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乡里吃“杀猪汤”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2-01-19 14:10:02

曾昭志

腊月到,天天都是好日子。

湘北的农村,随着袅袅炊烟升起,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年香味。

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备年货。这时候,女人们俨然成了家里最有主见的人。大姑小姨、儿媳闺女,在长辈的催促中,每天早早起床,忙活着手里的年事。

年味在风中飘舞,邻里传递,一天比一天浓。

腊八节的前一天,我应邀在乡里吃“杀猪汤”。作为一个资深城里人,平常见惯了自以为是的人间冷暖,而这次下乡,感受着浓浓乡情,我总觉得年味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姨老妹家今年喂了两头年猪。她老公为家庭生计长年在外打拼,腊月一到,姨老妹天天电话催,催他回家张罗“解年猪”,生怕自家的年味比别人家来得晚一点。这也难怪,姨老妹2021年开春身体欠佳,还在县医院动了个小手术,身体还未好利索,操心的她就闲不住了,硬要进两头猪喂养。她是这样认为的:年底把猪杀了,腾点钱补贴家用,过年肉也有了。

在平江,过年杀猪叫“解年猪”,我没有细去考究,大概是图个喜庆好兆头吧。姨老妹家在大洲,乡风淳厚,吃“杀猪汤”在当地也算是一件隆重事,反正我家是一个星期前就受邀了,再三交待,一定要来。事后得知,姨老妹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请了。

我头夜去乡下歇的。吃过晚饭后,姨老妹他们还在围炉夜话,无非是把另天的“解年猪”事宜过一遍又一遍。我听不大懂,独自走出屋外。乡村的夜晚,除了不紧不慢的小雨在滴答作声,一切好像都在沉默,远处灯光点点,刺破了广阔的宁静。我想,万家灯火,何尝不是同姨老妹家一样,都在酝酿着一个个年的故事?

“解年猪”这天,主人家清早就起来烧开水,架起两口老式铁锅,劈柴在锅底熊熊燃起,一会儿,整个厨房笼罩在蒸气中,伴着欢声笑语,把幸福安排得满满当当。师傅准时到了,一套工具索齐,两头年猪在他们流利的操作中,两个钟头不到,全部成了上等的土猪肉。过秤称重,大家围着争相着说一些吉利话,热闹非凡。

“解年猪”的重头戏是吃“杀猪汤”。为了这顿饭,姨老妹特意请了四个帮手掌厨。乡下都是大锅大灶,新鲜的猪肉肥瘦搭配,佐以猪肝等猪杂,先猛火炖之,待八成熟,再文火慢慢熬。肉香越来越浓,客人在房间烤火,闻着“杀猪汤”,个个有谈兴,自然把话题又扯到了谁家孩子有出息,谁家又有好收成之类的喜庆事。

这顿饭,“杀猪汤”是主打,回锅肉,各种荤菜,还有自家种的蔬菜,摆满了一桌,当然少不了自酿的谷酒。大家开怀畅饮,主人和宾客都毫不吝啬,把储备了一年的好词好句统统不留,互相庆贺,互相祝福,其乐融融。

乡下“解年猪”,说一场盛事不为过;吃“杀猪汤”,说一餐盛宴不为过。我想,这就是我这次经历的最真感受吧。

[责编:王相辉]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