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匠婚礼遭遇生死劫:两年前获得数千万融资,如今员工工资都发不出

[作者:记者 潘显璇] [来源:三湘都市报] 2022-03-21 20:40:32

三湘都市报·新湖南客户端全媒体记者 潘显璇 实习生 卢奥

湖南婚嫁行业年度最具价值品牌、中国结婚产业十大品牌、湖南省互联网企业50强……3月15日,长沙市芙蓉区宽寓大厦6楼,蜜匠婚礼总部前台,摆放着的十余个荣誉牌匾锃亮耀目,似乎在诉说着企业曾经的辉煌。

蜜匠婚礼遭遇生死劫:两年前获得数千万融资,如今员工工资都发不出

然而,与这些荣誉格格不入的是,蜜匠婚礼的员工正在艰难地集体讨薪,婚礼司仪、摄影等合作伙伴被拖欠了数十万元劳务费,不少新人无法拿到婚礼照片和视频,公司因债务纠纷处于停摆状态。

作为一家从长沙走向全国的知名互联网婚礼服务品牌,2019年,蜜匠婚礼手握数千万元投资,加盟商遍布全国上百个城市,线下婚庆业务规模全国第一,可谓风光无限。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蜜匠婚礼为何会从行业头部企业沦落至无法正常运营?深陷资金危机的蜜匠婚礼,能挺过这次生死考验吗?

蜜匠婚礼遭遇生死劫:两年前获得数千万融资,如今员工工资都发不出

新人婚礼照片和视频“被卡”

婚礼,对年轻人来说,是一生中最神圣,也是最幸福的时刻。为了让自己的婚礼更加完美,记录人生中这段最幸福最值得记忆的时光,长沙的文女士特意出钱聘请了婚礼策划公司。

“当时有朋友推荐蜜匠婚礼,说是大品牌,口碑不错。” 经过考察和沟通,文女士对蜜匠婚礼策划的婚礼主题比较满意,于2021年7月签订了服务协议,价格为13920元。签订合同后,文女士付了九成首付款12520元,尾款约定婚礼执行完毕后支付。

2021年12月19日,文女士在长沙举办了婚礼,并于当天婚礼结束后支付了尾款。然而,让她气愤的是,三个多月过去了,至今还没拿到婚礼的现场照片和视频。

“一打听,才知道照片和视频在2022年1月份就已经做好了,但因为蜜匠婚礼拖欠了婚礼摄影、摄像的劳务费,导致照片和视频无法交付。”文女士告诉记者,根据合同约定,蜜匠婚礼需在婚礼结束后45个工作日内交付照片视频,目前已经严重违约。“我和蜜匠婚礼沟通过很多次,还跑去公司总部当面沟通过,他们说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承诺会解决,但一直没给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和具体的解决时间,一味在拖。”

记者了解到,与文女士有一样遭遇的新人目前不在少数,这些客户如约付了全款,却都因为蜜匠婚礼拖欠婚礼司仪、摄影等合作伙伴的劳务费至今无法拿到照片和视频。

婚庆行业有“四大金刚”的说法,通俗说就是婚礼现场四个重要的岗位——婚礼司仪、婚礼化妆、婚礼摄影和婚礼摄像。记者了解到,蜜匠婚礼目前拖欠了近百名“四大金刚”的劳务费,每个人的费用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据不完全统计,总金额有约60万元。

蜜匠婚礼遭遇生死劫:两年前获得数千万融资,如今员工工资都发不出

公司员工集体讨薪维权

不光“四大金刚”被拖欠劳务费,蜜匠婚礼的员工们普遍被拖欠工资、社保、医保,同样正在艰难地维权。

蜜匠婚礼的一名员工透露,公司从2021年7月开始出现延迟发放工资的情况,9月开始实行轮班制度变相降薪并拖欠工资,10月份后公司就没再给员工缴纳过社保。不论是已经辞职的员工,还是在职的员工,目前都已经被拖欠了数月的薪资,维权的员工人数在百名左右,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涉及的金额在200万元左右。由于迟迟无法拿到应得的工资,已有数十位员工在走法律程序维权,长沙市芙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经下发了一批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

龙女士是蜜匠婚礼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也是一名正在休产假的宝妈,说起自己的经历,她特别委屈,直言被公司给“坑惨了”。

2021年11月,龙女士开始休产假,次月在长沙市妇幼保健院进行了剖腹产,花费医疗费共计1.8万元。“2021年10月份开始,公司就没再给员工缴纳过社保、医保,由于欠缴社保、医保,导致我生产住院无法使用医保报销,1.8万元医疗费全部自己出,后续的1.88万元生育津贴也无法获得。”龙女士说,虽然公司口头承诺会补偿这笔费用,但是一直未兑现,同时公司还拖欠其2021年9月和10月份的工资共计1.2万元。

龙女士表示,好几个怀孕的同事都遭遇了跟她一样的困境,因为公司没有及时缴纳社保、医保,生产住院无法报销,生育津贴也泡了汤。个别员工生病住院,同样无法享受应有的报销。

