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我们终将与“新一代”握手言和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2-07-01 10:47:36

涂格

代际冲突就像父子、婆媳矛盾一样,几乎贯穿了整个人类历史。只不过现在,这种冲突更多体现在职场上。所谓的“00后整顿职场”也好,00后被职场“整顿”也罢,本质上仍是“新一代”与“老一代”产生矛盾,并在冲突与合作中争取自身的话语权。

但如果由此就笼统地将某些年份出生的人冠之以“××后”的称呼,无疑过于标签化了。虽说同龄人在观念思维、行为习惯、工作方式上的确有更多共同点,但“××后”的说法还是忽略了不同个体在性格、能力上的差异。因此,要想化解代际矛盾,跟“新一代”握手言和,首先就应该摆脱标签化的思维:不简单地以年龄为界划线站队,更没必要刻意放大代际差异,人为制造世代冲突。

毕竟,在这个新技术、新事物层出不穷的时代,上一辈认同的未必是真理,下一代也不见得就掌握了未来。因此,要想化解职场代际矛盾,就需要不同世代的人都放平心态,前辈不要总是居高临下,看不起晚辈,新员工也不要老想着挑战现有的规章制度。毕竟,前人给出的规则,总有合理之处,先适应,再改变,未尝不是更好的思路。

事实上,今天对00后苛责最甚的可能不是60后、70后的老总,而是80后、90后的中层前辈。对于这种现象,钱钟书在《读<伊索寓言>》中有过精辟的分析。他指出,人们对于比自己年轻的人,一般有两种态度:对与自己年龄相差很大的小辈,通常能够容忍,并且给予保护,因为“我们可以对他们卖老,我们的年长只增添了我们的尊严”。但是,对于比自己年轻得不多的后生,则往往是厌恨以至于嫉忌,原因是“他们已失掉尊敬长者的观念,而我们的年龄又不够引起他们对老弱者的怜悯,我们非但不能卖老,还要赶着他们学少,我们的年长反使我们吃亏”。

现实中往往也有类似情形。比如,某些互联网公司设立了“新一代”部门,统一管理00后,说什么“00后刚开始‘整顿’职场,就被职场‘整顿’了”的,大抵就是这种想卖老而不得的心态吧。

“爹味”十足的老辈,虽然令人厌恶,但像有些人那样一味“媚小”,也大可不必。须知,年轻只是一种时间状态,并不必然代表对错是非。回顾历史,有些世代年轻时曾推动社会前进,有些则未必,甚至同一个世代在不同国家,表现也迥然不同。

所以,不要一味责怪年轻新人如何如何,关键得看“前辈”为00后创造了怎样的职场环境。还是鲁迅说得好,“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而作为年轻一代,也应该明白,社会自有其运行规则。公司有些具体的规章制度可能跟我们在学校里、书本上学到的观点理念不相符,甚至有冲突,但并不代表它就是错误的。相反,所谓人的社会化、职业化,就是不断适应、运用、然后再优化这些“陈规”的过程。任何伟大的人物,都得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行业的门道都没摸清,就想着“挑战”和“改变”,恐怕对现实并无好处。

好在,虽然网上总有人批评、抹黑00后,但现实中,00后呈现出来的职场面貌并没有那么糟糕。很多职场上的00后也愿意主动加班,他们的上进心和创造力不容低估。

当然,为了适应年轻世代的行为习惯,企业革新、优化管理方式也是必要的,这也是前人与“新一代”和解的必由之路。相比前人,00后普遍更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对于“996式的工作”的忍受度也更低,但优点是眼界开阔、思维活跃,创新能力也更强,而这正是中国产业转型升级、企业持续发展的优势动力,就看管理者们能否好好加以利用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最终化解代际冲突的,在上述途径之外,恐怕就是时间了。就像曾经同样被舆论斥责为年少轻狂、目中无人的80后,如今大的已经“四十不惑”,最小的也过了“而立之年”,他们的行为方式恐怕已与前辈相差无几。或许终有一天,00后也会变成80后的模样,前人也终将与“新一代”握手言和。

[责编:周泽中]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