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名家李聪甫和后辈:三代悬壶 厚德仁术耘杏林

[来源:湖南中医药大学] 2021-11-05 20:23:33

84岁的中医教授李肇夷,每周都会在聪甫国医馆坐诊3天,不论寒暑。一身整洁的白大褂,目光谦和,举止有礼;望闻问切,不紧不慢。每一位病患的脉象症状,李肇夷总有施治的良方。

医馆内,父亲李聪甫的画像目光如炬——13岁学药,17岁学医,历经数十年艰苦磨砺,终成一代宗师,位居湖湘中医“五老”之首,名垂杏林。于一国一省,留中医典著,泽被后世;于一家一族,立仁心家训,代代相传。

李聪甫:“赤心”向党 奋斗一生终如愿

关于父亲李聪甫的故事,李肇夷给晚辈们说起时,不会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李聪甫出生在湖北黄梅县的一个贫苦家庭。自幼聪颖好学,17岁跟随县城名医学习各类药典医著。20岁时,在县城医馆坐堂行医。

饱受帝国主义摧残的旧社会满目疮痍,国民政府腐败无能,黎民百姓苦不堪言。满怀一腔热血,年轻的李聪甫听到了中国共产党为救中国而发出的呐喊。国共合作时,在共产党员好友的帮助下,他成功打入国民党内部,秘密协助地下党组织工作。

1927年,黄梅县人民自卫团准备发动秋收起义,一批印刷品亟需运出县城,李聪甫听闻消息,向组织请求任务。他以外出诊病为由,将印刷品藏在轿厢隔板内,冒着生命危险,把印刷品送出城外。后因叛徒出卖,李聪甫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秘密押送至南昌。凶狠的特务威胁他说:“你现在不招,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招!”李聪甫毫无畏惧,轻蔑一笑,“不就是对我用刑嘛,你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幸运的是,李聪甫医术高明,在他诊治的病人中,不乏地位显赫的贤明义仕,在他们的帮助下,李聪甫成功脱险。

抗日战争爆发后,李聪甫带着家人辗转迁徙于湘中、湘西各地。抗战胜利后,李聪甫定居长沙。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一直不懈研究中医,学验俱丰。

新中国成立后,李聪甫先后担任湖南省立中医院院长、湖南省中医药研究所所长、农工民主党湖南省主委等职。1956年,李聪甫参加了国务院组织的《全国十二年科学远景规划》的制定工作,并在怀仁堂受到周总理的接见。

在他心中,一直向往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1959年,李聪甫正式向组织递交了第一封入党申请书。他曾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终身的愿望和归宿。但由于统战工作需要,党组织希望他留在民主党内,李聪甫服从组织安排,作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积极共商国家大事。

1986年,已是81岁高龄的李聪甫再次向组织申请加入,他在信中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湖南中医药研究院党委特地向省委统战部递交了申请报告。终于在1988年,病床上的李聪甫在家人的搀扶下,庄严地举起右手,面对党旗,大声宣读入党誓词。

1990年,李聪甫逝世于长沙,享年85岁。

至此,老先生已是无憾。

李肇夷:“痴心”为医 不惧坎坷耘杏林

退休后的李肇夷一直没让自己闲适下来,每周三天的医馆坐诊,十多年来不曾间断。悬壶济世不仅是为患者祛除病痛,也为中医世家的血脉赓续,让子孙后代执守杏林,造福一方百姓。

有一千名病人,就有一千种药方。中医的施治哲学,难以复制,这对中医执业者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春去秋来,气候变更,不同时节的用药,都有着对应的构思。要成为一名好中医,除了对传统中医理论的敬仰,更需要的是一种类似于“顽固”的痴心。

在这条探索的路上,李肇夷和父亲一样,历经坎坷。

自幼听父亲讲述中医故事,分享诊治心得,长辈的影响早已在李肇夷心里种下了从医的种子。“特别喜欢听父亲给我讲治病救人的经历,越听越有兴趣。”

在父亲的帮助下,少年时期的李肇夷拜湖南名中医彭崇让为师,“拜师那天,中医‘五老’中的谭老和夏老都来了。”

半年时间过去,彭崇让建议李肇夷参加高考,去医学院深造。李肇夷大受启发,开始了紧张的复习。可事与愿违,成绩公布后,他被分配去了湘潭电机学院。“看到我的迟疑,父亲很严厉地说,这是国家需要,你必须服从组织安排。”李肇夷回忆。

三年工科学习,1961年,李肇夷顺利毕业,可是从医初心一直没有改变。他给父亲写信说:“我想像您一样,传承发扬祖国的中医事业……”

终于,通过多方努力,李肇夷被湖南中医学院(今湖南中医药大学)录取,拿到通知书时,第一学期已过大半,即将期末考试。教务处的老师对他说:“跟着一起复习吧,能学多少就考多少。”

“我印象很深刻,期末考试有3、4门功课,其中一门是中国医学史,”回忆起50年前的那场考试,李肇夷依旧难掩自豪表情,“拿到试卷,我一看题目,都是父亲曾经教过我的知识……”这一门考试,李肇夷以98分的成绩,拿下全年级第一名。

半路杀出黑马,中医系的同学们都震惊了,纷纷来打听。

“原来他是李聪甫李老的儿子!”

李芾:“初心”恒持 传承家训勤学练

湖南中医药大学校园内矗立着“湖湘中医五老”的雕像,中医学子们从塑像前走过,总会心存敬仰——这是他们的学习楷模,也是他们未来事业努力的方向,有如精神丰碑。

今年10月27日,一节特殊的思政课在这里展开,湖南中医药大学年轻教师李芾为中医学院2020级国医精诚班的同学们诵读了李聪甫老人74岁时写下的入党申请书。

李芾的心情有些激动,因为他还有着一个特殊的身份——李聪甫的孙子。“一边是自豪,一边是鞭策。”李芾坦言。

同样的耳濡目染,李芾的童年在祖父和父亲的专业探讨中度过,“爷爷带我认草药,爸爸带我写书法。”李肇夷常教育儿子,一个好的药方,合理的药材搭配是基础,一手好字更是医者的修养。

2002年,李芾从湖南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特招入伍至武警湖南消防总队医院从事中医工作。“为了支持我的工作,退休的父亲通过外聘来到了我们科室,指导我看诊。”

李芾每次开方都要给父亲过目,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十年,“刚开始几年,父亲会修改我的个别用药,后来都不用修改了,但他会问我的思路和依据。”在李肇夷的严谨带教下,李芾很快成为了科室主任,独当一面。

2019年,武警消防部队整体转隶应急管理部,消防医院被撤销。李芾面临转业,站在事业的十字路口,他放弃了相对轻松的行政岗位,毅然决然地回到了湖南中医药大学继续中医事业。“爷爷和父亲把一辈子都献给了党和国家的中医药事业,我也应当这样……”

(作者:宛俊余 周芝旭 摄影:沙凯歌)

感谢李肇夷教授之徒、湖南中医药大学青年教师尹勇提供采访帮助

[责编:宛俊余]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我要问