账户被冻结无法正常运营

3月15日,记者在位于长沙市芙蓉区宽寓大厦6楼的蜜匠婚礼总部看到,公司前台无人值守,上千平方米的办公区只有寥寥十几个人在办公,显得异常冷清,大片空缺的工位上全是已辞职员工们留下的各种资料,无人收拾,凌乱不堪。

记者当天在公司了解情况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蜜匠婚礼首席运营官匡亮军先后接待了三波来客,税务局的、社区的、物业的,全是为沟通公司的欠薪、欠费问题而来。

公司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近两个月来,客户、员工、合作伙伴、各路债主上门讨说法、要债的情况,隔三差五就会上演。

蜜匠婚礼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黄红告诉记者,2022年2月,因无法按时偿还银行贷款,银行提起诉讼,公司的对公账户、几位股东的个人账户均被司法冻结,导致公司无法正常运营,目前涉及的银行贷款有2000多万。此外,公司还拖欠着员工工资200万元左右、“四大金刚”的劳务费约60万等。

蜜匠婚礼遭遇生死劫:两年前获得数千万融资,如今员工工资都发不出

疫情因素叠加经营问题

“婚礼行业领军品牌,立足长沙,辐射全国。”这是蜜匠婚礼2019年制作的招商服务手册上的阐述。

梳理蜜匠婚礼的发展历程,当时公司确实有底气如此标榜。

2014年,蜜匠平台在长沙成立,搭建了以PC、WAP、APP为核心的互联网婚礼服务平台,向消费者推介婚宴、婚礼策划、婚纱服务、婚车等,业务遍布全国。2015年,蜜匠月推荐客户即超过3000名,由此获得了千万级的风投资金。

2016年,蜜匠婚礼成立,开始试水直营婚庆业务,并很快拿下了长沙婚庆市场占有率第一。之后,蜜匠婚礼陆续在武汉、郑州、合肥、南昌等地开设线下婚庆直营店,布局全国市场。2018年,蜜匠婚礼启动“百城计划”,陆续吸引了60余家加盟商,线下业务覆盖全国百个城市。

“从婚庆APP平台的市场占有率来看,蜜匠2019年仅次于婚礼纪,线下婚庆业务规模则是全国第一。”回忆起蜜匠的辉煌时刻,匡亮军颇为感慨,也是在这一年,蜜匠婚礼获得了方正集团数千万元投资。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受到资本青睐的蜜匠婚礼,为何会从一家头部企业沦落至在生死边缘挣扎?

公司发展的转折点,也正是从鼎盛时期的2019年开始。拿到投资后,蜜匠婚礼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开启了扩张模式,用匡亮军的话说,公司是奔着上市目的去发展的,规模、市场占有率要先做起来。不料,新冠疫情突然到来,2020年后婚庆行业随之陷入了低谷,蜜匠婚礼的业务大受影响。

“公司在全国设立了20多家线下婚庆直营店,每家店的投资超过100万元。”黄红介绍,疫情发生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公司线下婚庆直营店陆续全部关停。

不过,记者了解到,2020年下半年以及2021年,婚庆市场迎来回暖期,不少熬过了疫情初期最艰难时刻的婚庆策划公司都恢复得不错。然而,这两个重要的回暖期,依然没能帮助蜜匠婚礼走出困境。

“疫情影响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公司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在经营和决策方面确实也存在问题。”匡亮军坦言,2019年和2020年,为了跑马圈地,蜜匠婚礼招兵买马,员工人数激增,由此导致人力成本大增。疫情发生后,公司业务一直萎靡不振,亏损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没能及时降薪裁员,断臂求生。同时,疫情发生后,投融资市场进入寒冬,不少行业融资变得非常困难,蜜匠婚礼遭遇了估值低、融资难的情况,在资金吃紧的情况下,公司没能及时找到融资化解危机。

公司创始人举债自救

蜜匠婚礼是一家全国性的互联网婚礼服务平台,线上线下的业务都有涉及,目前公司资金缺口非常大,要想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黄红表示,近段时间他与百合网、婚礼纪等公司都有接触过,但在蜜匠婚礼内忧外患的当下,这些公司没有投资意愿。

3月21日,黄红告诉记者,在目前融资无望的情况下,公司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坚持做下去。这需要跟银行沟通,不管是展期还是延后诉讼,先让公司的账户解冻,让公司恢复日常运营,走上正轨,经营稳定后再将公司出售,然后解决债务问题。另一条,则是顶不住压力,公司走破产清算程序,这是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员、核心管理人员、重要股东,在黄红和匡亮军看来,蜜匠婚礼是他们一手打拼和创造出来的公司,好比自己的孩子,公司之前在市场上闯出了一些名堂,蜜匠婚礼的品牌是有价值的,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就不会放弃。

“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后,我把房子、车子都抵押了,还借了很多钱,投入到公司,希望能度过这次难关。说出来或许不信,我现在兜里连几十块钱吃饭的钱都缺。”说起现在的窘境,匡亮军一脸苦笑。

黄红则是用“倾家荡产”一词来形容他当下面临的困境,“我的房子、车子,我父亲以及岳父的房子,全都被我抵押贷款来救公司了。我们没有逃避,我们在尽最大的努力带领公司走出困境,这需要时间,需要债权人、员工的理解和支持。”

[责编:胡元媛]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