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诗人雪马:爱国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2022-02-22 09:59:36

出生于孙家桥村,药王曾生活过的村庄

约了几次之后,终于在长沙西湖公园旁边的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工作室里见到了,华语诗坛传说中的爱国诗人雪马。

专访诗人雪马:爱国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著名爱国诗人雪马接受雪峰山青年采访

雪马本名姓孙,谦和而又开朗,头上总是戴着一顶“中国”字样的棒球帽,一副金框大片眼镜几乎占据了半张脸,眼睛时刻在微笑仿佛在跟你说话。

雪马的故乡在涟源龙山北边的一个村庄——孙家桥村,孙水河从他家门口流淌而过。药王孙思邈,在孙家桥村生活了27年,白天上龙山采药,晚上夜宿于村里,最后葬于村里一个小岛上。孙家桥村地名,沾上了药王的光。

雪马小的时候,因父母在湘潭经商,他从小学开始,就寄居在三姨妈家,小时候《铁道游击队》《烈火金刚》《南征北战》《地雷战》《地道战》《上甘岭》等战争电影,都是他最爱看的,这无疑在他小小的心灵里,就播种下了爱国主义的种子。

高二与诗歌“触电”,一匹雪白的马向诗奔跑

雪马的高中在立珊中学读的,在那里雪马遇到了一个好语文老师张锦辉,他是全国高级语文教师,非常亲切而随和。张锦辉老师平时常鼓励学生多阅读多写作,课堂之外多参加一些兴趣活动。雪马在张锦辉老师的影响下,热爱上了语文,也开始了写作,在这期间主编了立珊中学校团委主办的油印报《立珊共青人》,自己写稿也投给了学校的广播站。校团委书记姚春发老师,也很鼓励雪马写作,并支持他办报。随着雪马的一篇篇带着油墨香味的小方块字作品发表、广播,在学校同学们之间产生了好评,雪马从此热爱上了文学,并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他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一天,高二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从学校阅览室里出来后的雪马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校园操场的碎石子路上走了一圈又一圈,他第一次接触到了让他灵魂都为之欢唱的文学作品——诗歌。

从此以后,雪马沉浸在诗歌的海洋里,尽情享受着古今中外名家精神大餐的时候,也不可避免地对其他学科的学习产生了消极的影响。

以前初中的强项科目,中考时还是满分的数学,有一次竟然交了白卷,其他的理化生等等,成绩也是一落千丈。当时的高三班主任肖玉湘老师头痛不已,屡次训诫无效后,也只得让雪马放任自流。

当时已经步入了高三,正是所有学生埋头苦干倒计时奋战100天的关键时刻,在班主任、语文老师、校团支书的苦口婆心无效下,雪马终于做出了一个在当时所有人看来都震惊的决定,勇敢放弃高考来到长沙,就读刚成立完成校园建设的毛泽东文学院,只因为这个校名里面,有“文学”两个字,更有雪马从小就敬仰的人的名字。

专访诗人雪马:爱国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诗人雪马

放弃高考赴长沙,勇追文学梦想

在毛泽东文学院的两年,是雪马快速成长的时期,当时的学工部长是诗人汤峰,学院有大型的图书阅览室,在系统化的大量阅读,并有着专业的课程体系和成长培养体系,雪马无论是文学的素养还是对诗歌的理解,都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台阶。在快毕业的那一年,雪马还见到了以《乡愁》风靡两岸的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

那一年,余光中受邀来到岳麓书院讲课,毛泽东文学院每个班只有几个名额可以去现场听讲座,老师为了公平起见采取了随机抽签的方式,结果雪马没有抽中。但这并不能阻止雪马去见仰慕已久的诗人。雪马与班上其他几个没被抽中的同学,偷偷地想办法混进了会场。在全神贯注听完余光中先生讲课后,并从人山人海中挤到了讲台前面,热切地向余光中先生问到:余老师,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吗?余光中先生亲切地接过来雪马的笔记本和笔,给雪马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余光中。

雪马后来从毛泽东文学院毕业,走入社会几年后,与另一位以《边界望乡》闻名的台湾著名诗人有缘两次见面交往,那是获诺贝尔文学奖诗人提名奖、名震华语诗坛的“诗魔”洛夫先生,并有幸两次得赠洛夫先生的亲书墨宝:我的祖国、雪马诗歌,给予了雪马极大的精神鼓励。

随着雪马的成长,他的写作越来越成熟,在诗坛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他经常参加全国大型诗歌节,见到了很多华语诗坛的重量级诗人、评论家:欧阳江河、于坚、李亚伟、车延高、梁平、杨克、舒婷、林雪、潘维、刘川、田原、吴思敬、张清华、谭五昌等,也与他们有了一定交往,有的给予了雪马诗歌高度评价,有的成为了雪马的朋友,并应邀成为雪马主编的《艺术村》的文学顾问,不过在雪马内心深处,他很感激这些诗坛大咖对他诗歌道路上的扶持与帮助。

