三次服用银杏果一个半月,病情得到了缓解。但母亲说,有小毛病时吃还管用,等患了大毛病再吃就晚了。她还说,人到了瓜熟蒂落时再好的药都不起作用。生命到了限时,母亲还是十分平静得走了,没有一点痛苦。凸显母亲一生的真、善、美和她的温顺。

从此,进一步让我对银杏树有了好感与亲近,完全超出了对其它树的认识。特别是遇见天桥山这棵走过二千多年的老树,更让我只想投入她得怀抱,聆听她千年演绎的故事。

散文丨天桥山上的古树

上世纪80年代,我在距天桥山不远得县城工作,常爱与几个要好得朋友结伴,从山脚下步行攀登二个多小时上天桥观景赏银杏。每次与古银杏邂逅,总是怀着一种敬畏。我敬仰古银杏的沉默,敬仰她在聒噪中蹉跎着岁月峥嵘,坚守着自己的孤寂,傲立世尘,啸向天空。甚至爱屋及乌,从古银杏这树下采挖了几株小草,装进带水的玻璃杯子里陪伴我。

生活不可能一路平坦,坎坷曲折在所难免。每当文字枯燥,行笔难涩时,我就会走进大自然,打开心扉,放眼大地,走到这棵古老的银杏树底,感悟古树张扬着生命的激情,治愈压抑情绪。

岁月一恍,巳时年过半百。一个秋日的上午,我又登上了天桥山。虽经历了漫延日久干旱,四周草木枯竭,但那颗傲立峭壁之上的千年银杏,依然苍劲郁葱心中怦然。更不可思议的是,树是同一棵树,但对这棵古树的感知,昨天和今天确实切然不同,也许这应源于视野和心态吧

散文丨天桥山上的古树

并不是所有的树都能长成参天大树,这棵古银杏走过了风雨、历尽了沧桑,活出自己的风采。生活只要过得安然恬淡、顺其自然,我想设也是最圆满的了。行走于世间,一路豁达洒脱便是人生好光景。

千年的古银杏挺立沅江岸上老且弥坚,仿佛在喻言华夏大地生息繁衍、国昌民盛、山河永固。

每次与古银杏邂逅,每次我都会不禁忘我赞叹它的苍劲隽永、清奇风骨,古银杏的精神也是一次次震撼着我的心灵……

[责编:唐正海]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