专访诗人雪马:爱国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诗魔”洛夫为雪马爱国诗篇《我的祖国》题名合影

创作成绩井喷,一挥而就写出《我的祖国》

雪马第一首发表的诗歌《一匹雪白的马》,与他自己取的笔名雪马与故乡白马湖有关,该作品后来在《湖南作家》上首次发表,再经其他刊物杂志转载,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影响。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雪马陆续创作出了《我想抱着女人睡觉》《减法运算》《雨敲窗外》《光头雪马》《白马湖》《奔跑》《原谅》《母亲》《故乡》《还乡》等与爱情、乡愁、人生、生命等题材有关的作品,渐渐地在诗坛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这也成了雪马毕业后在报社打工之余,继续坚持诗歌创作的动力。

2007年,雪马在长沙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咖啡馆等一个朋友,万卷图书公司董事长周艺文,他因开车出了刮擦事故,一直迟迟不能来。雪马便不经意间翻阅随身携带的诗集,回想到外国大诗人写的经典爱国诗歌,作为一个中国诗人雪马深受触动,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能写一首爱国诗,于是联想到我们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多少文人志士的家国情怀,一时间情难自禁地奋笔疾书,写下了一首经典爱国诗歌《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经发表后,获得很好的反响,也将雪马的爱国主义情怀推到了高潮,诗很短,很冷峻,但读着,热血澎湃,你看到天空、大地、人们、热血的总和:中国。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如今的雪马既学会了修身养性,也向商业领域奔跑,开始了雪马文创品牌的开发和当代书画艺术品的收藏、策展,他的诗歌也逐渐从当年的先锋回归到了素朴,追求诗歌内在的力量。现在的雪马,就像那个一直让他魂牵梦绕的白马湖一样,深沉而又热烈,自由而又纯洁。

梦想已飞翔,寄语青年人

事业和创作都稳步上升,雪马年少时做的一个大胆的勇敢抉择,也得到了积极的回报和社会的认可。

但作为当时的冒险者,来自雪峰山的雪马还是有话要对年轻人说:人生短暂,每个青年都应该要有自己的梦想,并且要为了梦想勇敢追求,而在向梦想前进的路上,我们要记得不时停下来反省自己,认清自己,找好平衡点,学会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自由飞翔,要耐住寂寞与清贫,要时刻保持着对祖国的热爱,并把这份热爱当做信仰,引领自己奔跑,实现梦想飞翔。

正如雪马爱国语所说:每一个人都应该热爱自己的祖国,我热爱我的祖国,中国!爱国应该成为一种信仰。(主笔:谢文彦  转载自《雪峰山青年公众号》 )

专访诗人雪马:爱国应该成为一种信仰

雪马与《艺术村》文学顾问、著名诗人于坚在长沙青山绿水间合影

附录《我的祖国》

◎雪马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雪马简介:著名诗人,策展人,《艺术村》主编,雪马艺术馆馆长,湖南雪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湖南涉外经济学院特聘导师。本名孙进军,1980年出生于湖南涟源白马湖畔,毕业于毛泽东文学院,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理事,湖南省企(事)业文联理事,湖南省艺术收藏家协会理事,长沙市涟源商会副会长,湘潭市青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2019年9月18日,雪马奔赴中国香港,在金紫荆广场等地深情朗诵《我的祖国》,向祖国表白爱国情感,发出一个中国诗人的爱国声音,引起社会正能量强烈反响。在《诗刊》《诗潮》《诗林》《诗探索》《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诗歌》《青年文学》《文艺报》及美国《侨报》副刊、瑞典《北欧时报》副刊、泰国《中华日报》副刊、《香港文艺报》、香港《圆桌诗刊》、澳门《中西诗歌》、台湾《葡萄园诗刊》《乾坤诗刊》等刊物发表诗歌,并入选《21世纪中国最佳诗歌2000-2011》《中国诗歌排行榜》《青年诗歌年鉴》《天天诗历》《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等多种诗歌年选。代表作《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我的祖国》《减法运算》《母亲》《故乡》《还乡》等。著有诗集《雪马的诗》《雪马短诗选》《我的祖国》等。独立艺术策展《我的祖国》书画名家作品全国巡回展。代表作《我的祖国》广为传诵。开创“雪马诗歌”《我的祖国》爱国文创品系列。“雪马文创”理念:雪马文创品,传播正能量。

雪马诗观:万物皆可入诗,悲悯写照众生。我写诗追求,用最精炼的语言表达最深刻的诗意。简单主义就是一条很好的诗路,是最简单的简单,但绝不是简单的简单,而是简单后面蕴有力量。在传统里复活,去先锋中死亡,这是我诗路上的精神明灯,引领我奔跑前行,至死不懈。


[责编:王灵]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